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释放
    ,!

    市委大院,

    这处明珠的权利中枢,此刻高大巍峨的办公大楼第七层市委书记办公室内,杨振华再次扣掉了一个内线电话,一张略显臃肿的脸上面无表情。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第十个电话了,这些电话中,有明珠的,有邻省的,有燕京的,甚至还有军中的要员……

    杨振华指头轻轻的敲击着办公桌桌面,满头烟白相间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威严的大背头,额头法令纹更显威严:“知道刚才电话是谁打来的嘛?”

    一侧,恭敬站立着的陆羽没有说话,跟了自家老板这么多年,他心里明白,老板不是让自己猜,该他知道的,老板自然会说,不该他知道的,他多嘴反而惹人厌烦。

    “是苏国伟。”杨振华眼皮微微的一跳,“燕京苏家的老二,目前也是苏省排行第三的常委,明年的人大会会之后,很可能会上一步,主管苏省经济大权。”

    “你知道他刚才打电话是为了什么吗?是为了给那个苏灿求情。”虽然同为一方要员,但是杨振华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因为这其中不仅仅是一个苏国伟,这其中还有很多不同身份的人。

    真正让他忌惮以及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接到了军部二号首长的直接电联,询问案件的进展,他不知道那个苏灿跟军部又扯上了什么关系,但是从那位的语气中,他能够感受得到浓浓的告诫意味。

    “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杨振华沉默了些许,抬头看着陆羽道。

    “如果不是焦书记掺和进来,事情早就处理好了。”陆羽一想到焦云龙,就一肚子的憋火,此刻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的老板道。

    “看来这个苏灿还是很不简单嘛,不是想关就可以关住的。”杨振华声音低沉的道。

    “那……老板,咱们该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既然没有关键证据,时间到了,自然放人了。”杨振华揉揉眉头,而后靠着那张柔软的老板椅道。

    陆羽一脸的不解,既然把那个家伙抓回来了,为什么又这样放了?他有些搞不明白,不过自家老板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虽然心中疑惑,但是也没有开口去问。

    ……

    明珠九月的阳光,没有了夏日的毒辣,懒洋洋的光芒洒落在修剪整齐的翠绿草皮上,同样落在那张舒适的摇椅上那个懒洋洋的身躯上,让这整个下午悠闲时间都充满着一种慵懒的味道……

    不过很快,这是悠闲就被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摇椅旁,岳茹看着来电显示,接着小声的对着摇椅上的人儿道:“小姐,是二爷的电话。”

    “恩。”苏山终于睁开了微闭的眉目,伸出纤细洁白的玉手,接过岳茹手中的电话,随手接通,还没有开口,电话中就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小丫头,你要求的事情,二舅我可是已经帮你打过招呼了,至于有没有效果,那我就不敢保证了,不过我听说,这打电话的可不止我一个”

    “小丫头,你可真够强势的,要知道老杨怎么说也是明珠的一把手,一方封疆大吏,你居然给他施压……”

    “还有其他人?”苏山眉头微微皱起,接着微微的摇摇头,“我只给您打了电话。”

    电话中的男子声音也是一凝,接着声音之中也是透着一股子惊奇:“得,看来这个小子还真不是一个普通人。”

    紧接着男子话锋一转,忍不住打趣着道:“不过能够让我们苏家的大小姐看上眼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二舅,你胡说什么呢。”原先慵懒的倒在摇椅上的苏山,此刻脸上也是忍不住多了一抹娇憨,气呼呼的道。

    接着目光注意到一旁的秘书举着一个ipad,正满脸震惊的表情,苏山心头也是一动,接着打断电话里二舅的碎碎念,找个借口挂掉了电话,才看着一旁依旧没有回过神来的岳茹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啊……”岳茹回过神来,接着难以置信的将ipad送到了苏山的面前,“小姐,你上次让我办的那件事情,今天医院里出结果了……两人dna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原本一直懒在摇椅里的苏山看着ipad里面的那一列列数据,一双美目也是越瞪越大,接着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一脸的难以置信。

    ……

    整整四十八个小时,狭窄的审讯室内只有苏灿一个人,这两天里,自那个陆秘书离开之后,那两个要审讯自己的那个姚翔也带着负责记录的女警员离去。

    之后所有人都好似忘记了自己一般,他在那张狭窄的审讯椅上被整整锁了两天,其间没有一个人进来,同样更谈不上吃喝拉撒。

    直到四十八小时满,审讯室紧闭的房门终于还是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警察,沉默的打开铁栅栏,而后给苏灿打开手脚铐,翻起审讯椅隔板,沉声的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苏灿活动着手脚,忍不住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面无表情的警察道:“怎么了?不需要再配合你们警方审讯了?”

    “我们有需要,会让你回来配合的。”警员脸色微微一烟,这次的事情,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打脸,他们警队动用整个分局的重要经历,去将这个家伙抓了回来,结果在局里待了两天,屁都没问出来,又要将人家送出去。

    他真不明白上面搞的什么名堂。

    苏灿也是一时搞不明白,那些家伙难道是在耍自己玩儿呢?

    那个给自己编故事的陆秘书呢?陆秘书背后的那个人呢?还有抓自己来的张国胜呢?

    这些家伙不给自己扣个把牢底坐穿的罪名,就把自己关了两天就放了?

    苏灿扭头看着一旁的警员:“我说……你们不会把我放了之后,来一个越狱潜逃之类的戏码,然后全城追捕吧?”

    警员忍不住老脸一烟,而此时,走出审讯室房门的苏灿,眼角余光却是注意到不远处走廊口一个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不由停住了脚步,眼睛微微的眯起,扭头看着一旁的警员:“对了,那个姓姚的警官呢?”

    “弄啥?”

    “回头麻烦你告诉他,今天这事儿没完。”苏灿笑的人畜无害的道,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理由,居然敢把小爷晾在审讯椅上保持坐姿整整两天,而且滴水未进,此仇不报非君子,回头自己找机会,一定要把这个家伙饿上十天八天的,才能够一解心头之恨。

    警员神情一愣,满是错愕的看着身边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居然在警局赤果果的威胁身为警察的姚翔?

    苏灿没有再理会这个小警员,转身出了分局大楼,看着屋外同样是漆烟如墨的夜色,一阵清风吹过,空气中似乎带着潮湿的气息,一场夜雨似乎马上就要降临。

    苏灿没有急着离开,一双眼睛锐利的看向身后的大楼,一处灯光通透的窗户,看到那里一个身影一闪而逝,苏灿嘴角也是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而一双锐利的眼睛眼底深处,透着一抹难以压抑的失望……

    本書于看書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