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东北混子强哥?
    ,!

    苏灿没有追下去,而是站住了脚步,一双眼睛微眯着看向那辆滑稽的三轮电瓶车。

    嘎吱……

    纤薄的车门摇摆着,发出清脆的吱呀声,接着,一身烟衣的男子出现在苏灿的眼前。

    男人不高,也就一米六出头的样子,当然,这不是吸引苏灿目光的地方,真正吸引苏灿目光的是对方手中那柄带着诡异弧度的武士刀……

    东洋岛国人?

    苏灿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而此刻的肖飞如同找到了救兵一般,哆嗦着躲到了对方的身后:“井上先生,就是这个家伙,给我砍死这个家伙,说好的,三十万!”

    被称之为井上先生的男子嘴角划起一抹弧度,一双眼睛森冷的瞄向苏灿,接着脚步一顿地面,整个身子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向着苏灿窜出,几乎同时,手指一弹带鞘的武士刀,蟒皮刀鞘呲的一声破空声中,凌厉的向着苏灿冲来,同时手中的武士刀也露出了金属的寒芒,一刀向着苏灿斩落。

    看着呼啸而来的刀鞘,苏灿身子不动,屈指成爪,一把落在刀鞘之上,同时手中的镀锌管迎向对方斜劈落下的刀锋之上……

    嗤!

    镀锌管应声而断,切口平滑如镜,而对方凌厉的一刀终于还是一滞,而就是这短暂的停滞,苏灿手中的刀鞘已经快若闪电的迎向对方的刀尖,刺耳的摩擦声中,长刀归鞘。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原先还满脸倨傲的井上脸色也是变了,想要抽回武士刀,而这时手上只是一滑,被武者视若生命的武士刀已经落入对方的手中。

    井上瞪大了眼睛,只见眼前这个支那人一扬手,自己的武士刀激射而出,夺的一声嗡鸣,武士刀锋利的刀芒已经射入路边的砖墙之上,幽兰的刀锋在夜灯之下不住的翁鸣。

    “你……你是什么人。”井上身子连连后退,声音僵硬的道。

    “岛国武士?我正想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倒是主动出来了。”苏灿冷笑着道,接着一个跨步间,身子就好似跨越了空间,出现在这个井上面前,手中的钢管暴力的落向眼前这个家伙的腮帮。

    “你是……”脸色大变的井上声音一顿,接着慌张的止口,而后不去理会墙上的武士刀,身子就转身飞快的向着小巷尽头跑去。

    苏灿眉头一皱,手中半截钢管狠狠的甩向对方的后背……

    “噗!”

    钢管如体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诡异,接着那半截带血的钢管狠狠的钉在了墙壁之上,而那个烟衣人只是短暂的一顿,接着几个闪身,就隐入了烟暗之中……

    岛国忍者?

    苏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从刚才这个岛国人的脸色大变,苏灿可以看出对方分明认出了自己,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很可能就跟自己遭遇的那群岛国武士忍者脱不了干系。

    苏灿一双眼睛已经森森的落在了三轮车旁的肖飞身上……

    肖飞此刻早就吓傻了,自己眼中那个能够空手劈好几个酒瓶的岛国高手,居然被眼前这个家伙打的跟孙子似的,而且……那半截钢管插在墙上,还在往出冒血,那个落荒而逃的岛国人分明受伤了。

    此刻注意到眼前这个家伙冷冰冰的好似要杀人的目光投来,肖飞一个激灵,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以为是软蛋小白脸的家伙:“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我可告诉你,杀……杀人是犯法的。”

    “刚才那个岛国人,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苏灿咧开一个笑脸,语气和善的道。

    可是这表情落入肖飞的眼底,简直比昨晚上那个恶魔还让人瘆的慌,吓的肖飞两条腿都在哆嗦,声音哀嚎着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是……使他们介绍来的。”

    原本都在地上努力装死中的一干混混都是一个哆嗦,接着心中已经在骂娘,小心翼翼的抬起脑袋,注意到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的眼神,直接就是一个激灵:“我……我可告诉你别乱来昂,知道我们跟谁混的不?明珠的强哥,我们东北在明珠立棍的大哥!”

    “强哥?”苏灿眉头微皱。

    “对。”一个小混混看着苏灿如此表情,心中一喜,“知道明珠的那个王三怎么死的不?就是跟我们强哥对着干,结果被我们强哥剁了喂狗了,结果警察最后只捡回去一堆烂肉,靠着dna才检测出事王三儿。”

    王三是怎么死的,苏灿比谁都清楚,只是没想到王三的死,倒是成为了那个什么强哥炫耀的资本,看着地上八个大汉色厉内荏的表情,苏灿冷笑:“也就是说,刚才那个逃走的岛国人,是你们那个强哥的手下?”

    “是……是又怎么样!”

    “没怎么样。”苏灿脸上露出了笑容,又是东北出来的混混,又是岛国的忍者……

    “那……那我们可以走了吧?”几个小混混压低声音,小心翼翼的道。

    “走?”苏灿笑了,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扭头看向肖飞,“老规矩?”

    “……”

    ……

    十分钟后……

    “来……屁屁翘一点点……”

    “双手别捂着,就那点儿小豆丁,简直给华夏人丢脸。”

    “脸也别捂着,多学学程冠吸嘛,别害羞!”

    “大家一起一二三……茄子!”

    “……”

    苏灿举着手里的手机,咔嚓不断,而在苏灿跟前,一群大老爷们儿如同被捅了菊花似的,不胜娇羞的蜷缩在小巷一角,此刻浑身上下已经被扒的一干二净,却要按照眼前这个魔鬼一样的男子的要求,摆出各种羞死人的poss。

    肖飞已经欲哭无泪,尼玛,昨天那个家伙把他们扒光,已经让他红遍整个明珠了,而今晚,悲催的又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扒光了,而且这照片都拍了好几分钟了……

    这照片要是流传出去,他这是要红遍全华夏的节奏啊。

    而相比肖飞的‘经验丰富’,肖飞今晚请来的八个大汉就有点儿怯场,不过在苏灿一棍子‘调教’之下,一个个立马主动配合,只是偶尔目光扫向肖飞的时候,眼底直冒寒光……

    “好了,你们可以滚蛋了。”在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苏灿终于没兴致的收起了手机,乜着眼睛看向一群人道。

    一群备受折磨的小混混如获大赦,准备捡起自己的衣服就溜,不过他们还没动作,眼前这个恶魔一般的家伙森冷的声音就飘了过来:“谁让你们捡衣服的?”

    一群人脸色灰败,果然事情没这么简单,不过他们也学聪明了,既然打不过眼前这个家伙,那就认命的跑吧。

    这晚上街上还有人,那也不要紧,小弟弟就先不捂了,反正也看不见,先把脸捂上才是要紧。

    捂上脸,男人的构造都一样,别人也认不出自个儿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