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两个逗逼的‘春天’!
    ,!

    半个小时后,归家宾馆,苏灿将醉的如同烂泥一般的焦小娇扶到了房门外,准备刷卡开门,就见隔壁同样正在刷卡开门的小刀,乐不可支的咧嘴:“老大,明天见。”

    苏灿很是鄙夷的对着小刀竖起中指,这劣货,看那猴急的样子,好似十几年没沾过腥似的,鄙视!

    苏灿熟练的刷卡开门,插卡通电,而后将焦小娇放倒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看着床榻上的焦小娇一身性感的精神体恤小短裤烟丝袜,玉体横陈,苏灿也是眼冒绿光,相比这女人平日里一身警服的制服诱惑,眼前这种性感小太妹的装扮更加撩人。

    苏灿咽咽口水,舔着舌头,色眯眯的伸出手爪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着那胸前抓去,结果还没按上那柔软的大馒头,裤兜里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差点儿没把苏灿给吓尿了。

    飞快的收回手,瞅一眼依旧睡的呼呼响的焦小娇,苏灿松一口气,而后非常不爽的摸出手机,一看居然是隔壁小刀打来的电话……

    “你特么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苏灿老大不爽的压低声音,磨着老槽牙道。

    “咳咳,老大啊,人被我放床子上了,接下来该咋整啊。”

    “我去……”苏灿差点儿被晕死过去,“你特么的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你丫的不是号称妇女之友,扒女人衣服比扒自己衣服还利索吗。”

    小刀不由哭着一张脸,弱弱的道:“以前都是女人扒我衣服,要么就是老子还没脱光,她丫的就光溜溜的扑上来了,我啥时候主动扒过女人的衣服,我这不是紧张吗……”

    “滚犊子。”

    苏灿没好气的挂掉了电话,接着一双眼睛瞄向焦小娇的时候,又是开始冒邪光……恩,接下来第一步要干啥来着……

    对了,先脱鞋……

    苏灿吞咽着口水,小心翼翼的脱下对方那双镶着水钻的高跟鞋,看着那烟丝袜包裹的腿型,简直完美,虽然这女人刑警出身,不过小腿儿上绝对没有碍眼的棱角分明的肌肉,入手弹性十足。

    苏灿正在细细品味,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看着来电显示,苏灿差点儿没骂娘……

    “老大,刚脱了鞋,现在该咋整!”

    苏灿额头青筋直冒:“尼玛,脱了裤头直接上!”

    “咳咳,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好啊,人家万一不同意咋整?”

    “滚你大爷。”苏灿咬牙切齿的就差去隔壁把这个小刀打出翔来了,你大爷的当了表子居然还想特么的立牌坊。

    苏灿直接挂了电话,而后干脆关机,**一刻值千金,绝对不能让这**荒废了自己的夜晚时光。

    恩……刚才到哪一步了?对了,脱鞋了……那么现在应该脱小短裤了……

    苏灿活动着十个指头,而后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子,解开焦小娇的腰带,再解开纽扣,而后是拉拉链……

    “叮铃铃!”

    床头的座机电话刺耳的铃声突兀的响起……

    “……”

    苏灿感觉浑身都在哆嗦,一把夺过床头柜座机话筒:“给你十秒钟时间,如果说不完,老子把你中腿打折!”

    “裤子脱完了,下一步咋整!”

    “哎哟我去,你大爷的跟老子装清纯是吧。”苏灿呲牙咧嘴,“裤头脱完,你丫上啊。”

    “不是,她的裤子还没脱……”

    “那你刚才脱谁的裤头。”

    “我自己的。”

    “哎哟我去!”

    苏灿感觉自己脑门儿疼,直接扣了电话,而后连电话线也拔掉,让你丫的打扰老子办正事儿。

    苏灿继续吧注意力集中在了焦小娇身上,接着吞咽着口水,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开始拉拉链,不过就在这时,啪的一声,一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就看着焦小娇瞪大着眼睛:“你干啥?”

    “咳咳……我看你这样穿着衣服睡觉不舒服,帮你脱……脱一些……”苏灿额头已经冒汗,飞快的收回手,转身就准备开溜……

    “尼玛,老娘这还没醉透呢,你小子就想睡老娘。”不愧是刑警出身的,即便是醉酒了,动作都无比利落,嗷的一声就从床里串起来,苏灿还没抬腿跑,就被焦小娇一把抓住头发,压倒在了床上……

    “嗷,姐妹儿,哥真的是怕你睡觉不舒坦。”

    “老娘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焦小娇咬牙切齿,掰着苏灿的脸,就是一整套的第八套广播体操,外加升级版九阴白骨爪的狠挠……

    苏灿嗷嗷惨叫着从床上爬起来,头也不敢回的撒脚丫子就开溜,尼玛啊,这女人也太彪悍了。

    逃出房间,苏灿才感觉逃出生天了,摸摸脸,接着就忍不住呲牙咧嘴,赶紧从身上摸出手机,对着屏幕一阵乱拍。

    哎哟,我类个去,脸上好几道血槽子,还有脖子,胸前……尼玛啊,这女人属猫的吧,挠死自己了,可怜自己的帅气脸蛋,都快走形了……

    “被挠了?”一个幽幽的声音突兀的飘入耳中,苏灿扭头看着凑上来的脸,“哎哟,我的妈呀,你丫恐怖片剧组跑出来的吧!”

    看着小刀那张脸,苏灿一下子平衡了,这脸被挠的,还有这身上,不仅仅是毁容,简直是毁身了,腰间只揣着一条浴巾,脚丫子连鞋都没有传出来,一看就老惨了。

    此刻,小刀正满脸伤心的点这样,一双眼睛瞅着苏灿:“老大,到哪一步了?”

    “咳咳,裤子脱到一半……”同是天涯沦落人,苏灿蹲在墙角,夺过小刀嘴角的烟,狠狠的吸一口,一脸的惆怅……

    “比我强,老子净脱自己衣服裤子了,结果手刚伸到她裤子上,还没碰到,就被她这一通挠,哎哟我去,这没脸见人了。”

    “……”

    两个倒霉的兄弟躲在墙角正悲春伤秋,走廊尽头突兀的响起一阵脚步声,以及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麻蛋的,问清楚了,就在303和304房……干他老母的,把门砸开,男的三条腿打折,女的带走兄弟们往死里给我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