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小刀的女人。
    ,!

    “不知道。”看着苏灿满是期待的目光,琉璃苦笑着摇摇头,“从我记事起,剑匣就是我门圣物,没人知道它从何处来,也没人知道它传承多少代,因为数千年的变迁,很多事情已经无人得知了,不过从有限的典籍中,可以知道剑侍却是门中相隔千年以来,第二个可以得到侍奉剑匣资格之人……”

    “可是能够得到剑匣认主的,从门中有记录以来,你是唯一的一个。”琉璃抬头看着苏灿,“当初我查阅门中无数古籍,只隐隐知道这剑匣似乎和传说中的河图洛书有关联,而如今这洛书河图已现,所以我想试试剑匣,看是否如同传说一般,剑匣有灵,只是在等待其主,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

    苏灿一个脑袋两个大,好似在听神话传说一般,可是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离奇一切,却又让他无法反驳。

    苏灿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身侧那个密封的剑匣之上,缓缓的伸出手触摸着冰冷的剑匣表面,却再也没有进入那奇怪的烟暗世界。

    看着身边悬浮的三剑,苏灿心有所动,就见三剑化作三道白芒,没入剑匣之中,这让他眼底也是涌起一丝惊讶,却见那原本古拙的剑匣之上,那原本古朴的纹路之中却是亮起了三道纹路。

    苏灿再次意念一动,纹路流光转动,三柄剑再次出现在苏灿的眼前。

    如此反复,奥秘异常。

    琉璃静静的看着苏灿和剑侍,接着脸上也是恢复了平静:“以后就让剑侍跟着你吧。”

    “师父。”原本还在吃味儿的剑侍,不由可怜巴巴的看向了一侧的琉璃。

    琉璃微笑着摇摇头:“你跟着他总比跟着我强,而且他身边……总要一个扛剑的人……再说,让你和剑匣分离,你也舍不得……”

    剑侍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从她有记忆起,剑匣就一直陪伴着她,如果让她此刻跟剑匣分离,她确实做不到。

    扛剑的人?苏灿眨眨眼睛,接着就煞有其事的连连点头,自己确实需要一个‘扛剑的人’!

    像自己如此风度翩翩,英俊潇洒,以后也算是‘江湖’中人了,总不能面对高手挑战的时候,就扛着一个差不多有自己身子这么高的剑匣子吧?这样岂不是忒没有面子。

    当然,自己身边跟着一个可爱的小萝莉专门给自己扛剑匣,那就符合自己高手的气质了。

    苏灿在考虑,一个扛剑的还不够,回头自己再收四个美女,什么御姐萝莉女王,统统配齐,然后专门给自己扛轿子、撒花呀、摇扇子之类的。

    打架的时候,都不用站起身来,直接摆摆手,剑匣里的长剑就搜搜的往外冲,想想都爽的跟磕了药似的……

    恩!外号都起好了,就叫空虚公子!

    想想就够气派,不过正在想入非非的苏灿就注意到了一旁剑侍几乎要杀人似的目光,赶紧陪着笑脸讪讪而笑,看样子自己计划那一切的前提,就是先把眼前这个小丫头整治服帖了。

    ……

    苏灿身上的伤口恢复的比他想象的要更加的快,短短几天的功夫,他身上的枪伤甚至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虽然醒来那日,他就打电话给明珠的那些女人报了平安,自己完全可以在这个绝对没有pm2.5污染的世外竹林好好的享受一下悠闲时光,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可不是孤家寡人了,自己现在可是当爸爸的人了,苏灿就有些迫不及待。

    一想到那个可爱的小满,苏灿心头就好似抹了蜜一般的甜蜜,所以伤势一好,他在竹屋也是呆不住了,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到明珠。

    本来想要邀请琉璃到自己家里住,不过不出他的意料,琉璃还是婉拒了自己的邀请。

    对于她的拒绝,苏灿并没有意外,像她这种高来高去的高人,如果跟他们这些俗人混在一起,那还叫高人吗?

    当然,苏灿走的时候,剑侍还是千般不愿的跟在了身边,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自己‘扛剑的人’呢。

    仅仅大半日的脚程,苏灿就离开了那处被密林遮挡的山脉,出现在了有人烟的城市才发现这里居然是靠近明珠的苏杭郊外,好不容易的拦下一辆车,苏灿才带着剑侍回到了华夏繁华的魔都——明珠。

    明珠依旧无限繁华,在这座城市,每一个普通人依旧过着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奔波的日子,而那些领导人,依旧为了在民众面前积攒自己的亲民形象而流窜于各大电视台。

    苏云明的死,以及小满和苏明珠的被绑架,虽然仅仅过去了几天,却没有在这座城市溅起一丝的涟漪,那一切就好似从始至终没有发生过一般。

    苏灿考虑了一下,还是将剑侍安排在了钱秧秧的身边,而后先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居所,之后再考虑自己该怎么样面对聂蔓婷母女两!

    回到自己的居所,站在熟悉的走廊里,苏灿却是忍不住深深的吸一口气,只有差点儿死过,才能明白活着的感觉有多么的美好。

    甚至以前觉得自己的住所简直成了收容所,乱七八糟的人都赖在自己家里不走,现在居然对那些家伙甚是想念,怀念那个神棍秃驴,怀念那个大胸的杜贝贝,怀念人渣似的和尚和小刀……

    不过现在这个点,神棍显然应该在外‘化缘’,杜贝贝应该还在学校,和尚和小刀估摸着也在外边鬼混,苏灿缓缓的摸出了自己的钥匙,而后熟练的插入门锁转动打开房门,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完美!

    只是当他推开房门,苏灿表情却是瞬间僵硬在了脸上,一双眼睛完全一副见鬼了似的瞟着客厅方向……

    “我……我靠,老大你进门怎么不敲门。”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只见沙发上,光着屁股的小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蹦跶起来,一把护住了身上一个女人的春光,而后脸红脖子粗,也顾不上自己春光外泄,扭头对着苏灿呲牙,“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苏灿脑袋有些短路,不过还是赶紧退出了房间,还不忘带上了门,只是紧接着就一股子邪火直冒,好你个小刀,居然把女人带回老子的家里来了,可怜自己的那套真皮沙发,自己都没有享受过……

    不过……那女人似乎看着很是面善?

    苏灿眨眨眼睛,虽然小刀的动作迅速,但是苏灿还是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蛋,他确定自己肯定在哪里见过那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