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人走茶凉
    ,!

    书房里一时间恢复了沉寂,许久之后,女人身边站着的一个跟她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才在她不住哀求的眼神之下开口:“爸,这件事情,难道真的就这样不闻不问?我总觉得妹夫这件事情里面有推手,要不然这次的事情,您已经出面打招呼了,居然还发展的超乎我们的掌控……”

    “对,这一定是争对我们董家的阴谋。”女人连忙张嘴附和着道,一张脸上满是怨毒之色,“要不然,那个姓苏的不过就是公司一个小保安,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耐。”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收起你那双看人低的狗眼。”董进山沉喝的道,“小保安怎么了?当初我也不过是个走街串巷卖打糖的……”

    董进山不想再絮叨自己的陈年往事,沉默许久之后,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的沉冷下来,这件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个程度,正如自己的儿子所言,分明是有人在推波助澜,痛打落水狗。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瞄上了韩建国的那个位置,恐怕接下来他们忙着的就是明珠权利的重新洗牌分配了。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明珠又有几人?

    董进山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扶我过去。”

    一侧的男子赶紧上前搀扶住老人,向着书房那张宽大的欧式办公桌走去,在那张宽大的桌子一角,有一架只有在民国电视剧中才能见到的老式轮盘电话……

    见自己的老爹终于决定出手了,原本畏畏缩缩的女人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喜之色,一双眼睛满是期待的看着自家的老爷子。

    董进山伸出满是褶子的苍老的手指,颤巍巍的勾动着轮盘,而后电话接通,董进山一张沉默的脸上最终泛起一丝爽朗的笑容来:“老宋啊,咱们也有些时候没一起喝茶叙旧了,怎么样,今天约个时间……”

    “咳咳,老董,你这电话打的真不是时候,我这几天伤风感冒,结果折腾进医院里面了,唉……咱们呀,都老咯,你说这有的时候啊,不服老都不行……”

    “……”

    接下来是一段没有意义的口水话,最终挂掉电话的时候,董进山一张脸阴沉的好似能挤出水来。

    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这分明是借口!

    还有,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算是旁敲侧击的告诫自己吗?

    本来他第一个打电话给宋家这位,是因为前段时间宋家也发生了惊天变故,成为了被人人痛打的落水狗,所以他觉得双方应该算是同病相怜,可是现在看来,对方好似丝毫没有要参和进来的意思。

    董进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继续拨打电话,这次他打给了近期明珠可谓如日中天的龙家那位老东西,可是这次更干脆,接听电话的是那老东西身边的保健医生,说老爷子出门游玩了,目前不在明珠。

    那个半截身子进土的老东西,出门游玩,为什么贴身的保健医生没有随行?这不是糊弄鬼的吗。

    董进山不甘心,甚至电话打给了早已经没落的姜家,以及那些曾经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甚至有的已经进入燕京高层的门生,然而得到的答复不是下省调研,就是出国考察,甚至连亲自接电话的机会都不给……

    最终,董进山无力的扣下了电话,那张原本就无比苍老的脸,更像是老了十几岁。

    什么叫人走茶凉?什么叫痛打落水狗?

    这就是现实!

    书房里的气氛无比的压抑,许久许久之后,董进山才颓然的长出一口气,扭头看着满脸希冀的女儿,沉声的道:“你带着韩克松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

    “爸……你……你不能不管我。”女人慌了神了,她没有想到,在自己心中一直无所不能一般存在的老爸,在这一刻居然没有了办法。

    女人慌张的跪在董进山的身边,一双手抱着董进山的大腿,神色惶恐的道:“对了,燕京的董家呢,咱们不是本家吗,他们不能不管我……”

    “你给我闭嘴。”董进山怒了,接着狠狠的扬起巴掌……

    “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反正建国这样,我也不想活了。”女人开始撒泼起来,然而也就在这时,被办公室清脆的敲门声打断。

    董进山眉头一皱,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不喜,不过还是沉声的开口:“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家里的老仆人,一张脸上带着一丝紧张的看着董进山:“老爷,外边有人自称是纪委的,想要请小姐和小少爷出去,配合他们调查!”

    “砰!”

    沉闷的巨响,那个老式古董一般的电话机终于在豪华的地摊上‘寿终正寝’,董进山一张老脸因为愤怒而涨红:“我董进山还没有死,他们难道想要赶尽杀绝吗!”

    “爸!救我,你要救我和克松。”女人脸色因为惊吓而变得煞白,“我……我不要坐牢。”

    “哼!”董进山恶狠狠的顿顿手中的拐杖,“出去告诉那些人,有本事就闯进来抓人。”

    “是,老爷。”老仆人毕恭毕敬的退出了房间,他从来没有见过董老爷子如此的失态过。

    外边没有传来什么声响,显然,那些低级别的官员还不敢撕破脸进入董家来抓人。

    董老爷子面色阴沉,接着瞟一眼痛哭流涕的女儿和已经处于呆滞状态的外甥韩克松,声音低沉的道:“走,去医院。”

    “去医院?”

    “去找那个姓苏的年轻人。”董进山咬着牙,声音低沉的道。

    “对,我要将他碎尸万段。”一想到自己现在狼狈的下场,都是那个家伙造成的,女人就恨不得生吞其肉。

    “不。”董进山表情阴郁,“是跟他道歉。”

    “这是谁拉的屎,就要谁清理干净。”董进山一双眼睛看向了韩克松,“哪怕这次就是打断了腿,也要求得对方原谅!”

    “不……不,我……我不去。”韩克松一双眼睛惊恐的瞪大,接着颤抖着向后挪动身子。

    对于那个男人,他已经有了阴影,一想到那张魔鬼似的脸,他就会想起自己被人塞台球的屈辱过去。

    “这件事情由不得你。”董进山生气的顿顿拐杖,“你是想进去把牢底做穿好,还是断腿断手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