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杜伟的耍帅
    ,!

    苏山并没有出现杜伟想象中的暴怒,反而脸上嫣然一笑:“你说这么多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呢?是要说明他的魅力出众吗?”

    “……”杜伟愕然,自己说那么多怎么可能是衬托他魅力出众?傻子都能听出来自己说那么多是在踩着家伙!

    杜伟还想开口,不过苏山已经转向了另一边,从侍者手中接过一杯红酒,敬着一位位送来生日祝福的客人。

    苏灿终于还是从苏山的手中逃了出来,不理会那个姓杜的不爽的眼神,端着侍者送来的一杯冰水,直接躲到了宴会厅的角落。

    今天的自己因为苏山的原因,自己已经太过高调了,而且刚才他也看到了那个女人不快的表情,他也不想再惹人家不爽。

    只是他躲开了,并不代表人家就无视他的存在。

    苏灿刚刚找到一张椅子坐落,就看到了苏明珠向着自己这边走来,神色非常不善。

    “如果……我说今晚只是一个意外,你相信吗。”苏灿不由苦笑,该来的终究躲不过。

    “我相信。”出乎苏灿的意料,苏明珠面无表情的微微点点头,接着转身就向着苏山走去,“下不为例。”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苏灿不由摸摸鼻子,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惹人嫌的人了?

    “是不是心里很矛盾?”

    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苏灿乜着眼睛看着站在身边,端着红酒,满脸笑容的关山,忍不住一个白眼:“你别误会了,我跟苏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又不是亲兄妹,你还有机会的嘛。”关山抿一口酒,意味深长的道。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脸上露出一丝落寞之色:“你都知道了?”

    “只要我们想知道,就算是华夏的首长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能知道。”关山没有回头,一双眼睛扫视着整个宴会厅,“其实……如果是我的话,我就认了,从小到大,我都想要一个爸妈,哪怕他们都是人渣,我也不在乎。”

    苏灿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关山也是孤儿,而且比自己还不堪,自己最起码还有一个老爹,而他不过是孤儿院里的一个小孤儿而已。

    孤儿院,从来都不是电视中说演的那么和善与世无争,在那个地方,孩子们从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弱肉强食,他们可以为了一个馒头,打的头破血流,为了能够被人领养,而努力的摆出天真烂漫的笑。

    关山十六岁的时候,就因为捅了孤儿院一个孩子头儿一刀,因为害怕而逃出了孤儿院,之后开始了流浪的生涯,直到最后为了一口饭而参军入党,靠着当初在孤儿院拼出来的一股子狠劲儿,一步步的进入到了号称兵王汇集的龙刺之中,代号四眼。

    “算了,你是老大,你总会比我们想的远。”关山苦笑的摇摇头,接着眼神却又一丝丝的冷冽了起来,“没想到这次回来,我居然还碰到了老熟人……想来你们已经见过了吧?”

    “你说他?”苏灿知道四眼口中的老熟人是张国胜,他忽然想要抽烟,可是看着宴会厅那些名流汇集,他还是忍住了烟瘾。

    “三级警司,啧啧,咱们那群兄弟里,现在也就属他混的好了。”关山声音幽幽的道。

    “你准备怎么办?”

    “我没准备怎么办。”关山咧咧嘴,只是笑容有些苦涩,“其实我也没有当初那么恨了,你知道吗,前几天我去了咱们那群老兄弟的埋骨地,荒草萋萋,连他妈的一个坟包都看不见了……当初的那群兄弟,现在加上他也不过只剩下六个了,我真的不想再死人……”

    苏灿叹一口气,脸上也满是落寞之色……

    远处,苏明珠跟苏山站在一起,切那个足有四五层的巨大蛋糕,两人不像是母女,倒像是姐妹花。

    苏明珠举着手中的红酒杯,跟那些自己所熟识的明珠商界名流碰杯,脸上重新恢复了那恰到好处的笑容,只是眼角余光扫过苏灿那边时,表情却是微微一愣,因为他注意到了苏灿一侧站着的那个关山……

    两人似乎在交谈,难道……他们认识?

    突兀的,一阵刺耳的吉他声响起,打断了她的疑惑,也立马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目礼。

    在宴会厅一脚的音乐台上,此刻的杜伟抱着一个吉他,制止了一旁钢琴前弹奏的钢琴师。

    注意到宴会厅所有人的注目礼,杜伟很享受的碰碰唇边的话筒,一双眼睛很是深情的盯着远处人群中的苏山,声音带着磁性的道:“今天是苏山的生日,在这里,一首生日快乐送上,希望我们的小寿星能够喜欢。”

    苏山忍不住皱眉,而这时吉他声夹杂着歌声响起,只是相比先前悠扬的钢琴声,吉他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同样,一旁的苏明珠脸上也是多了一丝不悦。

    “歌还唱的马马虎虎,不过这吉他声真的是折磨。”宴会厅角落,关山呲牙咧嘴的道,“这家伙祖上是弹棉花的?”

    苏灿只是笑着摇摇头,看着那个在音乐台上耍帅的杜伟,听焦小娇说这家伙好像还是什么博士后学历,就这么点儿情商,这情商都绝对值归零了吧?

    难道以为他耍帅的举着吉他弹棉花,人家苏山就会花痴一样的喜欢的你无法自拔吗?这招如果哄哄那些刚出学校的小女生还可以,用在苏山身上,那不过是自找不痛快。

    幼稚!

    一首生日歌结束,饱受折磨的在场宾客,还是很给面子的送上了掌声,这让杜伟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今天,我还给苏山准备了一件别致的生日礼物,希望苏山能够喜欢。”

    说着,杜伟一个响指,就见宴会厅一个侍者端着托盘走出,很显然这一切都是杜伟提前准备好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托盘上的东西,那居然是一条珠光宝气的钻石项链,让在场那些如同花蝴蝶一般穿梭其间的名媛贵妇都是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拒绝珠宝的诱惑,特别是看着那串钻石项链,就那个镶钻的坠子,恐怕最起码也值好几百万吧。

    好大的手笔。

    本书于看书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