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步步连环
    ,!

    “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乎你们之间的竞争,甚至默许这种内部的良性竞争,但是我默许并不代表你可以无法无天的胡来!”苏俊毅咆哮着道,“苏云修,你太让我失望了。”

    始终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的苏云修,此刻听着老爷子说出这句话,脸色却是微微的发白,飞快的抬起头来看着老爷子,紧张的开口道:“爷爷,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不过他刚一开口,心中就后悔了,果然,只见老爷子看向自己的眼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失望:“没想到你现在居然都学会死不承认了?”

    “好吧,那我就好好的提醒提醒你。”苏俊毅冷声的道,“前段时间,你表妹在明珠被人袭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之后你居然对你姑姑下手,让你姑姑在明珠差点儿没命,好,我又给了你机会……”

    “可是,这一次,你居然敢变本加厉明目张胆的对你姑姑下手……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

    “你还有脸在我面前装不知道?你真的以为我已经老眼昏花道谁都可以蒙骗的地步了?”

    苏云修嘴巴微张,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愕然,接着脸色就微微的沉冷了下来:“爷爷,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给你时间?是不是找时间把责任都推到云明的身上?”苏俊毅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冷冽了,“我从来没有想到,从小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你,居然变得如此的冷血?”

    看着苏云修脸上露出的询问神色,苏俊毅冷哼一声:“你是算准了一个死人永远不会再开口说话了,所以,什么脏水都可以往他身上泼了是吧?”

    “苏云修啊苏云修,虽然我不喜云明那个孩子,但是……他是你的哥哥,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你怎么可以如此的绝情?”

    苏云修的心在此刻一点点的下沉,他感觉今晚的自己,落入到了一个永远无法自拔的深渊之中,此时的他脑袋飞快的旋转,想到了多种可能。

    可能这一切都是自己那个精明的姑姑的手段,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苏云明的手段,可是这个苏云明为了编织这个圈套,居然豁出命去,是他无法想象的。

    不过效果也很明显,苏云明人死为大,而自己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家族里面,谁不知道苏云明时以自己马首是瞻,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有下命令让苏云明对付自己的姑姑,包括上一次的袭击……

    他心中明白,他被自己养着的一条狗给阴了,而且为了阴自己,那个家伙居然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

    仅仅看着自己爷爷的态度,不得不说,他赢了!

    自己如果找不到证据,自己百口莫辩。

    “你走吧,回去好好的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门。”苏俊毅疲惫的挥挥手道。

    苏云修没有再多说,缓缓的退出了内间。

    他知道,此刻自己解释再多,老爷子也不会听得进去,只会对自己愈发的不满。

    他从小在老爷子身边长大,早就摸透了老爷子的脾气,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做错事死不承认,而现在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做错事的那个人。

    苏俊毅注视着苏云修离开了内间,直到听着外间关门声响起,而后苏云修脚步消失,苏俊毅才皱着眉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并不是在想关于苏云修干下的那些混账事情,而是明珠那边传来的消息……

    许久之后,他似下定了决心,他拿起桌前的内线电话,而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当电话接通,这个国家的首脑之一,堪称金字塔最顶端存在的他,语气却带着一股子恭敬的味道:“尧秘书,老爷子这几天有时间吗……”

    ……

    离开了四合院,苏云修脸色阴沉的可怕,在燕京,他被人推崇为智公子,号称算无遗策,他也从来以此自居,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被自己身边那条看似无害的狗给咬了。

    狗咬了自己,自己不可能再咬回来,而且……就算是想咬回来,也没有这个机会了,那个家伙居然死了。

    而且,到现在,他居然还不知道明珠到底发生了什么!

    “给我把那个女人带过来。”苏云修阴鸷着一张脸,“你真的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儿子欠下的债,那就用你那个娘来偿还吧。”

    看着苏云修浑身散发出来的阴冷,寸发男身子忍不住微微一个冷颤,接着还是拨通了电话,不过很快就挂掉了电话,脸色古怪的道:“那边传来的消息,那个女人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没见了踪影。”

    “跑了?一只猴子还想跑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苏云修冷笑着,看来苏云明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也安排好了退路!

    “给我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那个女人。”

    “好吧。”

    “现在先给我查明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云修脸色铁青的道,他不明白从来都不温不火的老爷子,今晚上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火,直觉告诉他,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那个姑姑再次被袭击这么简单。

    “得嘞,保证半个小时后就有消息。”跟在身边的寸发男也不废话,直接准备再打电话,不过也就在这时,烟暗的小巷中,一道强烈的汽车强射灯投过来,让台阶上的苏云修两人止不住眯上了眼睛。

    等两人适应了这刺眼的光线,就见自己的红旗车之后,一辆造型犀利的兰博基尼停稳,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

    下车的年轻人好似刚看到台阶上的苏云修似的,满脸的开心:“哟,这不是大哥嘛,大哥今晚上也来看爷爷呐。”

    “云翳?”苏云修看到下车的这个年轻人,眉头就忍不住微微一皱,眼底隐晦的闪过一丝阴霾。

    “咦,大哥看着气色好似不太好……哟,看我这记性。”苏云翳脸上的嬉笑一收,一脸关心状,“大哥不会是挨了老爷子的训了吧。”

    “……”苏云修没有说话,脸色却是一沉。

    “大哥,也不是我这个做弟弟的说你,这次你真的太过了,姑姑怎么说也是自家人,你怎么可以那么对姑姑呢,姑姑这次非常生气,听说都对着老爷子放下了狠话了。”苏云翳又一脸说教的口气道,不过眼底却是难掩幸灾乐祸,“哎呀,我也不跟你说了,好些天没见老爷子了,我这个当孙子的甚是想念,先去陪陪老爷子,回头有空,咱们再出来聚聚。”

    “好。”苏云修微微的点点头,接着也不听这个家伙在耳边叽歪,这个家伙在这个点出现在这里,不正是想看看自己的笑话,顺便再去爷爷那边吹吹耳边风,所说自己的坏话!

    幼稚!

    苏云修向着自己的红旗走去,而这时身边的寸发男手机铃声响起,寸发男飞快的接通,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等到他挂完电话的时候,脸上却是一脸苦笑起来,这让苏云修心中也是有些不好的预感,不等他开口,寸发男已经无奈的开口:“你那个姑姑真的是生气了……”

    “东电的副总裁王正义被双规,晚上在一个女人家里被纪委的人光着屁股给带走隔离审查了。”

    苏云修这一刻脸色也是微微一白,面对老爷子都没有慌神的他,此刻却是微微的慌了神,因为东电谁不知道,副总王正义是自己安排在东电的一颗棋子,是为自己今后接管东电铺路的先锋,而且他手中还有一些自己见不得光的东西……

    先锋折戟!

    自己那个姑姑,这是要跟自己撕破脸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