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啪啪打脸
    ,!

    杜伟享受着四周投来热切的目光,双目深情的盯着苏山:“在爱情的世界里,我一无所有,也一无所知,在情感的小站里,我愿你是第一位来客,也是永远的主人,伴着我宠着我;一生一世!”

    “我没有多的言语!只有一句话要告诉你:和你在一起,你是一切,没有你在身边,一切是你!”

    于是,宴会厅再次发出打鸡血一般的惊呼声,一个个都是起哄的鼓着掌,他们都没有想到在这生日宴会上,居然出现了表白的意外剧情。

    宴会厅一角,关山忍不住扭头看着一侧的苏灿,笑着道:“怎么样,不准备出手?不管你对苏家大小姐有没有别的想法,不过就算是把她当成妹妹,也不能让这样的家伙得了便宜。”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不想去参与。”

    “我之前查过这个家伙,燕京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杜家的大少爷,你说他要是能拿下号称燕京四大望族之一的苏家的大小姐,他可以少奋斗多少年?”

    “……”

    “得了,你还没有准备她的生日礼物吧?”关山没有再说,随手从身上摸出一个装饰精致的盒子,塞到苏灿的手里,“咱们可不能丢了龙腾的面子,我提前给你准备好了。”

    苏灿不知道关山塞自己手里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此刻一双眼睛只是观察着场上的变化,如果说他心如止水,那是自欺欺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看着那个跳脱的杜伟,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子怒火。

    终于,侍者来到了苏山的面前,而苏山脸色微沉,双眼并没有去看侍者手中托盘上的那条钻石项链,语气清冷:“对不起,杜先生,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接受。”

    听到苏山的拒绝,杜伟脸色也是有些难堪,焦急的解释道:“苏山,你未嫁,我未娶,你难道就不能考虑一下……”

    “好了。”苏山很不客气的打断了杜伟接下来的话,语气更是冷了不少,“杜先生,我已经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接着,苏山眼神落在了面前那个小心翼翼的端着托盘的侍者身上:“从今天起,你被辞退了!”

    侍者表情一僵,接着脸色瞬间灰败,原先因为拿了一千块钱消费而兴奋的心一点点的冰冷若死灰……

    苏山没有再去看这样一个人,一个员工如果分不清是谁给他发工资,那么这样的员工也没有留下的必要。

    “喜欢的人?”杜伟没有时间去理会一个侍者的死活,一双眼睛就冷冰冰的投向了宴会厅角落里苏灿的位置,“你不会说的那个喜欢的人就是那个小子吧。”

    于是,宴会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苏灿的身上,一个个脸上都闪动着兴奋的色彩,生日宴会对他们这些人而言并不稀奇,不过这么精彩的表白戏码可是不常见,而且此刻貌似还出现了‘第三者’。

    苏灿愕然,这火怎么突然烧到了自己头上?

    看着那个杜伟一脸怨恨的表情,好像自己给他戴了绿帽子似的,苏灿就忍不住摸鼻子,心想还好自己身边还站着关山,说不定这个姓杜的指的是关山来着。

    不过苏灿瞄一眼身边,表情就是一僵,因为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关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宴会厅看好戏的宾客中的一员,远远的看着自己,笑的一脸贱入样。

    苏灿忍不住想要骂娘,这以后还能不能再愉快的玩耍了?

    而这时,杜伟面目扭曲,一双眼睛好似能把苏灿给吃了:“他凭什么?他一个公司的小保安,凭什么值得你喜欢?一个月三千块钱,还不够给你买一支唇膏的钱,他可以给你什么!”

    苏山没有皱起:“杜先生,如果你再无理取闹,我只能先请你离开了。”

    “苏山,你不能这样对我。”杜伟跳着脚,此刻再也没有先前那副弹棉花……咳咳,弹吉他的潇洒,“我给你精心准备了生日礼物,那他呢?他又给你准备了什么?又能给你准备什么?”

    “……”苏灿脸上的苦笑就忍不住一点点的僵硬下来,自己就站在这里,貌似没有惹着你吧,你丫的跟一个疯狗似的,见人就咬?

    苏灿在考虑,等一下宴会结束了,是不是该找个小烟巷把这个混蛋套麻袋狠k一顿,回头让这家伙去弹花店里弹棉花,不过此刻宴会厅无数双眼睛都是带着探究的盯着自己,让苏灿也是头皮发麻,一双眼睛已经偷偷示意着苏山给自己解围。

    只是让苏灿郁闷的是,作为当事人的苏山,一双大大的眼睛同样带着探究的看着自己,嘴上无声,可是那双眼睛却好似在质问自己:“对呀,我的礼物呢?”

    “他一个看大门的小保安,恐怕穷的连吉他都没摸过的穷鬼,又能给你准备什么?”杜伟忍不住扯着嘴角冷笑,双眼鄙夷的盯着苏灿。

    苏灿有些无语,自己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揉捏过?

    苏灿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抬起腿,一步一步的向着音乐台走去。

    看着这一幕,宴会厅所有人都好似被戳中了g点一般,兴奋的双眼冒光,这是要打起来了吗?

    “怎么?被我说的哑口无言,就准备动手了?”杜伟将吉他护在身前,一双眼睛挑衅的盯着向自己走来的那个家伙。

    苏灿只是轻轻的瞟一眼,身子却是跟杜伟一错而过,抬腿走向的却是台上一角的那架钢琴的位置。

    杜伟表情一愣,看着苏灿已经坐在钢琴旁,脸色也是难看了下来……

    悠扬轻灵的钢琴声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响起,在整个宴会厅回荡,那空灵的声音好似能洗涤着人们繁杂的身心,让所有人忍不住支起了耳朵,露出了聆听之色……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嘶哑低沉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将这首“夜空中最亮的星”用钢琴别样却超完美的演绎。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钢琴前的苏灿身上,这个被人讥讽为一个小保安的男子,此刻眼睛微闭,双手却如同精灵一般在洁白的琴键上跳动,即便是那些钢琴大师也不过如此吧?

    而那优美的绚丽,充满深情的歌声,让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一个激灵,也让原先极尽嘲讽的杜伟却是呆愣当场,就在先前,他还在嘲讽人家一个穷鬼没摸过吉他,结果人家一首钢琴曲信手捏来,这是活生生的打脸……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烟夜里,

    ……”

    本書于看書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