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孩子老婆兄弟……
    ,!

    “为什么。”焦小娇一脸不忿的盯着车上这个自己无比敬重的张局长道。

    车窗在焦小娇愤怒的目光中缓缓的升起,直到最后汽车发动,缓缓的向着仓库外行驶而去……

    焦小娇愤怒的想要冲上去拦住他的车,想要问清楚为什么,却被李彬和王全死死的拦住,两人都是一脸的苦笑:“我的姑奶奶,你可别再上去触霉头了。”

    “你们两个放开我。”焦小娇气急的道,“难道我们做错了!”

    “咳咳,或许张局他心中另有打算了,咱们的行动万一破坏了他的部署呢……”王全咧着嘴干笑着道,“大姐大,停职不过也是暂时的,你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放松放松。”

    “哼。”焦小娇死死的盯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小车,最终不甘的冷冷一哼,一把推开挡住自己的李彬和王全,气呼呼的转身向着自己的摩托走去……

    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而且他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个自己一直都视为偶像的张局了,上次因为自己查毒品和器官,因此以私自行动为由将自己踢到了交警队,而这次,居然将自己停职。

    她真的有一种感觉,今天的发现,就像是让自己抓住了红薯蒂,只要自己再用力一点点,拔出来的将是泥土下面看不见的一连串丰盛的硕果……

    看着焦小娇发动摩托轰鸣阵阵,一旁的李彬和王全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都算是什么操蛋的事儿?

    而也就在这时,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李彬一愣神,接着飞快的从口袋中摸出,看一眼来电显示,注意到大姐大投来的目光,李彬小声的道:“是小章打来的……”

    在大姐大的注视下,李彬接通了电话,不过紧接着脸色大变,直到最后挂掉电话,一张脸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怎么了?”说话的是一旁的王全,看着李彬脸色异样,不由碰碰李彬道。

    “陈勇死了。”李彬咽咽口水,看着同样脸色大变的焦小娇,“从喜来登的25层坠落,死的不能再死了。”

    “是杀人灭口。”焦小娇一下子抓住了这其中最大的可能点,脸色阴沉的道。

    “现在还不确定。”李彬摇摇头,声音愈发的干涩起来,“小章调取了当天酒店的所有监控录像,陈勇独自一人进入酒店,并没有任何人出入……”

    “你说他是自杀?”焦小娇咧嘴笑着,笑容无比的阴鸷,自己还没有找上他,他就自杀了?

    这也太巧了!

    而且,陈勇一死,自己查出来的所有线索又断了,而且幕后真正的烟手,却可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向这个死人,哪怕自己现在怀疑的是这个陈勇任职的那个康德公司,却没有了任何证据。

    “老大,我觉得,张局说的对,这事儿咱们还是真的别参与了。”李彬干涩的笑着道,这个盘子太大了,他们不过是一个分局的小警察,兜不住!

    如果这个陈勇真的是被灭口,那么那些穷凶极恶之辈还怕手下再多几个警察的小命吗?

    焦小娇无比的憋火,愤怒的一拳砸在摩托车上,接着一脚油门到底,轰鸣声中,摩托车飞驰着没入烟暗之中……

    ……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分局局长办公室内,张国胜面目扭曲的一拳狠狠的砸在那张实木的办公桌上,桌子上凌乱的文件都是高高的弹起,最后凌乱的落下。

    “怎样?”一个妖娆的声音在烟暗的一角响起,接着走出来的是一个妖娆的女人,烈焰红唇,挑动着每个人心底最敏感的神经,“对于这种双手染满血腥的人,你们警方不应该将他捉拿归案么?”

    “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那个人。”张国胜眼神阴沉了下来,一双眼睛看向这个女人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欲孽,只有冰冷……

    女人好似没有注意到张国胜那好似要吃人的表情,笑眯眯的道:“你们警方不是最喜欢用‘犯罪嫌疑人’这个词吗?先抓回来,慢慢的审嘛!”

    “不可能。”张国胜额头青筋一根根的跳起,强忍着怒火阴沉的道,“他是我的兄弟,曾经是,现在也是。”

    “现在?”女人笑的,笑的如同一个妖精,胸前高高的隆起如同装了水一般,夸张的弹跳着,“现在你认为他会将你当成兄弟?”

    “这与你何干。”张国胜拳头紧紧的握住,一张脸扭曲着道,“你让我办的事,我已经完成了!”

    “按照你们的要求,毒品和器官的事情我让他们停止往下查,今晚围捕鬼面也按你的要求去做了,现在你该兑现你自己的诺言了。”

    女人一脸狐疑的瞪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好奇的表情:“诺言?什么诺言?唉,这女人一上了年纪,记忆力就开始倒退……”

    “你耍我。”张国胜气急败坏的咆哮,接着一双粗大的手已经一把扣住了女人那纤细的脖子,好似一用力,就能将其拧断。

    “嘻嘻,张大局长,你说是兄弟在你心目中重要,还是你的儿子在你心目中重要?”女人好似没有注意到脖子上那只有力的大手,一张精致的脸上再次笑了,只是那双漂亮的眼睛中,此刻带着浓浓的嘲讽,“你口中的兄弟和儿子老婆,你会选择谁?”

    张国胜僵住了,嘴角忍不住的哆嗦,一双扣在对方脖颈上的手,却是再也收紧不了,最后,他如同一头困兽一般歇斯底里的咆哮:“你不要逼我,不要逼我!”

    “不想你唯一的儿子和你那个老婆死的话。”女人原本的笑脸一点点的冷冽了下来,一双眼睛阴冷的宛若幽幽毒蛇,“按我说的做。”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用我的命换我儿子的命。”张国胜歇斯底里的道,一双手改抓着女人的衣领,一双眼睛之中却带上了哀求的味道。

    “杀你?”女人摇摇头,“你还不能死!”

    “……”张国胜面目狰狞的挣扎着,如同一头困兽一般撕心裂肺的喘息着,许久之后,才抬起那双猩红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如同恶魔一般的女人,声音嘶哑而无力的道,“我要先确定我孩子和老婆的安全!”

    “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