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怒目金刚
    ,!

    苏灿跟和尚分头离开了那处仓库,不过当他回到自己住所所在的小区时,就看到了楼梯下一辆严阵以待的警车,车门开启,几个穿着防弹衣的警查缩在车门之后,只露出几把黝烟的警枪已经对准了自己……

    苏灿眼神微凝,几乎同时,一阵低沉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而后四周烟暗中,钻出一个个举着防暴盾牌的防暴警察一点点的围拢,直到最后所有人将他里外三层的团团围拢。

    苏灿没有动,只是眉头微锁的站在那里,那些神色紧张的防爆警察同样没有动,好似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杀人如麻穷凶极恶之徒。

    四周的楼房里,家家户户在这一刻都是慌张的窗门紧闭,窗户之后,是一双双紧张的眼睛,看着下方烟压压的人头……

    气氛在这一刻无比的胶着,空气都好似凝固了一般,而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阿弥陀佛突兀的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那些紧张的已经开始冒汗的防暴警察。

    视线中,就见一个穿着海青佛装的老和尚从烟暗中一步步的走来……

    所有警察都是一愣,没有想到这大晚上的,居然冒出来一个老和尚,而原本表情漠然的苏灿眼皮也是一跳,眼底闪过一丝讶然,因为眼前这个身着盛装的老和尚,正是在自己家里蹭吃蹭睡的那个老神棍。

    不过平日里,这个老神棍都是穿着不修边幅的黄大褂,从来没见这个家伙这么正式的穿着海青。

    虽然苏灿对佛教并没有什么研究,但是佛教特色的僧衣‘海青’还是懂的。

    这是佛教礼佛时才会穿的盛装,就如同政斧的首长,平日里出访或许穿着西装,可是国内什么大节日的时候,穿的却是中山装一般。

    ”海”,因海洋浩瀚深广,能容万物,自在无碍;”青”,因其色泽青出于蓝,意在鼓励策进修道者,不同凡俗,代代更胜,取名海青。

    而此时,苏灿看着老和尚的眼睛,他虽然那张颇具欺骗性的脸上依旧如同神棍般的慈眉善目,但是那双苍老的眼底,分明透着一抹冷意,嘴里虽然呢喃禅唱着他听不懂的梵音梵语,可是那宽大的海青袖口下,露出的不是锡杖,却是一把锋利的戒刀……

    轰!

    原本死死的对准苏灿的防暴盾牌在这一刻翻转对准了这个奇怪的和尚,盾牌之后,警棍一根根探出,因为他们同样看到了和尚手中的戒刀,在昏黄的路灯下,闪动着凌厉的锋芒!

    “来者止步。”一声沉喝,带着紧张的响起。

    不过老和尚没有停,依旧一步一步的走来,而手中的戒刀却是一点一点的举了起来:“你们谁也别想带他走!”

    那一刻,即便是被所有人围拢在中间的苏灿都是一个哆嗦,他感觉到了一股对他而言绝对不陌生的气息,那是杀气!

    他很难理解,一个天天我佛慈悲吃斋念佛的老和尚,为什么会有这种如同实质一般的杀气?

    苏灿有一种直觉,那把高高举起的戒刀落下的话,眼前那些紧张的举在身前的防暴盾牌根本挡不住,而看着那张从来都是慈眉善目的脸,此刻却化作了怒目金刚。

    “老和尚,住手。”苏灿还是开口了,要不然他真的怕会出人命。

    凌厉劈下的戒刀随着苏灿的声音戛然而止,锋利的刀芒堪堪落在那坚硬的防爆盾上,九灯和尚一双眼睛看向了苏灿,苏灿也第一次正式的盯着那双眼睛,从那双眼中,苏灿看到了一丝执着,还有一丝愧疚……

    苏灿绝对没有看错,那是愧疚,可是苏灿不明白,他到底什么地方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带着愧疚?

    而且,今晚上的老和尚似乎很不正常!

    “保护好杜贝贝,还有……”苏灿看着表情严肃的老和尚,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还有芷晴,就是杜贝贝的老师……”

    接着苏灿看向身边紧张的那些防暴警察,声音低沉的道:“谁是这里负责的,我要跟你们的负责人对话。”

    “我。”说话的是一个面目严肃的男子,一双眼睛冷漠的对着苏灿,“我们警方接到岛国领事馆总领事的电话,领事馆的武官因为查处一件事关岛国公民失踪的案子,结果被人杀害……”

    “然后你们确认是我干的?”苏灿嘴角一扯,露出一抹冷笑道,他倒是小看了那个苏云明,没想到这个家伙下手居然这么快,不过虽然华夏从来都是官本位社会,但是想要抓自己,怎么着也要拿出证据。

    苏灿自认为自己没有留下把柄。

    男子眉头一皱,他很不喜欢自己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目前还没法确认,不过你是第一嫌疑人,我们查处岛国公民失踪的那个晚上,你有出现在附近的监控视频。”

    “所以,你要跟我走一趟。”男子沉声的道,“我们警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苏灿忍不住想笑,他最不爽的就是这些当官的,玩阴的就玩阴的,还在那里装什么装?

    一群当了表子还立牌坊的家伙。

    不过此刻他也不能抗拒,要不然就是给了对方更好对付自己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就跟五年前那一次一样,自己等人被扣上叛国罪的时候百嘴莫辩。

    苏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我跟你走。”

    他不怕姓苏的对付自己,而怕那个家伙对准自己身边的人,而此刻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下去了,他倒是要看看那个姓苏的能玩出什么样的花招来。

    “他也要跟我们走。”不过苏灿话语刚落,那个男子一双眼睛却盯向了老和尚。

    苏灿脸色一僵,接着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这个表情严肃的男子脸上:“为什么。”

    “因为他涉嫌袭警。”男子冷声的道,但是苏灿分明看到对方眼底闪过的一抹讥讽,“这个理由够不够?”

    苏灿怒极而笑,这个家伙是以为吃定了自己了么!

    苏灿脸上冰冷了下来:“这跟我无关,能不能带他走,看你自己的本事。”

    “好。”男子冷冷一笑,接着一把摸出了手枪,对准了老和尚,“我想看看是我的枪快,还是老和尚你的刀快!”

    “哼!”始终站在队伍之前的九灯和尚冷冷一哼,然后一扬手中的刀,刀芒一闪而逝。

    那一刻,苏灿瞳孔也是微微一缩,接着,就看到男子手中那黝烟的手枪一分为二,切口锋利平滑……

    男子那张满是正气的脸色表情终是一僵,而九灯老和尚却是缓缓的收起了戒刀,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男子:“看来还是老衲的刀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