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一件快递……
    ,!

    苏灿回到家里之后就蒙头大睡,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朦朦胧胧间,鼻端飘来一阵诱人的饭菜香味儿勾起了藏在五脏六腑的馋虫,苏灿才狐疑的睁开朦胧睡眼,顺着虚掩的门缝就注意到了厨房忙碌的身影。

    谢天谢地,不是钱大小姐,而是木槿。

    此时,在狭小的厨房里,忙碌的木槿身边,还有一个跳脱的杜贝贝,正在欢快的当下手,一大一小两女有说有笑,相处很是融洽。

    至于小刀等人,那几个家伙神出鬼没,此时并不在家。

    再看看时间,居然已经是傍晚时分,苏灿也是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接着就腆着脸凑到了餐桌旁。

    木槿的手艺可不是钱秧秧那种半吊子能比的,看着餐桌上丰盛的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丝毫不比大厨差,苏灿就忍不住食指大动,貌似自己可是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刚准备伸手先抓一只鸡腿解解馋,厨房里一个声音就飘了出来:“吃饭前先洗手。”

    “哦。”苏灿动作一滞,接着就满脸堆笑的挤进了厨房,挤开了碍人的杜贝贝,随手在洗碗池冲手,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在木槿娇媚的身上打转儿。

    这位可是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绝对堪称完美娇妻。

    杜贝贝不爽的白一眼苏灿,这家伙看木槿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正准备抗议,原本紧闭的房门却突兀的响起清脆舒缓的敲门声,苏灿眼珠子一瞟杜贝贝:“还愣着干什么,看谁来了。”

    杜贝贝只能不爽的白一眼苏灿,然后才气哼哼的转身去开房门。

    没有了碍眼的灯泡,苏灿眼珠子贼溜一转,接着身子就凑到了木槿的身后,一双手环绕着木槿平滑的小腹,整个脑袋都埋在了木槿肩上香喷喷的秀发间,一脸讨好的道:“老婆真好。”

    “死相。”或许是昨晚被苏灿‘喂饱’了的原因,今日的木槿气色格外的好,娇媚的眼神带着一抹春意的白一眼苏灿,而后拍落小腹不老实的大手,“别闹,贝贝还在呢。”

    苏灿讪讪的收回手不情愿的挪出厨房,心中琢磨着等一下怎么支开杜贝贝,好干一些‘课外活动’,就看着杜贝贝抱着一个硕大的盒子回来,看着那包装盒,应该是一个蛋糕。

    “苏灿哥哥,你定蛋糕干嘛?家里有谁今天生日?”杜贝贝看着苏灿从厨房里钻出来,好奇的开口道。

    “不是你定的?”苏灿微微皱眉,他一个大男人,没事儿定什么蛋糕?木槿的生日早几个月就过了。

    “奇怪。”杜贝贝将蛋糕放在客厅茶几上,好奇的一边拆解包装彩带,一边开口道,“刚才送蛋糕的家伙说是你亲自定的。”

    亲自定的?

    苏灿眉头微皱,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睡觉,哪里有时间去定蛋糕?

    苏灿脚步一顿,莫名的,心头一惊,豁然扭头就看着杜贝贝已经解开了捆绑盒子的彩带,眼看着就要打开盒盖,那一瞬间,苏灿却浑身一个激灵,一股莫大的危机感瞬间笼罩全身,让他浑身寒毛惊悚,脸色大变。

    “小心。”

    苏灿暴喝,面对那未知的危险,脑海深处蛰伏的力量疯狂涌动,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荡漾而开……

    时间好似出现了短暂的停滞,杜贝贝手上的动作一滞,而苏灿已经一步冲到了杜贝贝身边,一把扑倒她的同时,脚尖一点,原本端放在茶几上的蛋糕被抽射出一侧敞开的窗户……

    “轰!”

    剧烈的声响伴随着玻璃炸裂的声音从窗外的半空传来,强大的冲击波让整个房间都随之颤动,房间里众人耳朵也是瞬间失聪,天地间好似都失去了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天地间的喧嚣尖叫声再次出现在耳畔,苏灿几人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前一刻还温馨的房间里已经一片狼藉。

    木槿跌跌撞撞的从厨房跑出来,俏脸煞白,这突然的变故把她吓坏了。而被苏灿护在身下的杜贝贝却是表情呆滞,因为那个藏着炸弹的蛋糕就是自己亲手拿进房间里来的,想到自己手中端着一枚可以把人炸碎了的炸弹,杜贝贝身子就忍不住颤抖!

    看着满地狼藉,苏灿更是脸色铁青,一双眼睛之中闪动着幽冷的光芒。

    好阴毒的手段!

    如果刚才不是自己及时警醒,如果没有那短暂的一秒钟延时,那一枚炸弹的威力已经足以让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没命。

    不过这枚蛋糕炸弹又是谁的手笔?

    苏灿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因为这段时间,他得罪的人太多了,鬼知道是谁想让自己死……

    ……

    清脆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却让房间里的木槿和杜贝贝如同惊弓之鸟,满面惊恐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苏灿宽慰的拍拍两女,才面色阴沉的起身打开了紧闭的房门,就见门口毕恭毕敬站着的一个烟衣墨镜男,正是龙图的手下。

    “苏少,这是我们少爷梳理的监控资料。”男子恭敬的拿出一枚u盘,却是脸上凝重的道,“苏少需不需要我通知龙少?”

    他刚才也注意到了这里的巨响,看着微开的房门透出的一股子火药气息,他也是不敢怠慢。

    “不用了。”苏灿面无表情的接过对方手中的监控视频资料,沉声的拒绝道。

    消防很快到达,紧接着急救车和警方到达,毕竟在居民区发生巨响,很有可能是煤气爆炸,而当警方从苏灿口中得知蛋糕炸弹之后,原本以为只是煤气爆炸的一干干警都是神色凝重了起来。

    自然,找不到凶手,将苏灿几人带到警局做笔录就成了正常的流程。

    至于找凶手……别闹了,警察叔叔都很忙……

    苏灿在去警局的半路上电话通知了焦小娇,虽然她已经成为了一枚小交警,但是警局里还是有几分薄面,所以做笔录的时候,一干警员态度和善,并没有受到恶意的刁难。

    三人录完口供,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三人刚到警局门口,小刀和和尚已经脸色凝重的迎了上来:“老大怎么样?”

    炸弹居然被邮寄上门,这对他们而言,是赤果果的挑衅,绝对不能容忍。

    “回家再说。”苏灿面无表情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