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你不就是那个……
    ,!

    “杜少认识他?”杜伟身边的女人很懂得察言观色,看着杜伟的眼神不善,再看看那边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一双大眼睛骨碌一转,脸上带着一抹讨好之色,“要不要我去给你出出气?”

    杜伟一愣,扭头看着一旁跟个狐狸精似的女人,心中却是一动,接着嘴角也是勾起一抹弧度:“你能行?”

    “嗨,杜少,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种事儿,我在行,也不看看我是什么出身,这个我专业。”香香对着杜伟抛一个媚眼,却是让杜伟心中也是一荡,怪不得那个国土局的那个家伙今天离开宾馆的时候,腿都是软的,这简直就是一个骚狐狸。

    杜伟忍不住伸手恶狠狠的捏一把女人那饱满的屯部:“那行,看你的表演,要是精彩的话,我就把你推荐给大胡子章导。”

    “章导?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拍那个广告短片《有凤来仪》的章金柱大导演嘛?”香香一愣,接着脸上抑制不住的惊喜,满脸雀跃的看着杜伟道。

    “恩,我前几天听说《有凤来仪》已经被佳人服饰以剧本入股的形式授权给章导所在的公司筹拍,现在正在招募演员。”杜伟矜持的瞟一眼女人道,“女一号是没可能了,人家夏雪内定了,不过女二号三号之类的嘛,凭我跟章导的交情,回头给他个几百万的赞助,到时候可以给你搞定。”

    “真的!”香香脸上抑制不住的狂喜,接着一把露出杜伟的脖子,就狠狠的在杜伟的脸上啃了一口,“谢谢杜少。”

    “谢就不用了,想要得到,自然要付出,你懂的。”杜伟笑眯眯的道,一双眼睛瞟着女人v形的领口那深邃的事业线,也是眼热不已。

    “杜少,看我的。”香香此刻可是斗志十足,对着杜伟一个媚眼,接着就扭动着妖娆的水蛇腰,向着苏灿的那张餐桌走去。

    为了自己的女二号,她今天也要豁出去的演好了,这可是她上位的机会,绝对不能搞砸了。

    杜伟很期待这个女人的表演,听说这女人之前出演过动作爱情片一路向东,演的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角色,勾搭男人的本事显然是炉火存青的。

    此刻就看这女人的表演了,如果能够把那姓苏的跟那女人闹掰了,说不定自己还能趁机把那女人搞来暖被窝。

    比起香香这个动作爱情片出来的女人,那个女人可极品多了,要身段有身段,要气质有气质,而且一看就是良家。

    ……

    苏灿看着满桌子菜,都是自己喜欢的口味,可是此刻吃的却如同嚼蜡。

    他脑袋中总回响着先前小满那哭嚎的声音,还有那双求助自己的眼神,可是当时的自己却没有阻止,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小满被聂蔓婷拎走。

    扪心自问,他知道小满是聂蔓婷的孩子时,自己对小满多了一丝莫名的愤恨排斥,可是现在想想,这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一个小屁孩儿而已。

    再说,五年前,是自己做出对不起聂蔓婷的事,人家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又凭什么又有什么资格去指手画脚别人的人生?

    苏灿和木槿静静的吃着饭菜,而就安静的气氛却被清脆的高跟鞋敲地声打破,接着就一阵浓郁的香风飘入鼻端,让苏灿也是本能的皱起鼻子,紧随其后一个夸张的声音飘来:“哇,亲爱的,你怎么在这里……”

    苏灿手上的动作一顿,木然的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餐桌边,双手做捧心状,满脸诧异的看着自己,声音虽然不算大,但是苏灿分明注意到四周的食客的眼神已经落向了自己这边……

    苏灿忍不住皱眉,虽然这女人一张脸被浓重的底妆画的很精致,而且身子穿的很露,胸前一片雪白简直比木槿还夸张,可是自己的审美水平还没有低俗到这种程度。

    不过周围那群食客,特别是男食客,一个个那眼神,简直就跟狗见了翔一般,双眼冒光,看向苏灿的时候,就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再瞅瞅苏灿面前的木槿脸色不善,一个个又化作了幸灾乐祸。

    苏灿也注意到木槿的目光不善,不由瞅着这陌生的女人挠挠头:“这位小姐,咱们认识吗?”

    “死鬼,昨天你还在人家这里快活呢,今天就装作不认识人家。”听着苏灿的话,香香一张脸上就化作了满脸的哀怨,好似没有注意到苏灿对面的木槿一般,一只手指头已经娇滴滴的点向苏灿的脑门,一双大眼睛却好似能够凝出水来,“你忘了,昨天你还夸人家口活儿好呢。”

    远远的,躲在一张餐桌之后,支愣着菜单挡着脸的杜伟看着这一幕,已经忍不住冷笑,这女人果然有一手,瞧着演技,挑拨离间玩的炉火纯青,不过这女人也太浪了。

    而周围那些食客听着女人露出的话语,女的已经俏脸绯红,心中暗骂一句不要脸的骚狐狸,不过男的却是直咽口水,看着这女人胸前那夸张的一对雪白排球,脑袋中忍不住yy着这女人脱光光靠嘴那啥时的画面……

    苏灿愕然,接着心中就是松一口气,如果这女人说一个月前,他或许还有些拿不准,毕竟那时他跟肥波那群货就是脱缰的野马,每晚出入酒吧夜场,号称夜场小王子,说不定某一天眼瞎了,踩着狗屎也是有可能。

    不过要说昨天嘛,天地良心,别说昨天了,自从那日带朱佩佩去酒吧之后,自己这段时间下了班就乖乖的在家里呆着,可真没有出去胡玩,而且木槿完全可以作证。

    此刻苏灿也不担心木槿误会,苏灿乜着眼睛看着这女人表演,眼角余光就注意到这女人来时的方向,一个鬼鬼祟祟的拿着菜单挡脸的家伙,居然是那个姓杜的。

    苏灿心中立马透亮,再次看向一旁依旧满脸哀怨的女人时,脸上立马化作了满脸惊喜状,接着一拍脑门:“嗷,我记起来了,你……你不就是那个小芳洗头房的洗头妹甜中坚嘛。”

    原本正准备来一段苦情戏的香香脸上表情也是忍不住一僵……

    小……小芳洗头房?还洗头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