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苏灿最终的选择
    ,!

    此刻,即便是蔓玥,听到这个消息,都陷入了难以置信的错愕震惊之中,她终于明白,自己这个姐姐为什么在听到苏灿这个名字的时候,会突然从燕京飞到了明珠,甚至把小满也带了过来。

    而当她知道小满跟苏灿接触之后,甚至无数次创造机会让他们两个在一起,她曾经想不明白自己姐姐为什么对苏灿这么放心,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家伙,就是让聂家在燕京抬不起头,让聂家的大小姐未婚生子的家伙。

    找到这个罪魁祸首,她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此刻心中莫名的烦躁?

    苏明珠一双眼睛也是落在了一侧的小满身上,一张脸上满是慈爱的笑意,她努力的让自己不流下泪了,可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啪啪往下落,那一刻,从来都处变不惊的她,声音也因为激动而发颤:“小丫头,我喜欢听你叫我奶奶,你再叫一声,让奶奶听听。”

    苏灿身子微微一僵,但是他没有开口阻止,一双眼睛盯着那个笑着哭的女人,嘴角紧紧的抿着,僵硬而倔强。

    原本拉着苏灿的聂蔓婷一愣,眼神带着狐疑的看着苏明珠,再看看神色僵硬的苏灿,有些不明觉厉。

    “奶奶笑起来真好看。”小满虽然小脸煞白,但还是奶声奶气的道,此刻的她小小的脑袋中还没有明白过来眼前这些大人之间所说的话语中所表达的意思。

    苏明珠喜极而泣,扭头一双眼睛再看着苏灿时,甚至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我真的好没用,我找了他整整二十五年,没有想到他就在我自己的身边,可我还在一次次的伤害他,我真的不配做一个母亲……”

    听着苏明珠的囔囔自语,聂蔓婷瞪大了眼睛,她难以相信眼前这无异于认亲的一幕,这是在拍偶像剧吗?先前自己爆出的秘密,已经够惊人的了,现在父子刚相认,又冒出母子相认的场面?这也太狗血了吧!

    此刻的她也终于回过神来,为什么苏灿先前会那样的纠结,而那个苏云明,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拎出小满和这个燕京有名的贵妇人出来,让苏灿二选一了,这个家伙简直太阴毒了。

    一个是自己的母亲,而一个是自己的女儿,这让他如何选择?

    “孩子,你不用为难!”苏明珠笑着,一双眼睛满紧紧的盯着苏灿,那眼底有爱怜、有依恋不舍、更多的是欣慰,“不过我今天真的很高兴,能够在死的一天,见到你,而且你还这么的优秀,还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苏明珠扭头看着躲在墙角的苏云明:“不用选了,我知道你最主要的目的是解决掉我,孩子是无辜的,放了她。”

    “姓苏的,我聂蔓婷发誓,我一定要宰了你。”聂蔓婷咬牙切齿的道。

    “是吗,那我等着。”苏云明笑着,接着手枪抬起……

    苏灿被吓的脸色骇然大变,身子已经发狂了一般的扑向小满,几乎同时,枪声响起。

    看着枪口对准的方向,苏灿近乎绝望,他对准的是那个女人!

    但是此刻的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就如曾经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关于老妈和老婆一起落水,你该先救谁的问答,当初他的回答是救老婆,因为他没有妈。

    可是,此刻,上天就像是在嘲笑他一般,给他摆下了这个无法选择的难题,老妈和孩子被绑架,自己该先救谁?

    原来这真的没有答案!

    苏灿咬牙,身体内那股气息疯狂的流转,脑海中三幅图瞬间激活,一股无形的场域宛若水波一般扩散,眼底清流徐徐,一股无形之刃凝结,身子毫不犹豫的冲向小满……

    控制小满的两个烟衣人甚至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闷哼着软倒在地,而小满已经落入苏灿的怀中,不过没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身子已经倒转,窜向了一侧已经闭目等死的苏明珠!

    她不能死,她还欠自己一个解释,怎么可以这么死。

    她还没有告诉自己,为什么当年抛弃了自己,而这二十五年里又要来找自己!

    子弹近了,他甚至能够看到子弹旋转中带起的气流,看到注铅的弹头因为高速摩擦而变幻成各种诡异的形状,苏灿眼眦欲裂,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然而也就在此时,身体中所有的气流疯狂旋转的气流好似收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诡异的回转脑海,如同百川归海一般飞速的注入了脑海中第三幅图纹之中。

    第三幅图纹一滞,接着就如同汽车高速旋转的发动机,狂暴的旋转中,几乎一瞬间,苏灿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炸,那一瞬间,诡异的时间停滞再次出现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眨眼之间,但是苏灿的身子已经冲过去,挡在了子弹和苏明珠之间……

    砰!

    沉闷的子弹入体声传入众人的耳中,所有人惊惧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子弹从苏灿的后背钻入。

    苏灿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的虚弱,失去了那股气息的护体,他再也无比抗住那枚子弹,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背后那枚子弹凶残的撕裂自己的肌肉,破坏自己的血管,而后一往直前的冲向前胸,残暴的破体而出,带出一捧妖艳的血红,也带走了自己所有的生机……

    苏灿瞪大了眼睛,接着抱着怀中依旧愣神的小满,一点点无力的软倒在地上。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吧,他不能让自己的血肉因为自己的选择而死,更不能让她而死,因为自己的命都是她给予的。

    既然恨她,那么自己就把自己存了二十五年的命,再还给她吧,那样,自己也就再也不欠她了……

    眼前的视线已经开始涣散,天地旋转的画面中,他只看到聂蔓婷发狂了一般哭嚎的向着自己扑来,看到那个女人因为慌张而苍白绝望的脸,看到躲在角落里那个姓苏的狰狞变态的笑脸,看着蔓玥带着一群人冲来的画面……

    他甚至还看到了烟暗的空中,一个白衣女人白衣飘飘的飘落的身影,女人的衣服真好看,这就是传说中天国的天使吗?

    来迎接自己魂归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