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组织的力量
    ,!

    冈本太郎眼底终于发现出了一丝慌乱,他对华夏古代的残酷刑具有过研究,知道这种弯刀是凌迟专用的刀具,华夏这个号称五千年的文明史,在冈本太郎看来,就是一个五千年的酷刑史。

    各种稀奇古怪的刑具刑罚,不知道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而其中,凌迟绝对可以在这五千年李留下光辉的一笔。

    这种酷刑出现在五代时期,相传这种刑罚,一共要在罪犯的身上割三千六百多刀,而且最为神奇的是,三千六百多刀之后,受刑人还没有死,直到最后一刀,才会毙命。

    就算是涮羊肉片,也没有这么恐怖吧。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狞笑的靠近,冈本太郎终于还是开口了:“我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饶你一命,并且……”苏灿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我可以放过你那个弟弟冈本镇雄。”

    冈本太郎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从猜测出眼前这个家伙是苏灿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弟弟铁定是被眼前这个家伙给拘禁了,他没有太多的愤怒,成王败寇而已,并且,从一开始,是自己的人先去招惹对方。

    “我凭什么相信你会信守承诺?”冈本太郎努力的让自己保持镇定。

    苏灿弹掉手上的烟蒂,漠然的盯着眼前这个家伙:“你现在还有拒绝的资本?”

    冈本太郎脸色一变,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说的没错,自己没有任何拒绝的资本,说了,自己和自己的弟弟或许可能活命,但是不说,自己和自己的弟弟铁定没命。

    而且,今晚他之所以落到这样的下场,恐怕跟那个该死的四眼田鸡脱不了干系,自己又何必替他保守秘密?

    所以,这样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自己该怎么选择,并不难!

    “我说。”冈本太郎丢掉了自己手中的半截断刃,沉声的道。

    “好,我问你答。”苏灿心中也是松一口气,他还真怕眼前这个家伙也是一个死士,会来个宁死不屈之类的,不过很显然,眼前这个身为武士的岛国人根本没有武士悍不畏死的勇气。

    “先说说苏云明。”苏灿又点燃了一根香烟,沉声的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卑鄙的小人。”冈本太郎咬牙切齿的道,“上次梅影山庄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提前预谋的,因为你的存在,阻挡了他任务的步伐,所以他想让你死!”

    “任务?”苏灿眉头也是一皱,“他有什么任务?”

    “毒品!器官!”冈本太郎沉默的道,接着抬头看着苏灿,“能借根烟吗。”

    苏灿很大方的抛出烟和火机,看着对方点燃,而后狠狠的吸一口气,像是平复心中的心悸,而后才沉沉的开口道:“他用明珠道上的那些头头,控制了明珠地下毒品网络,并且借着华夏宽松而庞大的物流行业,将毒品运输网全国各地。”

    “而控制明珠海上的蛇头,通过海上通道,将那些东南亚憧憬着来明珠赚大钱的倒霉蛋源源不断的送到了明珠,而那些人最后都没有逃脱被采摘器官的命运……”

    虽然这一切,苏灿都已经知道,或者隐隐猜测到了,可是从冈本太郎口中亲口说出,他还是难以抑制的涌起一股愤怒的火焰,这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冈本太郎平静的阐述着,夹着烟的手却是止不住的颤抖:“曾经的他不是这样的,当初我跟他在同一个宿舍,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那就是同窗,我们关系很好,之后知道他在华夏国的处境非常不好,是一个高官的私生子,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衣锦还乡,他要报复那个抛弃他们母子的男人,所以他的学习很刻苦,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

    “而那时,我的目标其实只是想毕业之后,在离自己家近的城市里开一家武馆,然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而已。”

    “可是一切都因为一件事情而变了,在他留学的第二年,他通过了我们学校的交流生计划,前往欧洲求学,我们都非常羡慕这个华夏人的运气,要知道他本来就是华夏的留学生,怎么又被交流到了欧洲?”

    “而在一年后,他回来了,虽然依旧还是那副面孔,但是我发现他变了,变的让人猜不透他所想,而且曾经的穷小子,出入开始有豪车,甚至在东京都最豪华的写字楼买下了一整成,成立了公司。”

    “那时的他,或许已经可以算是成功人士,可以衣锦还乡了吧。”冈本太郎呲着嘴笑着,“我羡慕他,不知道他如何在一年的时间里积累如此多的财富。”

    “一次无意中,他醉酒后告诉自己,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加入了一个组织所得到的。”

    “我不知那是什么组织,居然有那样大的能量,用你们华夏人说的,或许就是好奇害死猫吧,就是这丝好奇,让我越陷越深……”

    冈本太郎自嘲的笑笑:“通过他的引荐,我也加入了这个组织,之后才知道,这个世界居然是如此的烟暗,这些人干的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的事情,等我想要退出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已经晚了。”

    “之后我被安排入了岛国的政界,不得不说那个组织的庞大,在我们那个堪称世袭制的政坛,没有背景,恐怕一辈子都只是一个文员,而我却依靠组织的力量,短短几年就成为了一个不算小的官员!”

    “一年前我被组织运作,派遣到了华夏,成为一个外交武官,我当时真的不知道,组织里之后派来的组织小头领,居然是他,而此时的他已经是组织执事,之后干的事情却如此的耸人听闻。”

    “苏云明在组织中是什么地位。”苏灿忍不住好奇的开口道。

    “执事。”冈本太郎沉声的道,“组织中最低级的头目,我一次无意中从苏云明口中得知,执事之上还有执事长,至于执事长之上还有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

    “那组织中一共有多少执事?”

    “不知道。”冈本太郎摇摇头,“就算是苏云明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只有执事长本人才知道吧。”

    苏灿没有想到这个组织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而从冈本太郎的话语中,苏灿有的只有凝重,本以为挖出的苏云明时一条大鱼了,此时才知道,这只是一个小虾米。

    那么,这个组织一共有多少的执事,又有多少的执事长?又有多少像冈本这样听命于组织的存在?

    又或者,在华夏有多少像冈本这样被那个组织掌控的官场之人,又有多少像苏云明这样丧尽天良的人渣?

    “那个组织是不是arf?”一旁的和尚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冈本太郎面皮微微一抽,张嘴想要开口,然而也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只听着砰的一声闷响,眼前冈本太郎的脑袋就如同烂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苏灿也是脸色大变,一双眼睛阴鸷的抬头望向仓库顶,几乎同时,身子一拍身侧的货架,已经凌空而起,随手抓住仓库顶的横梁,一脚已经踹开了仓库顶部的彩钢板,而苏灿的身子已经如同猿猴一般的冲出彩钢板缺口,站在了宽大的仓库顶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