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正主现身
    ,!

    苏灿再次踉跄的躲开面具男的军刺,一把抓住了在自己身边上串下跳,趁机偷袭的那个该死的侏儒,他恨透了这个混蛋,拼着再受一钉芒,苏灿有力的胳膊锁住侏儒的脖子,紧接一把直接拧断,可是也因为如此,却再也躲不开身前面具男的军刺,他甚至能够看到面具男面具之下那双阴毒戏虐的眼睛。

    他心头一片冰凉,从五年前那一次失败的任务开始,这五年里,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临死亡如此之近,这次难道真的逃脱不了了吗。

    砰!

    爆裂的巨响再次响起,目光中,远处那高耸的烟囱顶部,再次划出一道炽热的光线,眨眼间近在眼前,苏灿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自己已经挡不住面具男的军刺了,没想到烟暗中那个狙击手居然还不罢休,这是不杀了自己誓不罢休吗?

    苏灿有些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此刻半边身子都好似僵硬石化了一般,再也无力抵抗。

    然而想象中的巨痛没有传来,一声轰鸣,苏灿只感觉脸上一片温热,当睁开眼睛,却见原先还凶狠的面具男,此刻只剩下了半片身子倒在自己脚跟前,入目处尽是一片血红……

    苏灿脑袋瞬间有些短路,这是玩的哪出?

    难道那个狙击手瞄偏了?

    就在苏灿疑惑的当头,远处烟囱处,一道红外射线落在自己身边,三长两短……

    原本紧张的苏灿不由松一口气,这是他们自己人才能懂的暗号,想来是关山带回国内的那些人,很显然,原先那个狙击手被干掉了。

    低头看着面具男一双眼睛惊惧的瞪大,身子在一堆烂血肉中不受控制的哆嗦着,或许他也没有想到,这精心布局的一次必杀,却因为狙击手这个意外,最后功亏一篑吧。

    苏灿僵硬着身子,一把扯住满嘴冒血的面具男,声音无比急切的道:“小满呢,你绑架的那个小丫头,现在在哪里?”

    面具男没有发出声音,他那半个脖子都快被轰碎了,而也在这是,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蔓玥带着一干军人终于还是不管不顾的冲了上来……

    不过一上来,所有人都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惊呆了,不大的处理池上方,到处散落着一堆碎肉,大肠,骨头……

    而此刻的苏灿,整个身子僵硬在那里,脸色却一片死灰。

    蔓玥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慌张的扑到苏灿的身边,扶住摇摇欲坠的苏灿,从来都酷酷的她,舌头都因为紧张而打结:“苏……苏灿,你没事吧。”

    没事?

    苏灿努力的想要咧出一个苦笑,可是整张脸都僵硬了,他不知道这两个该死的家伙往兵器上抹的是什么毒,居然如此的诡异激烈,不过分分钟的功夫,自己半边身子都僵硬的无法动弹,而现在自己就想审问也没有机会了,一个被自己拧断了脖子,另外一个更干脆的被轰成了渣。

    “小满,小满呢。”聂蔓婷慌慌张张的冲了上来,眼神无助的瞟向苏灿,却注意到整个人都成血人的苏灿灰败的脸孔,让她整个人也是摇摇欲坠,接着踉跄的扑了过来,“苏灿,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你可别吓唬我……”

    苏灿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才控制着脸部僵硬的肌肉,努力的咧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只是那丝僵化愈发的恐怖了,苏灿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毒素在向着自己的脑海深处飞速的蔓延……

    苏灿心神打乱,却在此刻,原本漆烟的废弃工厂,一盏盏强射灯亮起,将整个漆烟的工厂映亮的如同白昼。

    这突兀的变故,再次让所有人的心都是一纠,就见远处一个废气的车间顶棚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此刻对方遥遥看向自己这边,阴柔的声音借着夜风,轻轻的飘来:“苏先生,很抱歉再这样简陋的环境里招待你。”

    “苏云明。”苏灿吃力的站起身来,看着这个家伙,一双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都僵硬的快动不了了?”苏云明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笑眯眯的看着苏灿道,“这是这种毒素的正常反应,恩,我把这种毒叫做美杜莎之眼,中毒者如同被传说中的美杜莎女王石化之眼看过一般,身体会一点点的僵硬,如同石头一般,之后整个脑袋都会僵硬,最后心脏也开始僵硬,到时候就会死……”

    苏灿脸色铁青,因为苏云明说的没错,他感觉那种诡异的毒素在一点点的侵蚀着他的脑袋,感觉到一旁聂蔓婷瞬间的慌乱,苏灿只是努力的让自己已经僵硬的身子站的更直一些。

    “真的很可惜,你看今晚上真正的节目还没有上演,你居然就要完蛋了,看来还是我高估了你。”苏云明笑着,笑的意气风发,接着伸手拍拍掌,“来啊,把人都给我带上来,让我们的苏先生验验货。”

    随着苏云明话落,几个烟衣人押着三个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而看着那三人,苏灿却是眼眦欲裂,在那四周无数强光灯下,那处厂房顶上被照的纤毫毕现,那三个人正是小满,还有苏山和她的妈妈苏明珠。

    “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愤怒?想要救他们,却又无能为力?”苏云明笑着,只是笑声变的尖锐起来,“你不该惹我的,我当时警告过你,可惜你不听,你看,现在变成这样的场面,多不好?”

    “恩,你放心的去吧,你走了之后,我会帮你好好的照顾木槿学妹的……哈哈……”

    怒火在翻腾,如果先前面对那个烟衣人,苏灿还只是想要那个家伙的命的话,面对眼前这个正主,他想将眼前这个姓苏的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你说,我现在是先杀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呢?还是先杀了你个老女人呢?”苏云明笑着,好似再跟苏灿商量一般,“苏先生,要不你给我提一个建议?”

    “你别逼我。”苏灿面目扭曲,双目尽赤,愤怒的火焰如同燎原野火,再也难以熄灭。

    “哈哈,你很生气?有种你来咬我啊!”

    “你找死!”苏灿咬牙切齿,胸口翻腾的怒火,让他恨不得撕了这个该死的混蛋,而也在那冲冠怒气之下,终于,身体似乎被打开了某个枷锁,脑海深处那一动不动的九幅图莫名的一颤,原先开启的三幅图纹诡异的旋转起来……

    原本无助愤怒憋屈的苏灿此刻神情也是一变,紧接着一股无比精纯的气息喷涌而出,好似护主一般,冲着四肢百骸侵蚀的毒素而去。

    只是他一个愣神的空档,原先充斥身体的阴毒毒素,在这股精纯的气息之下,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瞬间被压迫的挤向自己浑身的伤口处,一股股腥臭的烟血溢出,甚至胸前被夹在肌肉中的弹头,在这股精纯的力量之下,也被一枚枚的挤出,带起一抹抹腥臭的烟血,掉落地面叮当作响。

    这诡异的一幕,让原本压抑的气氛也是一凝,苏灿身边的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而这一刻苏灿居然已经可是轻轻的活动僵硬的手脚,他感觉原先那四肢消失的力量再次一点点的积蓄,而且比曾经更加的庞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