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该去恨谁……
    ,!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苏明珠的眼泪止不住一般决堤而出,心中满是愧疚,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他这二十五年里缺失的母爱。

    “有些事情,总不可能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改变的……”苏灿深深的吸一口气,平复心中激荡的情绪,脸上也是恢复了平静,缓缓的转身向着卧室走去,“你走吧,我现在只想静一静……”

    苏明珠还想要再说,可是房门已经被关闭,看着紧闭的房门,那一刻,她的心都要碎了,身子都开始摇摇欲坠。

    一旁,时刻关注着这一切的苏山紧张的一把搀扶住了自己的母亲,满是关心的道:“妈,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相信他总会想明白的。”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更清楚,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如果他真的这么容易被劝动的话,那么当初在知道身世之后,自己用了那么多的力气,他早就回来认亲了,还用等到现在?

    而且,她不认为在发生了苏云明事件之后,现在这个跟燕京苏家关系微妙的时候是认亲的一个好时机。

    苏家之所以能够容忍一个女流之辈掌控东电这样一个国之重器,并不是因为自己母亲是惊才绝艳的才华,而是因为她没有血脉传承的子嗣,东电所有的一切终归还是属于苏家的权力阵营。

    如果她的儿子真的被找到了,那么以苏家那群人的短见,还会乖乖的让她掌控东电吗?

    毕竟在那些人眼中,苏家的女儿也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

    苏明珠脸上抑制不住的哀伤,不过紧接着又恢复了斗志,她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认自己这个母亲,而且……就算是他不认自己,能够让自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难言的幸福。

    “我过几天再来看你。”苏明珠看着紧闭的卧室门,声音充满无限温柔的道。

    房间里的苏灿沉默,直到听着脚步声慢慢的远去,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好似进了什么东西一般,莫名泛起一种酸酸涩涩的感觉,他习惯性的想要抽烟,却发现自己颤抖的手连口袋里的烟盒都摸不出来……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整个人无力的靠在紧闭的房门上。

    这些天,他在竹屋中想过很多,本以为自己可以坦然面对这一切,他也设想过很多种见面的场景,甚至想好了应对之策,可是真正面对她,他却发现自己那些对策却一无用处,看着她哀求的表情,他本以为可以硬气心肠,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心痛不忍心的感觉?

    “你不应该拒绝她的。”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苏灿眉头一皱,才发现昏暗的卧室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接着窗外的月光,看着那个精光倍儿亮的脑袋,正是那个神神叨叨的老秃驴。

    “你什么时候来的?”苏灿眉头一皱,收起了心头的情绪,恢复了低沉的声音道。

    “在该来的时候来。”老和尚对着苏灿一个稽首,一张苍老的脸上满是平静的道。

    苏灿打开了卧房的灯,故作轻松的向着自己的床走去:“你一个坑蒙拐骗的老秃驴,好好的打你的坐念你的经就行了,别给我来这么高深的偈语,我不过就是一俗人而已。”

    “其实……”老和尚微微的沉默,接着似下定了决心,“她没有错,当年并不是她将你抛弃……”

    原本故作轻松的苏灿身子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僵,扭头看向了老和尚:“你说什么!”

    “二十五年前,是我抛弃了你!”老和尚似下定了决心,一脸郑重的道。

    苏灿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老和尚抛弃了自己?难道……

    苏灿赶紧拿起床头柜的镜子,照着自己这张帅气不凡的脸,左看右看,似乎也没有看到自己脸上有老和尚的影子。

    “咳咳。”老和尚脸上的郑重就化作了尴尬,“苏施主想错了,我当年抛下了你,却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老衲至今还是童子身!”

    “我就说嘛,咱们两明显不是一个品种……”苏灿莫名的松一口气,虽然他对苏明珠不怎么待见,但是要是她跟一个和尚生下了自己,这还是让他很有压力的。

    不过一想到这个老和尚先前爆的料,苏灿脸色也是一沉,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个老秃驴……

    他当初抛弃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老和尚微微叹一口气,一双浑浊的三角眼也闪现出一丝沉重的回忆之色:“有很多事情无法细说,当年苏施主不顾家人的反对而生下了你,又怎么会舍得遗弃你?而且她人在燕京,为什么却要在明珠将你遗弃?其实当年是我不顾她苦苦哀求带走了尚在襁褓中的你……其实她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为什么?”苏灿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他没有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是眼前这个老秃驴!

    “为什么?因为你从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错误,因为你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因为你的出现触动了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嗡……

    空气都好似一颤,卧房里的所有东西都好似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一般,颤抖着浮起,一股怒火从心头咆哮而出……

    “我杀了你。”

    苏灿咆哮着,手中反握锋利的匕首,凶狠的向着老和尚冲去。

    他恨,为什么真相是这样,他恨了那个女人二十几年,最后却发现自己冤枉了她,而眼前这个老和尚才是自己这一切磨难的罪魁祸首!

    匕首落在了老和尚的脖颈上,只要轻轻一点力气就可以切开他的动脉,而从始至终,老和尚却没有躲,反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苏灿握刀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面目扭曲的盯着眼前这个老和尚,声音嘶哑的道:“为什么你不躲?”

    “当年种下的因,今日得尝果,我已经苟延残喘二十五年,如果我的死可以让你放下心中所有的芥蒂,我为什么要躲?”老和尚睁开眼睛,咧嘴一笑,满脸的褶子层层堆砌,却让人没有丝毫厌弃。

    “为什么!你当年为什么要那么做!”苏灿额头青筋直冒,压抑着滔天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和尚沉沉的叹一口气:“其实……当初我的本意只是想将你带回道我在苏杭挂单的寺院,却没有想到在一路从燕京沿着大运河南下途中,一路遭遇追杀,最终在明珠被重重围困,无奈之下将你弃在了黄浦江边,而用自己引开了那群人,我暗中冒死通知了她,本希望趁着我引开那群人注意之时,她可以找到你,却没想到这一切都发生了太多的偏差!”

    “而我当时为了引开那群人,重伤垂死……整整二十年,我在那座深山的老庙里养了二十年的伤,才勉强保住这条老命,可是二十年的时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所以……当年如果说错,一切的错都在老衲身上,跟苏施主无关……”

    苏灿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这一刻,他居然不知道该去恨谁,恨苏明珠?此刻已经是一个笑话;

    恨眼前这个老和尚?可是他却受了需要二十多年才能养好的伤……

    “他们是谁?”

    苏灿一点点的冷静下来,收回了匕首,声音冰冷而平静的开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