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妖娆红衣女人
    ,!

    “那是我弟弟。”冈本太郎呼的站起身来,怒目圆睁的道。

    苏云明眼底也是闪过一丝阴郁,声音也是沉了下来:“一切以大局为重,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你好像理解错了我的目的。”冈本太郎声音反而平静了下来,一双三角眼木然的盯着苏云明,“我今天来说这些,不是征求你同意,仅仅是知会你一声而已。”

    “至于……我的弟弟,我自己会救,与你无关。”冈本太郎说完,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

    苏云明眼睛微微的眯起,脸上也是多了一丝怒容:“冈本,我现在以执事的身份命令你,不准轻举妄动,不然你应该知道不听号令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冈本太郎脚步一顿,接着脸上也是露出了讥讽之色:“那么苏执事,你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苏灿,而动用隐藏在明珠的力量,结果却造成我方伤亡惨重,又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你!”苏云明脸色难看,想要阻拦,冈本太郎已经摔门离去。

    苏云明不由愤怒的将办公桌上的咖啡杯摔的粉碎,脸上标志性的儒雅微笑消失全无,只有一股森森暴戾……

    不过紧接着,苏云明脸色一变,一双眼睛锐利的落向办公室一角:“谁!”

    不知何时,那边多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女人,一身火红的长裙,将火爆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美艳的五官带着东方人的特点,却有着西方人的妩媚,性感的双唇涂着嫣红火烈的色彩。

    而看到这个女人的出现,苏云明眼底泛起一丝悸动,那不是爱慕,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执事长。”

    女人涂着猩红指甲油的葱葱玉手,优雅的端起酒柜上的一瓶红酒,红唇微抿,媚眼如丝:“怎么样,一起喝一杯?”

    苏云明微微低着头,避开了女人侵略性的目光,却不敢拒绝对方要求:“不知执事长此行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什么,好像还不需要像你汇报。”女人摇晃着高脚杯中如血的液体,“倒是你,近期的所作所为,上面非常的不满意……”

    “都是鬼面,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

    “任何阻挡脚步的挡路石,都要踏平。”女人霸气的道。

    “我明白,对那个鬼面,我心中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苏云明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森寒,语气森森的道,“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解决那个家伙。”

    “苏家,现在情况怎么样?”女人转移了话题,语气沉重的道。

    苏云明眼睛微微眯起:“燕京那位主很信任我,上次交给我的袭击,我也完成的没有任何马脚,不过苏家这对母子也不是吃素的,跟燕京那位恐怕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好,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将苏家这潭水搅浑。”女人扬起粉白的长颈,一口喝干杯中的红酒,接着媚眼落在了苏云明的脸上,微微的勾勾手指,语气魅惑的道,“说吧,我该怎么样的奖励你?”

    看着女人极尽挑逗,苏云明不敢反抗,乖乖的凑了上前……

    ……

    苏灿接到龙图的来电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虽然那个冈本镇雄被龙图的手下重重看护在明珠郊区的一处普通民宅,平日里不引人注意,可是最终还是被人发现了,就在昨晚,一个烟衣人潜入了进来,如果不是当初龙图将姑婆安排在了那里,有姑婆坐镇,那个岛国人真有可能被救走。

    不过即便如此,昨晚上他的人还是伤亡惨重,这让他心情也是好不起来,这已经无关苏灿交待的任务,而是他龙图的脸被打的啪啪响的问题。

    在明珠的地头上,有人居然公然挑衅龙家,这是他无法忍受的。

    苏灿并没有太多的惊奇,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当时苏山生日宴会上时,自己碰面的那个岛国外交武官冈本太郎,恐怕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对方干的。

    因为除了他这个做哥哥的,苏灿真的想不出明珠还有谁会去就一个无亲无故的岛国人,而从龙图的话中,苏灿倒是对这个冈本太郎有了全新的认识,龙图身边那个姑婆是跟苏灿有过对手的,不敢说她身手怎么样,就以对方一手谈之色变的蛊毒,即便是苏灿心中也有忌惮。

    可是从龙图的口气中,那个家伙居然躲过了姑婆的蛊毒。

    苏灿挂了龙图的电话,正准备电话通知和尚加紧速度的时候,自己的手机铃声又是突兀的响了起来,见电话居然是杜贝贝打来的,苏灿本能的拒接,现在可是上课的时间段,以他对这个丫头的了解,她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肯定没好事。

    不过对方的电话锲而不舍,最终苏灿还是只能无奈的接通,而还没等他开口,电话一端就传来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师父,你怎么现在才接人家的电话呀。”

    听着那声音,苏灿忍不住就是浑身鸡皮疙瘩,一般而言,这丫头只有有求于自己的时候,才会叫自己师父,平日里心情好的时候叫自己苏灿哥哥,心情不好的时候,向来都是直呼大名的。

    见苏灿没有反应,杜贝贝接着道:“师父,我们杜老师想你了。”

    “说吧,这次又是犯了什么事儿了。”苏灿忍不住一个白眼,这丫头,编谎话都不打草稿,林芷晴就算是再想见自己,也不会拿着自己的学生当幌子的。

    “也没什么事儿。”

    “又拍你们班女同学的果照了?”苏灿挤挤眼睛,流着口水道。

    “怎么可能。”杜贝贝咋呼的叫屈道,接着委屈巴巴的语气,“我也就是往男生厕所放了一千响的大地红炮仗……”

    “咳咳……”

    “谁让那个小子甩了我闺蜜的,我这个当大姐大的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就趁着那小子去学校旱厕蹲坑的时候,往坑里丢了一窜鞭炮,哈哈,你是没见那场面,那小子光着屁股,浑身粑粑的出来时的场面……哎哟喂……”

    苏灿嘴角已经忍不住直抽抽了,他觉得自己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那也算是独一份儿的刺头了,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往旱厕里丢鞭炮这种损招?苏灿都能想到那倒霉孩子光着屁股被蹦的满菊花粑粑的凄惨下场……

    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现在的小屁孩真会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