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杨渭的手段!
    ,!

    “怎么?你不信?”杨渭乜着眼睛瞟一眼苏灿,冷笑着道。

    苏灿点点头道:“确实,我不信,我们佳人服饰也是守规矩的企业,我不相信朗朗乾坤的法治社会,我们没有作奸犯科,是守法的商人,你能让我们在明珠开不下去。”

    “哈哈,木总,我想说,你这个男人太天真了。”杨渭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还法制社会呢,哈哈……好,今天我就给你烙下话,让你这么一个小白知道知道我怎么让你们佳人服饰怎么开不下去。”

    杨渭直起了身子,眼睛微眯,一脸冷笑着道:“海关那器材,或许只能让你们佳人服饰产能跟不上,但是还不至于让你们佳人服饰伤筋动骨,但是你们佳人服饰近期开设的电商平台和物流平台,正如我先前所说,只要给你们扣上一个涉嫌贩毒之类的借口,哪怕你们是清白的,只要我让调查组入驻你们公司彻查,然后住个十天半个月不离开,顺便在对外边的网络媒体报道一番。”

    “你说,这会对佳人服饰造成什么样的打击?”杨渭笑眯眯的道,“而且,你们也知道,衣服这东西可是咱们平常贴身穿在身上面的,如果我们再爆出关于佳人服饰的衣服,面料染色不达标,比如什么甲醛之类的超标,再整出几个‘过敏’的病人入驻医院,你说以后还有人敢买你们佳人服饰的衣服吗?”

    “你……太卑鄙了。”木槿一张俏脸涨的通红的道。

    “卑鄙?商场如战场,为了达到目的,稍微使用一些手段也是正常的,我有我自己的手段出招,自然,你们也可以使用你们自己的手段来接招嘛。”

    “我不相信这个世道就没有王法了,任由你可以胡作非为。”苏灿冷声的道,“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尤妮库好像是岛国的企业吧,你居然为了一个岛国的企业,而逼迫自己国家的企业,贱卖自己国家的民族品牌,你这跟卖国有何区别。”

    “nonono,这位先生严重了。”杨渭依旧笑的幸灾乐祸,“这只是一场生意而已,还没有上升到卖国的程度,对于你们两个企业,都是有利可图,而对于我而已,也只是拿一笔辛苦费而已,咱们三方都是皆大欢喜,怎么能说是卖国呢?”

    “哼,你应该记住当年我们华夏跟他们那个弹丸小国的恩怨,那是血海之仇,当年他们用炮弹轰开了华夏的大门,我以前还很好奇,那个弹丸之地为什么可以横扫我们泱泱华夏,现在我却是明白了,当年就是有千千万万像你这样的汉奸,才让我泱泱华夏沦陷,告诉你,我佳人服饰绝对不会屈服于你的强权之下,有本事,你尽管使出你说的那些招数来,我们佳人服饰全都接着。”

    “好好好,我喜欢你的骨气。”杨渭并没有动怒,扭头看一眼冷脸漠然的木槿,笑眯眯的道,“我相信木总你会求我的,恩,我等着你求我,但是我希望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你一个人求上门来哦。”

    杨渭说着,脸上泛起一丝浪笑,轻佻的从怀中摸出一个钱包,丢下一张名片,不忘对着木槿挤挤眼睛:“这是我的私人名片,有要求,随时打电话哦。”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明目张胆,无视自己的存在,而明目张胆的调戏木槿,苏灿眼底寒光一闪,而此时这个杨渭已经带着那个邱健起身离开,并没有再留下来。

    木槿没有在意对方两人的离去,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茶几上的那张名片,一双眼睛只是直直的看着苏灿,想要开口,可是最后又欲言又止,故作冷漠的向着自己的办公桌方向走去:“你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木槿的背影,苏灿脸上也是泛起了一丝苦笑,很显然,自己身边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了。

    但是有些事情,是无法隐瞒的,即便是她全都不知道,自己今天也会告诉她那些事情,不然这一切对她都不公平。

    自己回国后,她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也是第一个让他有成家立业心思的女人,他不想让她委屈。

    苏灿揉揉脸,让自己的脸上露出一脸讨好的笑容,才屁颠屁颠的凑上来:“我这不是几日不见,甚是想念,所以来看看你嘛。”

    “好了,现在你人也已经看了,可以走了,我现在还要努力工作。”木槿回到办公桌,低着头翻看着办公桌上一排排放整齐的文件,“我很忙。”

    苏灿最终还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默默的看着故作忙碌的木槿,没有再说讨好的话,也没有嬉皮笑脸的耍无赖,只是沉声的道:“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木槿神色微慌,故作镇定的道。

    “当初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因为那时发生的事情,至今我也没有解开答案,我只想说,我有太多对不起的人了,我对不起她,当初我离开国内,根本没有想过她居然有了我的孩子,她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认,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跟我一样,从小只有老爹,我不想我自己的孩子再在学校里被人耻笑,说她是一个没爹的孩子,但是我也不想失去你……请允许我的自私……”

    苏灿真的不想跟她分开,他的心也是肉做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尤其是说分开就分开的?小刀曾经泡妞的时候跟自己说过,泡妞可以,但是不可以投入感情,可是这种事儿又怎么能不投入感情?

    即便是当初夸夸其谈的小刀,此刻不也是沦陷了?

    木槿终于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她没有抬起头,可是办公桌上那份文件上,却是被一滴滴水晕染……

    苏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步步的上前,默默的从身后抱住了木槿,没有再说话,而木槿也没有抗拒,其实她心中又何尝舍得?他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曾经他哪怕是太不上进,哪怕是一堆烂泥,都没有嫌弃。

    她只是害怕,害怕他的离开,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而那个女人却有了女儿,苏灿的女儿,而且人家还有自己高不可攀的家世,自己拿什么去跟人家争?

    木槿一直以为她和苏灿是自由恋爱,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之后她虽然知道苏灿身边有别的女人,即便是这样,她也选择了容忍,可是当那个女人带着女儿出现,木槿却惶恐的发现,自己好似成为了那个人人唾骂的小三。

    抢夺别人丈夫和父亲的无耻小三。

    本書于看書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