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悲催的徐进中
    ,!

    她一定是在怪自己当时她被聂蔓婷责怪时没出手相助吧。

    电梯一路平稳上升,直到最后在钱秧秧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停稳,蔓玥径直带着小满先行的离开,之后苏灿才脚步无力的出了电梯,站在电梯口,苏灿点了一支烟,缭绕的烟雾下是一张迷茫的脸……

    抽完一根烟,苏灿收拾了一下烦乱的心情,才抬腿向着钱秧秧的办公室走去,来到钱秧秧办公室外,他就看到徐进中标枪一般挺立在门口的身板。

    徐进中注意到苏灿的时候,脸色明显一变,想要抬手阻拦,不过想起自己上一次的尴尬遭遇,最终直到苏灿进了钱董的办公室,他也没有开口阻止。

    偌大的办公室里,并没有蔓玥和小满的身影,也没有再碰见那个大胸的秘书,只有钱秧秧一个人正舒服的缩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内,一双眼睛专注的盯着办公桌上那超大的电脑屏幕,右手抓鼠标,左手点键盘,看这架势分明是在玩网游。

    苏灿揉揉脸,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而后凑到了办公桌前,奈何钱秧秧玩的太过入迷,眼皮子连抬都没抬:“去给我冲杯咖啡。”

    “……”苏灿张张嘴,不过最后还是乖乖的拿起办公桌上已经空了的被子,转身去泡咖啡,想了想,苏灿也给自己泡了一杯,而后返回到钱秧秧的办公桌前。

    或许是通了一关,钱秧秧抓鼠标的右手终于有了短暂的解放,随手抓起了手边的杯子喝一口,不过紧接着就皱起了眉头:“你泡咖啡怎么不加奶昔……恩?是你……”

    “谁让你进来的!”钱秧秧一抬头就注意到了桌子对面的苏灿,一张脸就挂了下来,没有一点点的好脸色,伸手就抓起办公桌前的内线电话,“门口那个保镖干什么吃的!”

    “……”苏灿表情一僵,赶紧压住对方抓起的话筒,“喂,有点儿过分了啊。”

    “过分?”钱秧秧乜着眼,冷笑的瞟着苏灿。

    “你看啊,我今天这主动过来负荆请罪了,而且还给你泡咖啡,身为公司第一董事,看着你玩游戏都没有说你渎职,而是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你玩完游戏……”

    “我有逼你看吗!”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满脸夸张:“逼……咳咳,我可以看嘛……”

    “滚。”钱秧秧抓着电话筒就咬牙切齿的砸向苏灿,“滚你丫的臭不要脸的。”

    “好吧好吧,开个玩笑。”苏灿手忙脚乱的接住话筒,陪着笑脸绕到钱秧秧的老板椅边,很是体贴的道,“我看你这工作劳累,不是活跃活跃气氛嘛,咱们公司,您现在可是顶梁柱,您要是累垮下了,那咱公司可怎么办。”

    “哼哼。”钱秧秧享受着眯着眼睛,“马屁拍的挺舒服,继续。”

    “哎哟,钱董,这几天没见,董事长胸部见长啊,这是第二次发育了?”

    “……”钱秧秧表情一僵,接着羞恼的一个白眼,“滚,眼珠子再乱瞟,小心把你的狗眼挖出来。”

    不过钱秧秧嘴里虽然说的凶巴巴的,但是心中还很是得意,看样子自己秘书李媛的小偏方还是挺管用的嘛,回头让保姆阿姨多做一些木瓜炖雪蛤。

    “恩,你既然来了,那么我先通知你一声。”钱秧秧享受着眼前这家伙的恭维,眯着眼睛道,“下周不就是国庆了嘛。”

    “咋的了。”

    “陪我去一趟燕京。”钱秧秧支起了身子,脸上也是带上了一丝郑重,“苏山已经帮我联系好了医院,以及国外的专业医生,我想国庆正好送我爸前往燕京。”

    “好。”苏灿收起了嬉笑,微微的点点头道,明珠虽然是国际大都市,但是相比起帝都,主要负责那些达官贵人的医院,医疗设备显然还是要差了那么一些。

    “对了。”钱秧秧拍拍手,接着扭头看向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现在咱们该好好的谈一下咱们两个的正事儿了。”

    看着钱秧秧那明显不善的眼神,苏灿本能的一个哆嗦,双手护胸,眼神戒备的看着眼前这女人:“正事儿?我告诉你啊,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你想哪儿去了。”钱秧秧嘴角一抿,笑眯眯的道,“我的意思是……那天在我卧房里放牛娃的事儿,咱们是不是该谈谈赔偿事宜?”

    “赔偿?”

    “罚你陪我去逛街吧。”钱秧秧眼珠子骨碌一转,手指头敲着桌子道。

    苏灿一听,也是松一口气,原来只是逛街而已嘛,虽然陪这个女人逛街挺痛苦的,但是能让这女人不追究那天放牛娃恶整她的那件事,自己也就忍了。

    苏灿微微的点点头,端着咖啡优雅的品着:“好吧。”

    “顺便带我去五十块钱能买爱神之泪的地摊,我去买一打……”

    “咳咳……”原本松一口气的苏灿差点儿没被咖啡给呛死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这边还有工作,还要去巡逻地下停车库。”

    见苏灿开溜,钱秧秧直接彪了,扯着嗓门叫道:“姓苏的,你给姑奶奶站住。”

    于是,苏灿的脚步更加的加快了几分,飞快的打开办公室房门,眼角余光注意到钱秧秧已经抓起桌上的笔筒,赶紧飞快的一闪身,顺手关门……

    “哐!”

    听着紧闭的房门上传来巨响,苏灿松一口气,注意到一旁不善的眼神,苏灿一个白眼,不爽的瞟一眼徐进中:“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来大姨妈!”

    “……”徐进中无语,看着苏灿抬腿就走,正好奇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就见原本紧闭的房门打开,钱秧秧满脸凶悍的瞪着自己:“你是怎么看门的,老娘没告诉过你,姓苏的跟狗不能入内吗!”

    “呃……钱董……你……你没说过呀……”徐进中快晕了,她什么时候还有这个命令?要是有的话,刚才自己铁定就不让那个家伙进门了,本来上次的事情,他就满肚子憋屈没处发火呢。

    “居然还敢顶嘴!这个月的奖金别想要了。”

    “……”徐进中傻眼了……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满意我的处罚?对我有意见?好……这个月的工资减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