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咱们一家人……
    ,!

    即便面对枪林弹雨都面不改色的苏灿,此刻在面对一个小丫头的时候,居然紧张的舌头都有些打结了,他努力的想让自己的笑容和善自然一点,可是这一刻,眼皮却不受控制的乱跳。

    苏灿伸出手,想要故作轻松的揉揉小丫头的脑袋,可是紧接着他的手僵在了半空,只见小丫头怯怯的往聂蔓婷身后躲。

    看着那双往日里灵动跳脱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透出的那股陌生和距离感,苏灿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被一把利刃扎透了一般,一丝丝的凉了下来,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言状的歉意和愧疚。

    聂蔓婷满是怜惜的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小满,温柔的蹲下身子来,满脸溢笑,轻声细语的道:“小满,你不是一直问妈妈,爸爸去哪里了吗?而且你不是最喜欢苏灿当你的爸爸了吗,他就是你的爸爸……”

    苏灿搓着手,立马陪着笑脸道:“对对,乖小满,都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该这么久才回来……”

    “我……我不要爸爸。”小满努力的把身子往聂蔓婷的怀里钻,撅着小嘴儿带着哭腔的道。

    从她的动作中,苏灿可以看出她的抗拒,此时聂蔓婷也只有投来无助的苦笑,让他脸上的表情愈发的苦涩起来,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

    当年自己没把门,犯下这么大的错,却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她恨自己是应该的。

    “先吃饭,今天我点了小满最喜欢吃的西部牛排……”苏灿吸一口气,收起了心中的那一丝愧疚,满脸的笑容好似不要钱似的挤满脸上每一个角落,而后扭头看着处于呆愣状态下的王德发,“王老板,麻烦看看我点的牛排……牛排好了没有?”

    王德发一个激灵,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接着胖的跟肉丸子似的身边已经如同肉形坦克般冲向厨房位置:“好嘞,苏少您等着,我这就去亲自监督。”

    乖乖隆地咚,原先他还以为这位苏少包下餐厅,只是为了泡妞,现在才听出味儿来了,感情这女人身边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居然是苏少的闺女。

    这位苏少这分明是在认亲!

    不过看着小丫头似乎很抗拒的样子。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自己一定要把这位小小祖宗给伺候好了,万一人家一开心,苏少自然也会承自己的情……

    所以,王德发决定了,今天他要亲自监督后厨,自己那些珍藏的松露鱼子酱之类的,统统给用上,还有那个自称法国米其林认证的大厨,今天也该他拿出真正手艺的时候了。

    卡座上,精致的果盘被侍者小心翼翼的端了上来,苏灿看着依旧躲在聂蔓婷怀里,不肯看自己一眼的小满,苏灿却是有些束手无策。

    他忽然想到了这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想到自己对那个女人的怨恨,想到那个女人面对自己时因为愧疚而潸然泪下。

    而这一刻,看着自己的孩子,自己的血脉对自己的抗拒,他感受到了为人父母面对自己子女时那种难以言状的感情。

    自己都如此德行,又有什么资格去怨恨一个找了自己二十五年的女人?

    这一刻,他甚至对她最后的一丝芥蒂也消散了。

    犹豫了些许,趁着牛排还没有上来,苏灿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一眼缩在聂蔓婷怀中的小满,苏灿拨通了苏山的电话……

    “我在步行街的西部牛排……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吧……”不管之后会发生什么,自己又将要面对什么,她总归是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如果老爹还活着,他肯定也希望自己能够跟她相认吧?

    苏灿没敢等电话那一边的回话,带着一丝慌张的挂掉了电话,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听到了话筒中传来的茶杯掉落地面的破碎声,还有那个女人喜极而泣的声音……

    静静的看着苏灿带着一丝慌神的挂掉电话,聂蔓婷脸上也是泛起一丝紧张,她知道他是给谁打电话,也能猜出他做出的决定了,而一想到自己将要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见到自己未来的婆婆,那个在燕京颇具传奇色彩的苏家大小姐,此刻,她心中也是抑制不住的紧张慌乱。

    ……

    “他……他刚才说……说……咱们一家人?”苏明珠在明珠的半山别墅里,一张贵气的脸上满是难以抑制的惊喜,身子有些神经质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又深怕自己耳朵听错了,一遍遍的询问着身边的女儿苏山。

    “是!哥他是这样说的。”苏山不厌其烦的笑着回答道,她能够理解自己母亲此刻的心情。

    二十五年了,那个失落的哥哥已经成为了她的梦魇,此刻心结一朝的解,何以不激动?

    苏明珠开心的笑着,那贵气的脸上此刻笑颜如花,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妈,这是开心的事儿,您怎么又哭了。”

    “对对对,开心……我应该开心……”苏明珠紧张的抓着苏山的手,迫不及待的就想向外走去,“对了,他说是去哪吃饭?咱们快去,别让他等急了……”

    任由自己妈妈拉着自己的手,苏山没有动。

    “怎么了?”苏明珠不明白自家丫头怎么不挪脚步,对她而言,此刻可是争分夺秒,她现在真的害怕他会突然再一个电话过来,告诉自己午餐取消了。

    “这样……真的好吗?”苏山犹豫了一下,接着斟字酌句的道,“燕京那边要是知道哥的存在……我怕他们对您会……”

    听着苏山的话,苏明珠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收起,接着嘴角也是露出一抹冷笑,双目生寒:“小丫头,你认为燕京那些人现在还不知道你哥哥的存在吗?你也太小看那些人了?”

    苏山瞪大了眼睛,难道燕京那些人已经知道了苏灿的存在?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对于这次自己老妈在东电的清洗,那些人全无反应?

    “别的东西那些人或许都是一个个没用的废材,但是要轮到政治斗争,一个个可都是油滑的老手。”苏明珠似看透了苏山心中的疑惑,冷笑着道,“其实我跟你哥相认才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因为只有这样明白的告诉燕京那些人,苏灿是我苏明珠的儿子,那些人才会因为忌惮我的存在,而对苏灿有所顾忌,否则的话,你认为那群冷血的家伙会允许苏灿的存在吗?”

    “我为苏家卖命了一辈子,如果那群人真的还有一点点感情,那么二十五年前,他们也不会隐瞒我九灯和尚冒死传回来的消息。”

    苏明珠一脸冷酷的道:“如果不是他们压住那个消息两天,让我失去了最佳的黄金时间,我至于跟我自己的骨肉分离二十几年吗……我把那些人当家人,可是那些人真有把我当成苏家的女儿吗,有把苏灿当成他们苏家的外甥吗!”

    对于长辈们曾经的恩恩怨怨,苏山无言以对,而此刻自己母亲已经义无反顾的拉着自己的手,向着房间外走去。

    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的苏山暗暗一叹,想到那个即将成为自己哥哥的家伙,苏山心中既为自己的母亲守得云开见明月而由衷的开心,却又有着一丝莫名其妙的酸涩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