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暗藏杀机!
    ,!

    即便是面具男,也是短暂的失神,紧接着却是桀桀而笑:“对,只要你能挡得下我十一枪,我就放过这个孩子。”

    “好,这十一枪我接下了。”苏灿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将半个身子都藏在小满之后的面具男道。

    他没有别的选择,其实他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家伙会因为自己挡下这十一枪,而放过小满,但是他答应下来,最起码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挡下对方剩余的十一枚子弹,对方手中的枪没有了子弹,对小满的危险也将降到最低。

    “不……不要……”

    此刻的聂蔓婷泪都要流干了,看向苏灿,再看看被绑在管道上的生死不知的小满,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一边是自己的挚爱,而一边却是自己血脉的延续,两人都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代替他们承受这一切……

    砰……

    刺耳沉闷的枪声响起,凌厉的子弹撕裂空气而来,对于此刻的苏灿而言,他完全可以躲开子弹,但是他没有动,双目平静的注视着激射而来的子弹,直到子弹毫无阻隔的落在胸前,那一瞬间,钻心的巨痛从胸口传来,强大的冲力之下,苏灿的身子踉跄后退,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身上廉价的t恤……

    砰砰砰……

    一声声的枪响在这烟夜下的废弃工厂回荡,每一声枪响,都伴随着苏灿身子的后退,又一次次迎着子弹上前。

    聂蔓婷此刻早已哭红了眼,一旁的蔓玥也是咬牙切齿,那个混蛋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军车旁,十五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远处处理池上那个不屈的身影,看着对方一次次的倒退,又一次次不屈的上前,所有人满腔的热血在这一刻沸腾,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铁血真汉子,他们曾经的军演,不过是过家家的游戏而已。

    十一声枪响,十一枚子弹,没有一颗浪费的全部落在了苏灿的身上,直到枪声停歇,所有人却是都狠狠的松一口气,这炼狱一般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苏灿喘息着,津津冷汗顺着额角滑落,此刻的他整个前胸已经被触目的鲜血染红,可是如果有心人细看,却会发现,那伤口看似触目惊心,却没有一处是身体的要害,而且在子弹极近的枪击之下,居然伤口仅仅在前胸,面对强力的子弹近距离射击,居然没有一处贯穿伤。

    苏灿吃力的抬起猩红的双目,看着那个面具男,一张脸因为失血过多而煞白一片:“十一枪,我挡住了,现在该是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哈哈……承诺……你还真信啊?”面具男歪歪脑袋,接着笑的前仰后合,一双眼睛好似看傻叉似的看着苏灿,而这一幕,让蔓玥等人怒不可及,果然,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卑鄙无耻阴险奸狡的小人,让他们恨不得此刻把这个混蛋生撕了。

    面具男想要看苏灿气急败坏的神情,但是让他不爽的是,眼前这个家伙那张苍白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愤怒的表情,平静的好似一滩死水。

    这让面具男眼底也是涌起一抹怒气,接着一把抬起了手中的手枪,对准的却是那个娇弱的身影:“忘了告诉你,手枪弹夹里还剩最后一枚子弹,现在……让她去死吧!”

    原本平静的苏灿,在这一刻终于还是变色了,这让面具男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透爽,接着狞笑着扣下扳机:“去死吧!”

    “找死!”苏灿气急败坏的向着小满冲去,张开身子一把将小满护在身后,而这一幕惊变却是吓的聂蔓婷眼皮一翻,再次昏死过去。

    想象中的枪声没有响起,却见面具男另一只手中闪动着幽蓝色的军刺,已经阴冷的如同一条伺机而动的蝮蛇般,诡异凌厉的向着自己捅来,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对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身后的小满,而是自己!

    眼看着那军刺上的一抹幽蓝,分明是抹了剧毒,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完全可以躲开,可是他身后近在咫尺就是小满。

    苏灿没法退缩,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要硬挡下这突如其来的一刀,不过就在这时,异变陡生,让他浑身寒毛战栗,紧接着腰间传来钻心的巨痛,让他止不住一声闷哼,眼睛僵硬的落在小腹处,只见那里一道锋芒透体而出……

    苏灿脸色骇然大变,感觉到身后凛冽的寒芒,没有丝毫犹豫,一掌狠狠的拍向身后护着的身子上。

    一声刺耳的尖叫刺破耳膜,那哪里是小满的声音,苏灿狼狈的躲开面具男捅来的军刺,扭头才看到身后那满头乱发下,露出的却是一张跟身形不符的苍老面孔,此刻一双眼睛怨毒的盯着自己,一只手握着一把尺余长的钢钉,钉尖还在滑过鲜红的血迹,另一只手因为受了苏灿凌厉的一掌,此刻软趴趴的垂落,在地面上跌落的是一把同面具男一般无二的幽蓝军刺。

    这哪里是小满,分明是一个侏儒。

    苏灿脸色铁青,原来这才是对方最狠的必杀局,先前那些半路截杀,都是这个该死的家伙放的烟雾弹而已,在此之前,谁能够想到居然会有一个侏儒冒充小满?

    而更让苏灿担心的是,这个‘小满’是侏儒装扮的,那真正的小满此刻在哪里?

    侏儒此刻一张沧桑的脸上满是阴毒,娇小的身子挣脱绳索,悍不畏死的向着苏灿冲来,手中足有一尺余长的纤细钉芒再次向着自己捅来,而同时,那个面具男此刻已经封死了苏灿的退路,手中的军刺挥动间,蓝光幽幽……

    苏灿心中无比的憋屈,今天从离开分局之后,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一丝一毫的主动权都没有占着,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夹击自己,苏灿发狠的向着那个侏儒攻去,然而让他脸色煞白的是,腰间的伤口此刻却像是麻木了一般,紧接着半边身子都好似没有了知觉。

    那钉芒有毒!

    处理池上这突然的变故,也惊呆了下方的蔓玥一群人,接着不知道谁嗷的一声嚎,一群人疯了似的向着处理池顶部冲来,他们这伙人同样是被戏耍了,原先因为小满在对方手中,他们害怕投鼠忌器,可是那小满居然是被冒充的,这让蔓玥一群人也是恼羞成怒,恨不得把这两个家伙给活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