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推算……
    ,!

    苏灿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这些熟悉的烟衣人,同那晚在梅影山庄同样的装束,看着焦小娇三人已经倒在船舱里,特别是注意到船舱里那具被掏空了身子的躯体,苏灿手上再没有丝毫的留情。

    身子一个跨步间,躲过呼啸而来的武士刀,伸手已经凌厉的抓住对方握刀的手腕,只是一折,一声压抑的惨哼,原本砍来的武士刀刀锋转向了另一边砍来的武士刀……

    叮!

    清脆的撞击声,火星四溅,而苏灿一脚已经落在对方的膝盖上,清脆的骨裂声夹杂着惨嚎响起。

    原本冲来的烟衣人身子一软,就要跪在地上,而这时苏灿只是脚尖一点,已经落在对方的下巴上,巨力之下,烟衣人张开惨嚎的嘴巴狼狈的合拢,碎牙飞溅,锋利的断牙钻入牙槽,血水飞溅,而原本软倒在地上的身子,却如同一根弹簧一般绷紧,后仰飞起,撞向了一侧的另外两个烟衣人……

    苏灿的动作没有停,看着手中控制的烟衣人从腰间摸出一把短柄武士刀向着自己肚子抹来,苏灿只是随手翻转刀锋,卡住对方阴冷的偷袭,接着刀锋一抹,对方握刀的手腕就如同开了闸的水龙头一般,鲜血飞溅!

    而苏灿手中的武士刀不停,已经迎向了另一边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三人……

    攻击呈现一边倒,没有任何的悬念,如果苏灿不想留活口的话,这四个烟衣人早就死了。

    缠斗没有持续多少时间,或许只是眨眼间,四个烟衣人已经断腿断手哀嚎的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这一幕让躲在船舱后端的面具男脸色变了,这是在拍杀破狼吗!

    面具男眼睛慌张的一扫狭窄的船舱,接着手忙脚乱的拿起先前条子掉落的手枪,另一只手已经抓向倒在地上的女警察……

    眼看着焦小娇就要成为对方的人质,苏灿只是一个跨步,就好似跨越了整个船舱,接着一脚落在那个带着鬼面具的男人身上。

    一声杀猪般夸张的惨叫声,面具男的身子如同炮弹一般砸向一侧的舱壁,巨大的冲击力下,整个钢铁焊接的舱壁扭曲变形,船体吱呀摇摆。

    面具男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想要举起手枪,然而那恐怖的男人已经出现在眼前,手中锋利的武士刀已经狠狠的扎在自己的手腕之上,刺耳的摩擦声中,整个钢板舱壁穿透……

    面具男想要惨叫,可是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只发出赫赫声响,整个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着。

    或许是鲜血激起了面具男的凶性,此刻尖锐的咆哮着:“鬼面,你……你***敢动老子,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艹。”

    “鬼面?”苏灿动作也是一顿,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花名了?

    苏灿看着眼前这个同样带着面具的面具男,对于这种面目狰狞的面具,苏灿见过,这是东北流行的萨满教跳大神时带着的萨满面具,苏灿一手握着穿透对方手腕和舱壁的刀,一变声音嘶哑的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艹,老子是男人,鬼面,老子可不是黄毛那群废物,你丫有种嫩死我,嫩不死我,老子一定嫩死你……”

    “看样子你的骨头很硬。”苏灿眼睛微微眯起,手中的武士刀一紧,接着往前一点一点的捅,面具男甚至能够感觉得到刀锋滑过自己手臂骨的恐怖摩擦声,鲜红的血液顺着刀锋溢出,染红了舱壁……

    “我艹你马勒戈壁……”

    “虽然我对那个女人不感冒,但是也不准谁都可以对着她喷粪。”苏灿邪魅的笑着,而后一点点的翻转刀身,那种削骨的巨痛,让面具男如同死鱼一般长大嘴巴,浑身却在不受控制的哆嗦。

    “我……我说……”

    “你看,你的骨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硬!”苏灿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第一个问题,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面具男哆嗦的开口,然而也就在此时,那扭曲的身体内传出一声闷响,接着面具男一双眼睛宛若死鱼一般突出,血丝密布……

    这突然的变故,让苏灿也是一惊,飞快的扒开对方那张狰狞的萨满面具,就看到一张扭曲变形的脸,烟色的血丝飞快的扩张,眨眼间遍布整张脸,而七窍也溢出黝烟的血液,透着一股刺鼻的恶臭……

    “你们倒地是什么人。”苏灿心头一惊,一把抓住对方的脸,焦急的道。

    “王……王三……”面具男努力的张开嘴巴,可是却如同离水的鱼儿一般,最终无力的软向一边……

    苏灿没有想到毒性居然如此强烈,脸色铁青的扭头,就见船舱门口倒地的那烟衣人,手中丢掉了一个遥控器似的东西,浑身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嘶哑略带拗口的声音阴冷的响起:“早就知道支那人是软……软骨头……”

    苏灿心中一惊,快步的冲到四人面前,扒掉对方遮挡脸部的面巾,却发现四个人以前七窍流血而死!

    苏灿脸色难看,以前他只听过人体藏毒品,从来没有见过人体内居然藏剧毒炸药,而且居然可以遥控引爆……

    他早就该想到的,这几个烟衣人是死士,早知道如此,刚才自己就该直接宰了这四个家伙,自己刚才的一点侥幸心思,却让那个面具男被灭口。

    不过……王三是谁?

    苏灿眉头深锁,视线落在了船舱那具被掏空的躯体上,而后靠近蹲在一旁细细……

    眼角膜没了,心脏,肾脏,脾,肝……

    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全没了。

    苏灿没有想到,那群家伙居然已经猖獗到如此地步,而现在看来,今晚上这分明是一个套,而且很有可能是争对焦小娇的套!

    看一眼已经死透的男子,苏灿叹一口气,伸手扯过一旁的帆布盖住了对方的躯体,轻微的触碰间,却让他动作一顿,因为他发现,这具躯体皮肤上似乎还有温度,皮肤带着弹性,并没有完全僵硬……

    也就是说……他被掏去器官,直到最后断气到现在,绝对不出半个小时。

    而这个船舱,显然不是器官摘取的场所,也就是说从对方被摘取器官,之后转移到这个船舱,之后经过渔船运到这个海岸边,绝对不超过半个小时。

    而渔船,半个小时全速航行能走多少海里?

    以华夏渔船为例,一般最大航速不过20节,一节代表一海里,而一海里等于1.8公里,也就是说折算下来,一小时航速一般37公里,而半个小时之内,不过19公里。

    也就是说,对方摘取器官的场所,很可能就是以此地为中心,半径19公里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