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我以人格发誓
    ,!

    余军表情僵硬,神色闪烁的盯着苏灿:“你什么意思?”

    “比如……你死了呢?”苏灿冷笑着道。

    “不……不会的,你……你不敢。”看着四周面无表情的众人,余军胆寒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你……你应该明白,如果我被人杀了,你们都逃不了,华夏可是法制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谁说你是被杀的?万一是自杀呢?”苏灿忍不住笑了,一双眼睛轻蔑的盯着余军,你看看,人都是这样,你跟他耍流氓的时候,他给你**律,当你给他**律的时候,他又跟你耍流氓。

    “怎么可能。”余军咧嘴笑了,只是笑容比哭还难看,“我怎么可能自杀。”

    苏灿脸上的表情也是冷冽了下来,扭头看着龙图:“看样子余秘书是准备宁死不屈了,既然这样……”

    “我明白。”龙图咧嘴一笑,接着一个响指,“姑婆,跟余秘书介绍一下咱们下属药厂的最新研究成果。”

    余军紧张的瞪大眼睛,就见龙图身后那个穿着花衣裳却老掉牙的老女人手上拿着一个注射器,咧开嘴,笑的阴森可怖:“此药注射入身体之后,会让人处于半昏迷状态,当然最大的优点是,会让血液中酒精含量飙升,达到醉酒驾驶的程度。”

    “你说,明天的明珠头条,会不会是余秘书醉酒驾驶,一不小心冲入黄浦江……”龙图笑眯眯的道,“大家都知道,官场上应酬多嘛,偶尔醉个酒,很正常,不过余秘书跟地下赌场的老板一起醉酒坠江,你说舆论会怎么编?”

    “……”余军惊惧的瞪大眼睛,看着那个老女人手中的针头,浑身都是一个哆嗦,最终整个人崩溃了,慌张的一把扑倒苏灿的脚跟,满脸惊恐的道:“我说,我全都说了,都是韩建国,是韩建国跟他家的婆娘逼我做的,因为苏少您欺负了他们的儿子韩克松,所以他们就蓄意报复,指使我找人做了你。”

    “苏少,我是被逼的,求你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一命。”

    苏灿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痛哭流涕的余军,却是咧嘴笑了:“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们这些当官的哪一点吗?”

    “哪……哪一点?”

    “就是脸皮厚。”苏灿拍拍余军的脸,表情却是一点点的平静下来,“我知道,从佳人服饰的那次绑架案之后,你就看我不爽,恨不得把我除之而后快,可惜我命大,死不了。”

    “江湖规矩,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苏灿冷声的道,“你动我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后果,余秘书还有什么意见?”

    “不……不要杀我,我……我知道你的目标是韩建国……”余军心思飞转,接着慌张的道,“对,我……我知道韩建国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知道他们家婆娘在外海户头的编号和密码,那是他们这些年贪赃枉法所得,足足有一千多万,而且还是欧元……”

    “我凭什么相信你。”苏灿心中一动,脸上却是神色不变的道。

    “我……”余军眼底闪过一丝尴尬,“他老婆跟我那个的时候,她无意中透漏出来的。”

    “哪个?”苏灿不由来了兴趣,“难道你把你主子的老婆给睡了?”

    看着余军尴尬的表情,苏灿忍不住啧啧赞叹,不得不说,这个姓余的长着一张好面皮,不过韩建国的老婆,怎么也有五十来岁了吧,再看看眼前这家伙顶多三十出头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家伙口味儿真重。

    只是一想到那个韩建国,官帽子都变成了绿色,而且还是被自己身边自诩为一条狗的秘书给送的,苏灿就忍不住心中偷乐,不过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就这点,还不注意保住你的命。”

    “还……还有,我还知道韩建国在外边包养了好几个大学生,那几栋别墅都是开发商私下里送给韩建国的……”

    “咦……难道那几个大学生,你也睡过了?”苏灿愈发的好奇,不过看到余军难为情的表情,苏灿很是羡慕起来,没想到当秘书居然还有这福利。

    “你……你放过我,我……我就把这些详细资料都告诉你。”余军满面哀求的道,“不然的话,你绝对找不到那些东西,没有那些证据,你们也绝对扳不倒韩建国的,因为他后面有明珠的董家老爷子,曾经明珠的一把手,门生遍布明珠,而且……我听说董老爷子跟燕京那个董家老太爷是远房的堂兄弟。”

    董家?

    苏灿还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跟董家有关系,话说前几天在梅影山庄,他才刚跟燕京的董二少‘打过招呼’!

    想到燕京的那个董家,苏灿嘴角也是勾起意味莫名的弧度来:“好,只要你跟我说那个海外账户户头藏在哪里,还有韩建国金屋藏娇的几处地方,我以我苏灿的人格发誓,绝对不动你一根毫毛。”

    看着苏灿这副表情,一侧的龙图已经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余军了,人格发誓?其他人不都是拿着老爸老妈,老婆孩子发誓的嘛,人格值几块钱?特别是眼前这个姓苏的,有人格那玩样儿吗?

    以他对这个姓苏的了解,这家伙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疯子,别人咬他一口,他就恨不得把别人骨头都给啃干净的脾气,会放过这个姓余的?

    当然,这一切都跟自己无关,他今晚过来就是看看好戏而已。

    “好……我相信你。”余军犹豫许久之后,才无力的点点头,将这些年自己收集到的韩建国那些见不得人的资料和盘托出。

    他现在只想活命,虽然自己说出这些,韩建国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不过今晚离开这里之后,他立马离开国内,到时候韩建国身后那些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而以自己这些年来的灰色收入,完全可以在国外逍遥快活过日子。

    随着余军越倒越多,苏灿和一侧的龙图也是满脸震惊,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在媒体上都以清正廉洁示人,平日里不止一次被媒体拍到骑自行车上班的韩建国,居然是明珠官场上的超级大蛀虫。

    满嘴仁义道德,内里却是男盗女娼,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

    “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余军说完之后,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苏灿道。

    “恐怕还不行。”看着余军满是期待的表情,苏灿一脸歉意的摇摇头。

    “你……什么意思。”余军脸色瞬间大变,“你说过的,你放过我的。”

    “对,我说过放过你。”苏灿严肃的点点头,“但是……我想龙少一定不会放过你,你说是吧……龙少?”

    龙图表情就是一僵,这跟自己有个毛线的关系!

    不过注意到苏灿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龙图心里就忍不住一个哆嗦,脸上赶紧咧开一个干涩的笑容:“对,苏少说的在理。”

    “……”余军脸色瞬间灰败,接着恐惧的爬起身来,转身歇斯底里的向着自己的车跑去,不过还没等他靠近自己的suv,那穿着大花衣衫的老女人,却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的身前,不等他反应过来,那纤细如毫毛的针尖已经扎在他的脖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