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鸟枪换炮!
    ,!

    苏灿不明白琉璃为什么这么激动,而看着一侧错愕呆愣的剑侍,苏灿心中忍不住一个咯噔,难道……她没有见到自己先前见到的那一幕?

    苏灿忍不住有些弱弱的瞅着琉璃:“刚才我好似进入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空间……在那里,我见到了数之不尽的长剑……我甚至能够听到万剑在悲鸣……然后就有三道光冲向了我……”

    “或许那都是我的错觉吧,想想也有些不可能……”苏灿注意到琉璃和剑侍的眼睛都快直了,语气不由更弱了几分,毕竟先前的那一幕,太过于离奇了,而且他还有些事情没有说……他感觉先前自己所见的那万剑,只是那片无尽剑冢不起眼的一角……

    “真……真的,那个地方居然真的存在……”琉璃松开了苏灿的胳膊,满是震撼的轻声呢喃的道。

    不过紧接着,迷离的眼神就清澈了起来,扭头看向一旁的苏灿和剑侍,脸上的神情变得无比的正式起来:“记住,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只能我们三人知道,不要告诉别人,哪怕是你身边那些红颜也不可以。”

    苏灿不由咧咧嘴,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神经质了,除了她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这一切,自己就算是跟木槿她们说,她们也要信才行,自己说出去,她们估摸着会把自己当神经病不可。

    “恩,你现在试着控制着那三把剑看看。”琉璃又将注意力落在了苏灿身后那静静悬浮着的长剑,饶有兴致的道。

    苏灿一听,也是将原先看到的诡异场景抛之脑后,一双眼睛颇有几分好奇的打量着身后的三把长剑,接着就那么轻松的伸出手……

    就见三把长剑发出一声欢快的嗡鸣,而后华光流转,三剑出现在了苏灿的手前,只要他一伸手就可以随意的握在手中。

    不过苏灿没有伸手,他心中一动,脑海中第一幅御物图纹旋转,一瞬间,苏灿感觉自己和三柄剑合二为一一般,好似这三剑已经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苏灿伸手一指十余米外的一块山石,接着,原先悬浮在自己手跟前的三剑在他们三人惊愕的目光中,发出一声欢快的嗡鸣,化作三道白光消失,而后在三人的注目下,只见竹屋外十来米出那块矗立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山石,居然在一声轰鸣中爆裂。

    断裂口锋利的好似切割机切过一般,而同时那三剑已经回到了苏灿的身前……

    苏灿张大了嘴巴,他不由想到了华夏的一句古谚语,好马配好鞍,鸟枪换炮。

    本来他以为自己的御物之力已经堪称神奇,在每次的危机中,总能给敌人出其不备,不过今天配上这好似量身定做一般的武器,苏灿就感觉鸟枪换炮了一般,而且手指所向,无物不破。

    琉璃和剑侍已经被苏灿这层出不穷的一幕幕给惊讶的有些麻木了,直到许久之后,琉璃才轻声的开口道:“果然,你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什么意思?”苏灿不由眨眨眼睛。

    琉璃俏脸含着一丝笑意,而后在苏灿的目光中,伸起手来,苏灿就见石桌上的茶杯好似受到了一股无形之力掌控一般,缓缓的飘向了琉璃的手中。

    “隔空摄物!”苏灿对于眼前这一幕并不陌生,当初在跟连城吃私房菜的时候,他跟龙图冲突时,龙图身边那个彭先生就说过,之后在跟王跃虎那个废物身边的酒鬼交手的时候,酒鬼也曾惊呼过。

    而且从酒鬼口中,他知道好似只有化神境高手才能拥有隔空摄物的能力。

    从他们见鬼的表情之中,苏灿就能知道这化神境不是谁都能够到达的境界,显然眼前这个女人是化神境的高手,不过苏灿自己心中明白,他根本不是那个劳什子化神境高手,他之所以能够摄物,那是因为自己脑海中的那幅图的原因……

    “你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御物,但是却并不是修炼到了化神境!”

    “所以……你跟我们不是同一类人。”琉璃似看透了苏灿心中的心思,饶有兴趣的道,“确切点说,你跟我们修炼体系不同,修炼的等级也不同,就好似我们跟那些所谓的世俗世界的那些武者不同一样。”

    “我们努力修炼的真元,似乎跟你身体内积蓄的气息并不相同,而剑匣却跟你身体内那股气息一脉相承,所以你才能得到剑匣的认可,而我们却不能。”

    “同样,你可以修炼洛书,而我们,即便是得到落书上的九幅图,却同样无法修炼,这就是体系上的不同……”

    “这就好比不同的手机卡对应着不同的号码一样,你打这个号码,只能接通某个特定的人。”

    苏灿有些迷糊,看着琉璃,眼底还是带着好奇:“你说,人真的可以修炼出你说的那个真元,也就是普通人口中的气功?那股气真的存在?”

    他知道自己身体内那股奇怪的气息,从来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是一个怪异的存在,而此时听琉璃的话,似乎他们也有这股气息的存在,只是体系不同。

    就好比自己修炼的是移动号,而他们修炼的是联通,武者修炼的是电信之类,虽然有些许不同,但是万法殊途同归……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存在?”琉璃反问苏灿道。

    “毕竟这太过匪夷所思了,这东西从来都是被认为是伪科学,是迷信思想……”苏灿虽然身上发生了太多科学难以解释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生在新华夏,长在红旗下,根正苗红的‘接班人’,对于那些旧社会的内功之类玄乎其玄的东西都抱着质疑的态度。

    “这或许就是人的劣根性吧。”琉璃嘴角咧出一丝嘲笑,“很多人在探讨未知事物的时候,往往心态是……这个东西我没有的,那么你也不能有,如果你否认我的观点,那么你就是宣扬迷信,不科学!”

    “可是换一个角度思考一下。”琉璃从身上居然拿出了一个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就好比这个手机,它靠着什么东西去链接他人?为什么靠着一个电话号码,拨出去后就能联系到对方?而且只要你开口说话,却能将你的话显现在万里之遥的另一个人的手机中?”

    “你可以说这是无线电,这是电波,这是不同的频率,这是信号……可是这一切的东西,都是肉眼看不着摸不着,但是它却是真实存在的东西,那为什么说真元,或者你说的内功气功是不存在的呢?”

    苏灿无言以对,不过细细想想确实是如此。

    而一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跟自己一样,虽然修炼体系或许不同,但是都是一群不被世人所探知的怪物时,苏灿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并不孤单!

    同样,苏灿还有很多疑点,不由满是期待的看着琉璃:“那这个剑匣是从哪里来的?还有……这本洛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