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对不起,现在我后悔了
    ,!

    三人一直聊到晚上,谈天说地,聊了很多,而从崔小菲口中不经意间提起焦小娇,却也让苏灿意外的知道了一些关于焦小娇近况,似乎碰到了些麻烦。

    让他眉头紧锁的是,焦小娇的麻烦似乎还跟明珠那潜藏的毒品与器官走私有关,这让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的幕后烟手苏云明不是已经挂掉了么,怎么毒品和器官走私还没有断绝?

    送走了崔小菲和小刀,苏灿神色也是严肃了起来,本以为苏云明的事件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不过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如果苏云明已死,那么会是谁来接替他呢?

    不过没有时间让苏灿过多的深思,因为就在小刀送崔小菲离开没多久,家里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看着进门的苏明珠和苏山,苏灿本以为自己会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可是看着那女人小心翼翼的神情,他却忽然生气不起来。

    这几天,他在竹屋静下心来,想了很多,他知道,不管自己承不承认,有些事情,自己总是无法逃避……

    苏明珠走进房间,一双眼睛只是直直的盯着苏灿,看着那张略显生硬的脸,那挺拔的依稀有他影子的身材,眼角却止不住泛起一丝水汽。

    二十五年了,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恐怕都找不到自己的孩子,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骨肉早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那次自己意外重伤,他给自己献血救了自己一命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想到的,因为他们身体内流着相同的血脉,可惜自己这个老糊涂了的脑袋,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去查明珠附近的那些孤儿院,却忽略了身边的人,而且还一次次的伤害到他。

    “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流眼泪,打悲情牌的话,你可以离开了。”苏灿不去看红着眼睛的女人,声音故作平静的道。

    “不……不是。”苏明珠努力的想笑,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滑落眼角,害怕他不喜,又努力的抿嘴,伸手擦去泪珠,而后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摸出一张支票,放在了苏灿身边的茶几上……

    苏灿嘴角微微的划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怎么……准备拿钱来买我的感情?这点钱似乎还满足不了我的胃口!”

    “不是。”苏明珠努力的划开一个笑脸,“这是你当初给我的两千万……让我离你远一点儿的价码……对不起,现在我后悔了……”

    “怎么,嫌钱少的话,你可以随意的开一个价码。”

    “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答应的。”苏明珠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一边笑一边泪流,“多少钱都买不到我的儿子,那是我的血脉的延续,我怎么能舍得?”

    看着一边努力的笑又一边不受控制的流泪的苏明珠,苏灿本以为自己可以冷漠面对这一刻,可是直面内心,这一刻他只感觉胸口堵得慌。

    苏灿发泄似的讥笑着:“儿子?从二十五年前,我被丢在外滩的垃圾桶旁,我就只有老爹,没有父母了!”

    “二十五年前,他们把我当胎盘扔了,把胎盘当儿子养,二十五年后,凭什么又来找我?他们有什么资格?”

    苏明珠一脸止不住的哀伤:“不是这样的,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是准备编一个哀伤的故事,好让我敢动,然后痛哭流涕的来一场认亲是吧?”苏灿表情扭曲,“你凭什么摆出一张哀伤的脸,在我面前?你又有什么资格?”

    “你是苏家的大小姐,掌控东电千亿资产,出入名车,鲜衣怒马,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你知道我这二十五年里过的是什么日子吗?从牙牙学语开始,我喊的是妈妈,而答应我的却是老爹,那时候,你在哪里?”

    “上学,我是所有同学嘲笑的苏乞儿,家里有个拾破烂的老爹,我被他们挤在墙角暴揍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是,我不是好人,我是个人渣,身边女人一堆……可是谁天生就是如此?当初,我也有一段美好的初恋,我也有我想要一生都守护着的那个她,可是因为我是一个捡破烂家的小乞儿,哪怕我学习再努力,哪怕我以明珠高考状元的成绩靠上了燕京大学,最后却还是被她的父母嫌弃,为了拆散我们,甚至找人来演戏……”

    苏灿眼睛也是一点点的发红:“你知道吗,本来我可以像很多人一样,安安心心的读大学,然后做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可是因为当初的失意,远离了明珠,却因为我这次自私的逃避,却间接害死了我老爹……”

    “如果……如果我当初没有去参军,那么老爹也不会因我而死……你知道吗……在军队,我认识了一帮的兄弟,在那里,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可是我们队里一共一百号人,为国而战,却成为了牺牲品,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六个……那时我才二十岁,他们也都是一群十**岁的小屁孩,他们甚至还没有享受这个世界的精彩,就死了!”

    “而我们活下来的几个人,却还要背上叛国罪,在国外颠沛流离的逃了五年,也被追杀了五年,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不是孤儿,就是平头老百姓,死也白死了!”

    “那时候我最无助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苏明珠瞪大了眼睛,即便是自认为对苏灿已经调查的无比熟悉的苏山也是一脸愕然,她没有想到苏灿居然经历过如此的过往,她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调查从七年前他入伍后戛然而止,所得到的一切都模糊不清。

    原来是这样,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给自己感觉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他居然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过往!

    虽然苏灿讲述的很平淡,但是苏山完全能够想象的出当初他心中的无助和悲愤,朝夕相处的兄弟,一个个的死在眼前,他们为国而战,最后活着回来的却还被诬陷,被逼的远走他乡。

    在异国他乡的五年,他们几个被国家抛弃的兵蛋子,又是如何过来的,不用想也知道其中不足与外人道的艰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