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一败涂地
    ,!

    简洁宽敞的办公室里,韩建国烦躁的来回踱步,从昨晚开始,他就再也联系不上自己的秘书小余,这种反常的情况,让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再一次不甘心的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可是耳边传来的是千篇一律的电脑合成音提示自己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这让韩建国恨不得把手中的手机砸的稀烂,然而就在这时,墙壁电视屏幕上显示的画面却让他动作一滞,接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滚圆。

    电视中播放的是明珠电视台的时事要闻,此刻画面定格在一辆刚被打捞出来的汉兰达车身上,美艳的主持人凝重的播报声传入韩建国耳中,却让他瞬间脸色煞白。

    一辆汉兰达,在明珠或许不起眼,但是画面中定格的那个车牌号,对他而言却再熟悉不过,因为那是小余的车。

    韩建国脑袋一片空白,握着手机的手再也不受控制的哆嗦着,最终咔啪一声,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华美柔软的地毯上……

    直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房间里的压抑,也将失魂落魄般的韩建国拉回现实,手忙脚乱的拿起地摊上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那是自己下属的台城分局的局长薛原打来的电话。

    韩建国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刚伸手接通了电话,电话中就响起薛原急切的声音:“不好了,韩市长,余秘书出事了。”

    “我刚看了新闻。”韩建国声音微微发颤的道,“小余现在怎么样了?”

    “太晚了,市长,我们捞出车的时候,余秘书已经没气了。”薛原声音哀痛的道。

    “死……死了?”韩建国表情僵硬,接着一脸急切,“那……查出凶手了没有?有没有发现凶手的线索!”

    “凶手?”薛原一愣,接着压低了声音,“现在医生的血检报告显示,余秘书是饮酒过量,导致车辆失控冲入江中……”

    “放屁!”韩建国再也忍不住的咆哮,“这是谋杀,一定是谋杀!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幕后的凶手给我找出来!”

    “可是……”

    “没有可是!查不出凶手,你这个分局局长也不用干了。”韩建国气急败坏的咆哮着,接着不待薛原解释,径直一把扣掉了电话,身子却无力的靠着办公桌,沉沉的喘气。

    如同风箱一般呼啦作响的沉重呼吸声让宽大的办公室显得格外的寂静,冰冷的汗珠顺着额头滑落,此刻的韩建国一双眼睛之中已经被惊惧充溢……

    小余居然死了!

    一定是那个家伙干的,一定是他干的。

    韩建国一张脸因为惊惧而扭曲,而就在这时,手中的手机又是突兀的响起刺耳的铃声,让韩建国也是浑身一个激灵,目光慌张的落在手中的手机屏幕上,看着电话是自己家里那个娘们打开的时候,韩建国满脸的慌张就化作了歇斯底里的愤怒。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惹出了这么大的事。

    韩建国满肚子的怨气,随手接通电话就准备破口大骂,然后还没等他先开口,话筒中就传来了女人慌张失神的声音:“建国,不好了,咱们……咱们家的保险箱被盗了。”

    “家里的保险箱被盗?”韩建国表情一僵,接着放松了下来,“保险箱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资料,被盗就被盗,没什么大不了。”

    韩建国忍不住冷笑,没想到姓苏的动手居然如此迅速,但是他韩建国还没有傻到把对自己不利的东西藏在家里等着别人来偷,没有一点儿道行,他韩建国又怎么能一步步的爬到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不过紧接着,韩建国脸上的冷笑就一点点的凝结,最后低沉的开口:“你是不是有东西瞒着我。”

    “建国,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的这么严重。”听着韩建国的质问,女人心理终于垮了,带着哭腔的哀嚎着道,“我没想到那个姓苏的居然这么狠。”

    果然有问题!

    韩建国浑身就是一个哆嗦,他强忍着满肚子的怒火,沉声的道:“到底什么东西丢了。”

    “一……一个存折。”

    “存折?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不是,这是瑞士银行的户头……”女人小心翼翼的道,“这些年,那些求你办事的人给我塞的钱,我都转到了国外的户头上,当时我是想着克松以后出国留学花费大……”

    “一共多……多少钱!”怕啥来啥,韩建国紧张的打断女人的絮絮叨叨,急切的追问道。

    “也……也不是很多,一千来万。”

    “一千万人民币!”韩建国差点儿没跳起来,他以为自己做的手脚已经够干净了,那些见不得光的钱,都被他藏在了外边情妇的住所,他没有想到,自己最后居然栽在自己老婆的手里。

    “不……不是人民币。”女人的声音低不可闻。

    不过却让原本近乎绝望的韩建国心中又是一喜,满怀期望的开口:“难道是韩元?泰铢?越南盾……”

    “不是,是欧元!”

    “欧……欧元!”韩建国魂儿都没有被吓飞了,一千万欧元?这折合人民币不得将近一个亿?

    本以为自己藏得灰色收入已经够多了,没想到跟这女人比起来,简直九牛之一毛,自己那点儿灰色收入,绝对算得上是清官了。

    韩建国绝望了,接着似想起了什么,来不及理会电话一端哀嚎的婆娘,飞快的摸出身上的另外一个手机,拨通了自己在外边养着的那几个情人,结果……如同先前的余军一般,电话无法拨通……

    韩建国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许久之后,才有气无力的抓起手机对着电话一端正在满嘴怨毒的咒骂苏灿的女人道:“你什么都不用管,立马带着韩克松回家,回老丈人家,最好立马出国,一辈子都不要回来!”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我老韩家绝后……”韩建国面目狰狞扭曲着道,“你认为我垮了,那些人还会放过你跟韩克松吗?以那个混小子这些年做下的恶事,如果没有我这个老子挡着,枪毙他一百次都够了。”

    “我也不想我儿子像余军那样,被沉黄浦江,最后还被扣上酒驾坠江的帽子。”

    韩建国还想再说,却被低沉的敲门声打断,紧接着房门打开,出现在视线中的是几个西装笔挺的纪委官员,韩建国心中一片灰败,这一切都比他预想的要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