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凤凰涅槃
    ,!

    烟暗中,一个身影由远及近,直到近前,所有人才注意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面色苍老的老和尚。

    对于这个老和尚,对于从苏灿怀中挣脱出来的小满并不陌生,正是那个让自己叫他师公的那个住在苏叔叔家里的老和尚,此刻的他看着几乎成为了血人似的苏灿,一张脸上满是严肃。

    白衣女人依旧在对着苏灿或拍或点,可是不管他如何动作,苏灿的脸色却是越来越灰白,这让她眉头也是一皱,扭头看向了一侧杵着的老和尚:“把药师给你的那枚还魂丹拿出来。”

    老和尚没有犹豫,飞快的从宽大的僧袍下拿出了一个小巧的锦盒,锦盒打开,一瞬间,一股醉人的芳香四散开来。

    周围的围观众人,仅仅只是嗅着那抹芳香,都感觉浑身舒畅,似乎所有的疼痛都消散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落向锦盒里那枚火红如血的丹药,眼底都透着惊异。

    而白衣女人没有丝毫犹豫,只是伸手对着虚空一抓,那和尚手中锦盒里的丹药,就好似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掌控一般,诡异的飘向了女人。

    不过这一幕,已经惊不起众人的震惊了,因为他们刚才就见过更震撼的,这个女人是从天空飘下来的……

    女人一手握着丹药,就要往苏灿的嘴里送,然而就在这时,她却是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咦,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顿。

    因为她惊奇的发现,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苏灿,此刻身体之内似乎有一股无比精纯的力量在飞速的流转,眼神敏锐的她甚至看到他胸前那些触目惊心的枪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鲜红的血液止流,原本微弱的心跳开始再次用力的跳动。

    就连那原本灰败的脸颊,这一刻都多了一丝红润,这简直如同凤凰涅槃一般,在起死回生。

    白衣女人眼神只是出现短暂的诧异,接着似想到了什么,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好奇的抓住了苏灿的胳膊,美目微闭,细细的感应着那股跟她们完全不同的气息。

    老和尚也注意到了苏灿起色的变幻,心中微微的松一口气,注意到一旁一双眼睛直直的落在自己的脸上,他却又是心中暗叹一口气,扭头对着眼睛的主人微微的低头:“阿弥陀佛,苏施主,我们又见面了……二十五年没见,苏施主还是如同当年一般娇颜未减……而我却老了……”

    “是你……真的是你。”苏明珠这一刻脸色煞白,整个身子都软瘫在了苏灿的身边,接着,一双眼睛之中透着刻骨的仇恨,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扑倒老和尚的身前,狠狠的抓住老和尚的衣领,“为什么,为什么当年你要带走我的孩子,你带走我的孩子,为什么又将他遗弃,让他成为了一个孤儿!”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他不放过我们母子,你们有什么,完全可以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孩子。”

    苏明珠此刻就如同是一个失态的泼妇一般,对着老和尚又抓又挠着,哪里还想那个风姿卓越的贵妇人?

    老和尚身子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女人对着自己发泄心中的苦闷,直到最后她无力的停手,伤心的哭泣,才一脸愧疚的道:“当年的事情,不是苏施主想象的那样,他也是被逼无奈,当初我带走孩子,就是他暗中哀求的!”

    “我从你身边带走孩子,是为了保住他,你从来不会想象那群人有多凶狠,他们不想让他存在,我带着他一路从燕京沿着大运河南下,却在明珠还是遭遇了那群人的追杀,无奈之下将他放在了黄浦江边,我甚至冒死给你递了信息!”

    “本想着可以尽快的回来,找到他,可是我当时为了引开那群人,伤的太重了……整整二十年,我在那座深山的老庙里养了十五年的伤,才勉强保住这条老命,之后出山寻找,却发现他已经离开了国内……”

    苏明珠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一双眼睛满是哀伤的看着几乎成为了血人的苏灿,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愧疚和爱意,而也在这是,一声惊呼响起,接着苏明珠脸上的欢喜就化作了难以化开的惊惧,只见那个被人忽视了的苏云明,此刻一只手握着匕首,凶狠的扑向了倒地的苏灿……

    没有人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偷袭,而看着苏云明,始终注视着苏灿的白衣女人俏脸含煞:“找死。”

    不过还没等她动手,又是一声刺耳的枪声,重型狙击步枪子弹将苏云明的身子轰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洞,苏云明残躯狼狈的砸在地上,血水夹杂着碎裂的内脏涌出,但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特别是注意到苏明珠那无比仇恨的眼神,他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

    他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再伤到他的,他也没有想要再捅他一刀,这么做只是为了——求死!

    为了达到他原先的目的,他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怕……而且,就算此时不死,等姓苏的活过来,自己同样没命,恐怕死的要比这痛苦千倍百倍。

    白衣女人瞟一眼远处的烟囱,接着收回视线再次落在苏灿的身上:“他现在暂时没有事了,我先带他去疗伤。”

    说着,她带起了苏灿,身子已经轻飘飘的飘下了房顶,当苏明珠慌张的冲到屋檐,看着下方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紧张的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似想起了什么,苏明珠一双眼睛又看向了怯怯的站在蔓婷身边那个娇小的可人儿,就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一般,不知不觉间,脸上已经泛起了开心的笑。

    这二十五年里,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心,在同一时间,她不但找到了自己失散二十五年的骨肉,而且还多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女。

    不过当她视线落向倒在地上的苏云明时,一股怒气却是止不住的涌起,眼底泛起浓浓的森冷,而那股森冷不是面对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苏云明……

    “丫头,给我电话,我要去问问,他们是不是觉得我苏明珠谁都可以欺负。”苏明珠面目含煞,对着一侧的苏山冷声的开口道,“我不发脾气,真当我是面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