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

    苏灿最终还是准备出院了,要不然他真的会在医院里发霉了不可,只是他还是晚了一步,被人堵在了病房里。

    来人是一个老者,一身衣着装束一丝不苟,花白没有一丝杂色的头发整齐的梳出一个大背头,虽然满脸的褶子,但是却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感觉。

    苏灿不认识这个老人,不过看到老人身边那个身材已经变形的女人,还有女人身边满脸恐惧的韩克松,他就猜出了老人的身份,恐怕就是韩建国的老丈人,那个曾经在明珠只手撑天的存在。

    老人一张严谨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想来这位就是苏灿小兄弟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英俊。”

    “是吗?”苏灿大喜,摸摸自己的脸颊,“其实我也一直想要改名字,准备就叫苏英俊来着,唉,其实我每天都睡不好,你知道吗,我每次都被自己这张帅气的脸蛋儿帅醒,苦恼。”

    “……”饶是见惯了风云的董进山,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僵,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破口大骂,我去年买了个表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董进山视线微转,落在了已经收拾整洁的病房,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苏小兄弟这是……”

    “哦……我正准备出院了。”苏灿一脸哀叹的道,“人长得太帅,就是遭人妒忌,这不……前几天被孙子给暗算了,差点儿没活过来。”

    “……”董进山的表情又是一僵,这家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而且饶了一圈,把自己都给骂进去了,明知道是自己女儿干的,到了他嘴里成了孙子,那他不就成了对方儿子?

    如果搁在往常,他董进山绝对拂袖而去,可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董进山脸色一沉,一双眼睛阴鸷的瞪一眼身边的女儿和外甥:“混账东西,还不过来跪下。”

    韩克松浑身一个激灵,吓的直接瘫在地上,一侧的女人脸上显现挣扎,可是最后还是直挺挺的跪下,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屈辱过,他是副市长夫人,加上他有一个好老子,在明珠只有别人巴结她的份儿,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委曲求全?

    看着跪倒在地上的两人,苏灿才一副后知后觉的瞪大了眼睛:“您老人家这是干什么。”

    “让他们两个混账东西自己说。”董进山一脸很生气的表情,瞪着自己的女儿道。

    女人最终还是放下了她曾经身为副市长夫人的尊严,满脸哀求的道:“苏……苏先生,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该让人拆了你的车,我不该找人买你的命,我知道错了,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一次。”

    苏灿看着女人那臃肿的身材,真的很难跟她口中的‘小女子’对比到一起去,不过董家这位老头子这是摆明了车马,让自己决定了。

    苏灿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接着眉头微微的皱起,一双眼睛看向了一侧的董进山:“老爷子应该知道,这世上,不是什么东西靠道歉就能够解决的。”

    “借用时髦的一句话,如果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啥?”

    董进山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正式起来:“建国已经因为此事付出了代价,我现在只想保住他们两娘两无事。”

    “老爷子你错了。”苏灿轻笑着的道,“韩建国不是因为我才被抓,而是因为他这些年干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落得今日下场,是罪有应得。”

    “至于他们两人……”苏灿看一眼地上的母子两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你认为我说了原谅他们,这件事情就会这样结束?对于那些人而言,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大家都懂,你认为我能够左右那些人?你太高估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公司小保安而已。”

    “你真的只是小保安而已吗?”董进山一双眼睛锐利的盯着苏灿,“如果我没有猜错,宋家前段时间的动荡,跟你脱不了干系吧?看似不起眼的一招无间道,却将宋家送入了万劫不复之地,如此手段,真的只是一个小保安吗。”

    苏灿一双眼睛看着董进山,接着咧嘴一笑,一双眼睛干净的如同一汪清泉,清澈见底:“老爷子说的这些话我怎么都听不懂?”

    “如果老爷子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在下就先告辞了。”苏灿很恭敬的跟着董老爷子弯腰告辞,而后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去。

    或许,有些人会觉得自己手段太绝,做事斩尽杀绝,连人妻儿也不放过,可是站在他的角度而言,如果当时自己只是普通人,恐怕自己早就死在那片野外的悬崖下了。

    恐怕等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成为某些野兽的粪便了。

    而且……苏灿只有回绝了他,让对方看不到希望,在对方走投无路之下,才会乱了阵脚,只有那样,苏灿才能从中发掘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比如……明珠董家跟燕京那个董家之间的关系。

    董进山面沉似水,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的更加难对付,从先前的对话中,对方油滑的如同一条泥鳅,让他有种滑不溜手无可奈何的感觉。

    “姥爷,我……我不想去坐牢,救救我,姥爷。”韩克松绝望的近乎崩溃,一双手抱着自己姥爷的大腿,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无助过。

    董进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着韩克松,同样跟那个姓苏的小子一般年纪,这家伙怎滴如此无用,平日里横行霸道,作奸犯科,遇事的时候却只会抹鼻涕。

    不过……再怎么样,他也是自己唯一的外孙,他又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去只牢饭?

    董进山低沉的叹一口气,扭头看着地上脸色难看的女儿,无力的道:“你进去吧!”

    女人一个哆嗦,难以置信的瞪眼看着自己的父亲……

    “只有你进去,我豁出去这张老脸去求燕京那边那位,或许能保韩克松无事。”董进山只有,除了那一步,他已经没有办法了,“我会让韩克松出国,躲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

    女人脸色瞬间灰败,最后眼神投向了自己已经哭成了一团烂泥似的儿子,终于还是轻咬着嘴唇,低下了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