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冈本镇雄
    ,!

    “苏少,这家伙就是这间武馆的老板。”看着苏灿进来,龙图也是赶紧推着自己的轮椅迎了上来。

    相比这家伙悠闲的龟缩在轮椅里,苏灿更喜欢当初第一次见这家伙时,这家伙一瘸一拐的姿势,因为那样更有喜感。

    瞟一眼龙图已经去掉绷带的腿,苏灿不无好奇的道:“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你的腿还没好?”

    龙图表情一僵,也不知道苏灿话语中是什么意思,讪讪然的道:“呵呵,其实忽然发现坐着轮椅也不错,最起码比那样一瘸一拐看起来更有气质……”

    气质你妹!

    苏灿忍不住一个白眼,接着扭头看向倒在地上哼唧唧的那个男人:“查出什么来了?”

    龙图努努嘴:“就在梅影山庄那件事情之前的几天,这家武馆里的十几个教练突然离职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而且,我查了前后一个多星期的航班,其中也没有那群人离境的信息,这一些都很值得怀疑。”

    苏灿点点头,虽然这个姓龙的阴险毒辣,但是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实能力出众,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一个瘸子才成为了龙家的继承者,要不然,像他们那些大家族,闭着眼睛也能挑出几个全须全尾的来,何必让一个残废丢龙家的脸?

    苏灿来到了那个岛国男人的身边,而后蹲下身子,一双眼睛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男人。

    岛国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国度,为什么女人可以长的水灵动人,可是男人却一个个都透着一股子猥琐气质?

    “你……你是什么人,我……我要向我国领事馆投诉,你们这样的行为,一定会引起两国的外交纠纷。”蜷缩在地上的男子含糊不清的道,一张淤青的脸上满是愤怒之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居然还带着一抹京片子。

    如果不是龙图告诉自己,很难相信这家伙居然是旅华倭人。

    不过既然会华夏语,那么交流就不是问题了,苏灿咧咧嘴,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的威胁:“不知道这位先生贵姓?”

    “我叫冈本镇雄,我的哥哥是领事馆武官,我警告你们别乱来。”冈本镇雄的声音有些漏风,盖因几枚大门牙都不见了。

    “冈本先生,我只是来问几个问题而已。”苏灿笑眯眯的道,“问完问题我们自然就走,不会乱来。”

    冈本镇雄心中微定:“我要见我们国家的领事,在此之前,我有权拒绝回答你任何问题。”

    “看样子冈本先生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苏灿看一眼冈本镇雄,站起身来,看着一侧的龙图道,“听说日本的忍者武者之类的,都会在嘴里藏一颗毒牙,任务失败之后,都会咔吧一声,咬碎嘴里藏着的毒牙自杀,那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那可如何是好?”龙图眼珠子一转,立马一脸配合着道。

    “你傻吧,自然是把那颗毒牙找出来,然后拔掉就没事了。”

    “可是,我的这些手下都是一群普通人,怕死也不知道那颗是毒牙。”龙图一脸为难的道。

    “这还不简单,直接一颗颗的拔干净不就没事儿了。”苏灿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大手一挥道。

    于是,倒在地上的冈本镇雄浑身就是一个激灵,特别是看到两个彪形大汉举着老虎钳向着自己嘴巴伸过来的时候,冈本镇雄更是满脸惊惧:“你们不能这样,混蛋……”

    “嘎嘣。”

    一声脆响,森白的牙齿被硬生生的掰断,那种钻心的巨痛让冈本镇雄几乎奔溃了,然而这不是结束,才仅仅是开始。

    “不……不要,我没有毒牙,真的没有……不要……”

    “嘎嘣。”

    “……”

    那清脆的断裂声听的众人都是一阵牙酸,直到最后冈本镇雄满嘴的血污,露着一嘴参差不齐的断牙,拔牙才告一段落。

    苏灿再次笑眯眯的蹲在已经疼的死去活来的冈本镇雄面前:“现在你想起些什么来了吗?好吧,我给你提个醒,你们武馆的那群教练现在在什么地方!”

    冈本镇雄哭嚎着:“那群教练跟武馆的合同到期了,所以只是正常的离职……”

    “看样子你还是不准备说了。”苏灿眼睛阴毒的眯起,不怀好意的道,“对了,听说你们岛国男人都喜欢捡肥皂走后门,今晚长夜漫漫,要不让在场的大家开开荤?”

    冈本镇雄短暂的错愕,接着就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特别是看到房间里那十几个烟衣大汉,浑身就是一个哆嗦,差点儿没吓尿了。

    “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外国友人。”冈本镇雄哀嚎着,“不,我招了,我招了,那些人不是正常离职,是突然之间离开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们都干了什么!”

    “对了,他们离开的前几天,我哥来过,他们在会客室似乎谈了什么东西,但是我不知道我哥跟他们交谈了什么。”

    面对十几个大汉走后门的威胁,冈本镇雄丝毫没有武者应该有的骨气,吓的只差把自己内裤的颜色都招了。

    不过听着冈本镇雄的解释,苏灿眉头忍不住皱起,就这个家伙的窝囊样,显然也不可能是那件事情的主事者,很显然,应该跟这个家伙口中的哥哥脱不了干系。

    通过这家伙的话语,苏灿也得知他的那个哥哥似乎是领事馆的武官,年纪轻轻就能够出国在外做武官,显然也是有几把刷子的。

    事情变的愈发的复杂了,但是最起码现在可以确定一点,这群消失的教练即便不是梅影山庄那晚的人,也跟那群烟衣人脱不了干系。

    苏灿瞄一眼痛哭流涕的冈本镇雄,心中微微一动,接着摸出了一张相片,送到对方的眼前,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你认识这个人吗?”

    冈本镇雄一愣,苏灿注意到对方眼底明显闪过短暂的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忙不迭的点点头:“见过!这位苏先生是我们武馆的高级vip会员,平时经常会来武馆放松一下。”

    “只是放松一下?”苏灿心中一喜,本来只是拿出苏云明的相片随口一问,没想到居然真的有意外收获。

    “有时候也会跟我哥哥打把热身赛。”冈本镇雄咬咬牙,才开口道,“听我哥说,他们曾经是同学。”

    “那……在那群武馆教练消失前后,他有没有出现。”苏灿紧追不舍的道。

    “没……没有。”冈本镇雄摇摇头,不过注意到眼前这个家伙明显不善的表情,赶紧补充道,“不过在昨天晚上,他来过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