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血脉延续
    ,!

    “二选一,很简单的一道选择题,现在她们两个人谁生谁死,就掌握在你的手里。”苏云明一步步的后退,身子藏进了身侧楼梯口拐角,正好避开了远处烟囱之上的狙击手视角,而后抬起枪指指小满和苏明珠,一张脸都因为兴奋而显得有些变态的扭曲,“现在……你可以选择了,选择让谁生,那么另一个人就死,这就是游戏规则,而主动权就在你的手里……”

    “你!”苏灿脸色铁青,心中虽然恨的苏云明这个卑鄙的小人要死,但是此刻面对这个家伙的挑衅,却显得如此的无力,因为此刻的他离的太远了,即便是自己拥有御物的能力和短暂的时间停滞,但是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他离小满和苏明珠的距离,这短暂的时间内,他根本无法保证在这个姓苏的扣下扳机之后短暂的时间里,救下小满和苏明珠两人。

    “快点,我的时间有限,不要让我等的不耐烦了,替你做出选择。”苏云明脸上泛起一丝狰狞,接着举起手枪冷声的道。

    “我……我选……”即便是先前面对面具男的十几枚子弹,都面不改色的他,此刻身子却因为紧张而一个激灵,神色慌张的阻止道。

    苏灿抬起腿,可是两条腿却像是中了先前的石化毒素一般,僵硬的难以挪动,整个脑袋也是一片空白,不过最后苏灿还是死死的咬着牙关,一步一步的向着小满和苏明珠方向走去……

    近一点,再近一点,只要小满和苏明珠距离自己十米之内,就是自己的天下。

    他有信心靠着自己的御物能力和短暂的时间停滞,救下两人,甚至可以借着第二幅图所带来的无形之刃,宰了那个姓苏的……

    “站住!”似看透了苏灿的那点小心思,苏云明冷笑着对着苏灿道,“你别过来,不然我会没有安全感。”

    “你怕了?”

    “对,我怕。”苏云明毫不否认的道。

    “我真的很后悔。”苏灿叹一口气,沉声的道,“我就该提前宰了你,而不是让人调查,掌握证据再动手……其实我知道,那天在钱夫人的书房,遇到的那个烟衣人,就是你吧?”

    “对,是我。”苏云明不否认,“不过很可惜,你没有提前下手,而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其实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苏灿努力的进行谈判,“你放过他们三个,从今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应该明白,哪怕是我牺牲她们中一个,最后你肯定活不了,我保证……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燕京那个妈,也不会有好下场!”

    “晚了,每个人的人生都像是在做选择题,没有那么多多选的机会,对错就只有一次机会,我既然选择了这么做,就没有想过重来。”苏云明眼睛微微的眯起,再次泛起了那虚伪的笑,“还有……忘记告诉你了,虽然我对那个女人从来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如果现在没有算错的话,那个女人已经从燕京离开了,至于她会被我藏到什么地方……恩……你猜……”

    苏灿现在只想把这个家伙拎过来,然后捆在管道上,一片片的涮人肉,太特么的贱了,想想自己小苏哥,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但是人在对方的手里,苏灿此刻就像是被捏住了死穴,任由你武功盖世,也没有施展之地。

    “看样子,你是无法选择了,既然这样,那就由我来替你选择吧。”苏云明一脸快意的笑着,手中的手枪已经瞄准了苏明珠,“那就选她吧。”

    “不……不要。”苏灿紧张的开口道。

    “不要?”苏云明歪着脑袋,掏掏耳朵,笑的幸灾乐祸,“那就是这个小丫头咯。”

    苏灿面目扭曲,看着一旁的小满,苏灿双目通红,她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已,她还有美好的未来,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他张张嘴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要,不要开枪。”开口的不是苏灿,而是苏灿身后吓的瘫倒在地上的聂蔓婷,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扑倒在苏灿面前,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惶恐,“苏灿……不要,你不能这么残忍,你这样做对小满不公平!”

    “二选一,你……你选择小满,那个女人的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聂蔓婷近乎哀求的拉着苏灿的衣袖,“如果……如果小满有个三长两短,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浑浑噩噩中的苏灿一个激灵,僵硬的转动脖子,看着拉着自己苦苦哀求的聂蔓婷:“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懂?你五年前对我做了什么!”聂蔓婷如同发怒的母老虎,站起身来,一把拎着苏灿的衣领,“我告诉你,小满她今年五岁,她姓苏!”

    “你……你说什么。”苏灿感觉脑袋一声轰鸣,接着紧张的一把抓住聂蔓婷的胳膊,一脸难以置信的道。

    “她是你的种,是你的骨肉,不信你可以dna去验证。”聂蔓婷红着眼睛,委屈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这五年,有谁知道她一个单身妈妈既当妈又当爸的艰辛,还要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苏灿回来了,她当初心中又是多么的激动,可是梅影山庄,这个家伙的那些话,却如同一把刀一般,一点点的割着自己五年前没有愈合的伤口上。

    她曾经给过他机会,可是那次幼儿园门口,他太让她失望了,所以当初她甚至生闷气,一辈子的保守这个秘密,可是此刻她做不到了,如果小满有个三长两短,她自己也活不了了,而做出决定的苏灿,恐怕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之中。

    “你……你说的是真的?”听着聂蔓婷的话,苏灿却呆愣当场,接着声音结巴的道。

    “她说的是真的!”平静下来的苏山突然的开口道,“对不起,我私自将你们两人的dna做了比对,她……确实是你的女儿。”

    苏灿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身边的人都会说小丫头跟自己长的像,为什么她们两人会这么投缘,为什么小丫头会非要认自己当爸爸,这或许就是隐藏在身体中血浓于水的亲情吸引吧。

    苏灿一双眼睛满是宠溺的看着小满,这是自己的女儿,这是自己骨肉,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一种幸福夹杂着自豪感油然而生。

    不过紧接着,苏灿一双眼睛凶残的瞪向那个缩在角落里的苏云明。

    此刻他才明白,这个家伙的用心之险恶,简直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愤,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一个是生下自己的女人,无论怎么选择,自己恐怕后半辈子都要活在无法原谅自己的愧疚之中……

    本書于看書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