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灵光乍现(已修改)
    ,!

    韩建国的老婆自首了。

    苏灿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正在跟木槿逛步行街,电话是龙图打来的,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苏灿得知燕京那边还是有人发话了,官面上的意思自然是要求明珠以稳为主,所以这原本轰轰烈烈的打贪运动也要到此为止了。

    苏灿再去翻看那些主流媒体的时候,发现原本红爆网络的韩建国贪腐案好似眨眼间就从网络世界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了消息,足以见发话之人的能量,想来过了今晚,纸媒也会偃旗息鼓。

    而这件事情从开始到最后低调处理,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韩克松的名字,也就是说董家用董家闺女和韩建国两人,保住了韩克松。

    其实苏灿并没有想过要将他们斩尽杀绝,苏灿也没有高尚到因为对方是一个贪污犯,就要为民除害。

    如果不是这次他差点儿没命,苏灿甚至都忘记了韩克松这家人的存在。

    当然,对于他们的遭遇,苏灿也不会同情怜悯,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苏灿,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木槿挽着苏灿的胳膊,一副小女人姿态的道。

    在公司,她是冷艳霸道女总裁,但是在下班时间,她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同样希望有人陪,可以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k歌,特别是发生那晚在病房的事情之后,木槿就隐隐在自问,自己是不是太忙于工作,而疏于处理自己的感情了……

    而听着木槿的话,苏灿却是本能的一个激灵,没办法,现在一听这女人提起‘吃饭’,他就有心理阴影,因为每次都被她吃的三腿发软,才被放过。

    注意到苏灿那副表情,木槿不由羞恼的拧一把这家伙,没好气的道:“是真的吃饭而已,你想哪去了。”

    “那想吃什么?”苏灿确认木槿是真要吃饭,而不是‘吃自己’,立马满脸堆笑的讨好道。

    木槿眼珠子一转,一双眼睛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岛国料理店:“要不咱们也小资一把,去吃岛国料理吧?听说这家店是岛国人开的,味道最是纯正。”

    岛国料理?

    苏灿抬头看着那装饰颇有岛国明治时代风格的料理店,原本准备点头,吃多了西餐,去尝尝生鱼片也不错,不过就在他抬起腿的同时,表情却僵住了,一双眼睛之中却透出一丝丝难掩的色彩。

    木槿也是注意到了一侧苏灿的异常,狐疑的道:“怎么了?”

    “你说,这是岛国人开的?”

    “对呀,我也是听佩佩说的,怎么了!有问题?”木槿不明白苏灿为什么如此问,好奇的看着苏灿道。

    “那你说,在明珠,哪里岛国倭人最多?”

    “这我哪知道。”木槿忍不住翻白眼,这不就是吃个饭而已嘛,又不是去吃岛国人,管他那么多干嘛。

    “走,我们回家。”苏灿没有去岛国料理店,而是开心的拉着木槿往回走,这让木槿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没有吃饭呢。”

    “咱们回家吃。”苏灿迫不及待的道。

    木槿一愣,接着俏脸绯红,这个死鬼,也太急了吧,这才几点,就急着回家‘吃饭’。

    苏灿当然不是急着跟木槿回公寓‘吃饭’,而是他想到了当初在梅影山庄,他被一群突然冒出来的岛国武士围杀,而这么一群岛国人进入明珠,却在之前没有被发现,这事情本身就有些离奇。

    而先前木槿随口一句岛国人开的纯正料理店,却是给了苏灿提示,在明珠能够藏下这么多人,而且还是清一色的武者,却又不被人怀疑的,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武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玩腻了健身房的有钱人,特别是那些寂寞空虚的富二代,开始喜欢上了武馆。

    于是那些复古的武馆在明珠应运而生,什么永春,截拳道,形意拳不胜枚举,而相比国内那些软绵绵的武术,外来户显然更是颇受欢迎,比如动作更加潇洒耍帅的跆拳道空手道之流,而这些不正是岛国人的拿手好戏?

    这样一来,自己只要查明珠有哪些武馆是岛国人开的,而且近期出现过人员流动异常的,自然就跟那晚袭击者脱不了干系。

    毕竟当初同时那么多人留在了那片狩猎场,一个武馆突然少了那么多人,想要隐瞒是不可能。

    而且,苏灿有一种直觉,那件事情可能跟器官移植有关联,或许是因为那晚梅影山庄狩猎的晚上,宋破军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加上自己隐隐怀疑的一个人苏云明。

    当然,想要在明珠这么一座国际大都市查一共有多少家岛国武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要在那么多家武馆之中赛选出现人员流动异常的武馆。

    不过……这么有意义的事情,自然吩咐给自己的万年小弟龙图去做咯。

    对于能使唤龙图去做的事情,苏灿从来不会客气,目前他跟龙家还处于蜜月期,毕竟上次宋家事件,给龙家得了很大的甜头,龙图自然是以他马首是瞻。

    在木槿的公寓,苏灿狠狠的喂饱了木槿‘晚饭’后,并没有在木槿公寓过夜,而是匆匆离开,因为自己的小弟龙图比自己想象的更能干,只是几个小时的功夫,居然已经找出了可疑的人物。

    一家倒闭的跆拳道馆的老板。

    苏灿来到这家不怎么起眼的跆拳道馆时,已经是深夜,即便是号称不夜城的明珠,除了那几只夜猫子,整座城市也陷入了沉睡。

    昏黄的路灯下,武馆紧闭的卷帘门上,喷着一个猩红的出租两字,在卷帘门一侧不起眼的小巷口,缩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苏灿见过,正是那日把余军带到郊外的那个家伙。

    “苏少,我们少爷在等你。”男子看着苏灿到来,从烟暗中钻出身来,毕恭毕敬的道。

    苏灿微微皱眉,不过还是在男子的引领下,转过了那道门面,向着门面后走去,才发现这家跆拳道馆之后还有后门。

    进入跆拳道馆之后,明亮的灯光将这间足有五六百平米的房间映的灯火通明,木质的地板,两侧武器架上的竹剑,墙面上一个大大的武之透着一股子岛国的猥琐风。

    在房间的一侧,还有一座小型的擂台,此刻的擂台一旁,龙图依旧端坐在轮椅上,身边的保镖颇有气势的排成一排,而在龙图跟前的地板上,一个长相猥琐的岛国男人,正脸色煞白的倒在地上,一双手还死死的抱着小腹,似乎在那张脸的旁边,还有一滩鲜红的血迹,其间似乎还散落着几枚森白的牙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