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剑侍剑匣……
    ,!

    这里是一处群山环绕,翠竹丛生的所在,一角古香古色的竹屋在茂密的竹林间露出一角,更显意境悠远。

    清风拂过竹屋窗沿,风铃阵阵,让这片竹林更显空灵幽静,而此刻房檐下,苏灿惬意的端坐在一方石凳上,看着眼前如同画中一般的女人动作优雅的泡着功夫茶……

    茶好喝不好喝,苏灿没尝过,不过如此美人泡茶,仅仅是看着都让人心痒难耐,甚至连身上的伤口都不那么疼了。

    从那天醒来,已经整整两天了,这两天的时间里,有美人相伴,胸前那些看似触目惊心的枪伤,除了苏云明那一枪的贯穿伤,其他伤口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唯一可惜的是那天看‘翅膀’并没有如愿,而且被这女人一顿狠锤的差点儿没去见真的天使了。

    “请茶!”一碗通透的茶汤送到苏灿的跟前,女人樱唇亲启,轻声的道。

    “好茶!”苏灿一仰脖子,茶汤入喉,来不及品尝滋味儿,就已经喝干,而一双眼睛落在女人绝世的容颜上,在他接触过的女人中,苏山算得上是绝色了,可是跟眼前这个女人比起来,似乎还少了一点儿什么……恩,一丝脱俗的气质……

    “好在哪里?”女人轻笑着,一双眼睛却干净如水的注视着苏灿。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装作回忆的歪着脑袋:“恩……入口青涩,不过回味却甘味悠长,口齿生香……恩……对了,还不知道师父芳名……”

    苏灿赶紧转移话题,虽然他跟这个女人相识已经几年,而且跟剑侍熟悉的不能再熟了,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平日里看着这个女人一身白衣,而且飘然出尘若仙,他跟关山他们背后都叫这个女人龙女,因为看着这个女人,总会让他们想到金庸笔下的那个出尘的小龙女。

    “你知道的。”女人优雅的端起一杯茶汤,红唇轻抿,轻声的道。

    “我知道的?”苏灿狐疑的歪着脑袋,回忆着跟着女人认识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确定这女人没有跟自己说过姓名。

    “那天在那个群里,我们聊过的……”

    “群里?”苏灿似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见鬼了似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武林仙侠群?”

    “恩!”

    “琉璃……”

    “对。”女人笑意盎然,而苏灿却是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整个人都蔫了,自己说嘛,那天那个女人跟蛇精病似的,说什么过几天就回来,感情就是眼前这位!

    难道说……

    苏灿又想到了一个事情,这个充满神秘,从来都是高来高去的女人,都在那个群里,难道说那个群里不是一群神经病,而真的是一群高人?一群修仙的高人?

    苏灿艰难的咽咽口水,接着就很是眼馋的盯着眼前这位女人,脸上努力的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来:“那个……师父……”

    “我好似说过,本门只收女弟子!”

    “咳咳,师父等我去趟泰国……”

    “去那干嘛?”

    “变性。”

    “……”

    苏灿一脸壮士断腕状,接着又满脸讨好的笑,“不过在此之前,师父能不能先教我那些可以飘来飘去的轻功啥米的,随便赏赐我几个就好,我不贪心!”

    “不可以,我们所有功法只适合女人,我或许可以教你那些红颜知己功法,比如你那个妹妹,筋骨乃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好的一个,即便是剑侍那丫头也有所不如,如果她答应,倒是可以收入门中。”

    苏灿一听,不由老大的不平衡了:“师父,你看看我的筋骨极佳,简直就是万年难遇的练武之奇才……”

    苏灿在那里厚脸皮的吹嘘,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女人居然没反驳的点点头,让厚脸皮的苏灿也是忍不住老脸燥红了,而也在这是,清风拂过,苏灿眼前一花,就多了一个娇小的身影。

    正是许久未见的剑侍,此刻一双眼睛很是轻蔑状的瞟一眼苏灿:“你脸皮的厚度,倒是真的可以称的伤万年难遇。”

    苏灿不由有些讪讪然,不满的白一眼剑侍,不过秉承着好男不跟小丫头斗的原则,苏灿直接无视了剑侍的挑衅,倒是一旁的琉璃抿嘴轻笑,接着一双美目落在剑侍的身上:“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剑侍跪坐在琉璃身旁,从怀中拿出一物,苏灿看了一眼,那东西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当初剑侍交给他的那本无字天书,当初剑侍好像跟自己说叫洛书,想来这丫头是上门从自己卧室取来了。

    自那次洛书染血之后,上面出现的图案,他按照图案修炼,居然发现自己身体内那股古怪的气息变的更加的凝练,而且如臂使指般的熟练,让他隐隐觉得这本书好似就是为自己专门打造一般。

    “你现在能够修炼几幅图?”

    “前三幅。”苏灿看都没有看那本洛书,径直开口道,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没有设防,这个世界上,如果是对自己身体诡异情况最熟悉的,恐怕除了自己,也就只有她了。

    而这本洛书,说来也奇怪,上面的经脉图好似对应着自己脑海中的九幅图,九幅图现在开启了三幅,这本书上自己也只能修炼前三幅图,而后面的图纹却没有什么作用。

    琉璃听着苏灿的解释,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惊咦,翻看着书上显现出来的图纹,在她得到这本书之前,上面是一片空白的,此刻看着上面玄奥的人体脉络图,试着修炼一下书上面的图纹,只是片刻的功夫,她脸色却是微微一白,那一瞬间,她居然感觉自己身体内的真元不受控制的暴动。

    看样子,真的如同自己所猜测那般,这本书跟那个龟壳是相辅相成的。

    琉璃合拢洛书,视线却是落在了一侧剑侍身后那个宽大无比的剑匣之上,而后瞟一眼苏灿:“你试试看!”

    苏灿眼底闪过一丝狐疑,就见剑侍将那个比她身子还高一些的剑匣从身边推到了自己的身边。

    看着这个造型古拙的剑匣,苏灿不知道琉璃让自己试试看是怎么个试法,难道是让自己背起来?还是让自己拆开这个古怪的剑匣?

    而此时的琉璃带着期待的开口道:“试试看,看你能拔出几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