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

    李媛注意到门口的蔓玥和苏灿时,脸上的神色也是微微一愣,不过紧接着就化作了微笑:“是蔓玥部长和苏先生到了,徐队长,钱董先前说过,如果两人到了,直接进入见她就可以。”

    徐进中一愣,接着很不情愿的收回了手,本来还想好好的羞辱羞辱这个家伙,没想到又没有了机会。

    “钱董现在有空,两位现在就可以进去了。”李媛对着蔓玥点点头,接着对着苏灿嫣然一笑,而后才扭动着好似无骨的腰肢离开。

    苏灿耸耸鼻子,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动人的体香,那妖娆的身姿前凸后凹,真是个妖精,那一举一动都在挑逗男人内心深处的渴望和野性,没看身边那个徐进中,眼珠子都快要掉进对方那大v领内露出的夸张沟壑间了?

    “好了,快擦擦嘴,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蔓玥很不满的白一眼苏灿,满面嘲讽的道。

    “有么?”苏灿眨眨眼睛,而后就笑眯眯的收回了视线。

    蔓玥没有说话,径直抬手推开了钱秧秧的办公室门:“你知道吗,就在你受重伤的那晚,实验室受到了那股神秘势力的攻击!”

    原本正偷瞟着蔓玥背影,心中默默对比蔓玥和先前那个李秘书谁的更翘的苏灿表情也是一愣,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当时虽然在竹屋见到了剑侍,但是剑侍并没有提起。

    此时再一想当初那一次阴谋,现在看来,哪里是一箭双雕,这简直就是一箭三雕,如果苏云明的计谋成功,不但自己,小满和苏明珠母女陷进去了,就连实验室恐怕也要沦陷了吧。

    而从蔓玥的讲解中,苏灿也第一时间怀疑上了这个妖精似的女秘书,如果那晚没有剑侍这个‘不存在’的人突然的出现,恐怕实验室真的会被攻陷。

    “不过我们虽然隔离了李媛,也彻查了这个人,但是查不出一点儿对她不利的信息。”蔓玥无奈的摇摇头道,“她的一切都很干净,米国麻省理工高材生,双硕学位,华尔街任职经理,让人挑不出丝毫的毛病来……既然没有任何问题,我们龙隐只能释放对方……”

    “不过我真的不赞同留下她。”蔓玥显然对李媛依旧还在公司任董事长秘书而有些不满,“可是钱秧秧太心软了,觉得她既然没问题,留下她补偿自己对她的怀疑……”

    苏灿没有多说,现在苏云明已经死了,如果那个组织选择潜伏下来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不过苏灿猜测,那些人不会真的潜伏下来,只要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他们总还会有行动的时候,到时候就是自己将他们连根拔起的机会。

    他可不认为明珠只有苏云明这个组织里的执事,当初从冈本太郎的口中,他可是隐隐摸出了那个组织的结构构成,在苏云明这样的执事之上,还有执事长。

    执事之间是相互不联系的,也就是说两个执事即便是面对面,也不知道两人同是效力于一个组织的‘伙伴’,只有执事长才知道自己手下的执事都是哪些人,所以现在最主要的目的是揪出那个执事长。

    蔓玥来见钱秧秧,主要的任务是汇报新实验室的工作,对于她们工作上的事情,苏灿没有任何的兴趣,不过听着两人的意思,第一批微缩反应堆成品已经进入检验阶段,成品很快就要上市。

    而蔓玥汇报完工作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将目光落在了正在低头捧着手机玩游戏的苏灿身上:“你没有工作上面的事情要跟钱董汇报?”

    “呃……”苏灿不知道蔓玥为啥突然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眨眨眼睛,“我就是来跟钱……咳咳,钱董聊聊天,谈谈心。”

    “恩,你现在可以谈了。”蔓玥点点头,接着对着苏灿嫣然一笑。

    苏灿一愣,不知道这女人玩的什么花样,不过看着这笑脸,苏灿为毛有种寒毛颤栗的感觉?

    “谈完了,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去接小满回家。”蔓玥笑眯眯的道,好似没有注意到钱秧秧投过来的疑惑的眼神,“你说呢?姐夫!”

    苏灿手一哆嗦,手机差点儿没掉地上,看着蔓玥那张笑脸,自己就知道,这女人果然没安好心。

    不过苏灿也没有想过隐瞒这件事,苦笑的对着蔓玥道:“我回头去接小满就可以了,你这么忙,工作要紧。”

    “好吧,不过回头我会将这里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姐。”蔓玥说完,扭头看一眼满脸迷惑的钱秧秧,再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俏生生的站起身来,径直离去。

    直到蔓玥离开,苏灿抬头看着钱秧秧,不由苦笑的开口道:“其实,小满她……”

    “看来你的伤已经好透了,那么咱们该算算总账了。”钱秧秧不待苏灿说完,就呲着牙打断了他,一对小虎牙闪闪发光,一双眼睛凶巴巴的瞪着苏灿,“现在你是不是该好好的交待一下你离开的这几天里将我的游戏号pk的脱白这件事了!”

    苏灿一愣,接着忍不住一脸干笑着道。“咳咳,我那不是无聊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闲着就找我麻烦?你知不知道我那个游戏号花费了多少精力才升到那个等级,结果被你几天之内砍回零级了。”钱秧秧一想到自己这几天的悲惨遭遇,就恨的牙痒痒,自己好不容易有点儿闲工夫,可以在游戏里放松一下,结果每次一上线,就被这个混蛋偷袭,气得她真恨不得把这个家伙锤的连他娘都不认识。

    “别生气,千万别生气。”苏灿看着钱秧秧化身河东狮吼的姿态,不由有些心虚的眨眨眼睛,“胸本来就小了,再生气的话,小心胸被气没了!”

    “胸……没了?”钱秧秧直接爆了,好哇,这货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伐,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是伐!

    钱秧秧气的一挺胸:“你眼瞎了,老娘这么大的胸,哪里没了!”

    “噗……”苏灿不由乐了,看着昂首挺胸的钱秧秧,就这也算大?那蔓玥和那个李秘书的该算啥?杜贝贝的算奶牛?

    “你笑什么!”钱秧秧真准备在这个家伙身上来一套完整版的九阴白骨爪,居然敢说自己的小,经过自己这段时间和李媛的探讨,她那小a隐隐已经达到中a了,正在坚定不移的向b进发,好伐。

    苏灿目光扫过钱秧秧胸前,脸上的笑容就止也止不住:“小荷才露尖尖角,荷包蛋上两颗枣,真小……”

    “姓苏的,我……我跟你拼了。”

    “咳咳,我觉得现在不适合跟您谈心,我先去工作,古德拜……”苏灿一看钱秧秧张牙舞爪的架势,哪里还敢停留,撒丫子就跑……

    钱秧秧气狠狠的冲出办公室的时候,哪里还有苏灿的影子,钱秧秧脸上的愤怒慢慢的收起,那张从来无忧无虑的脸上也多了一丝苦涩。

    她不知道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成了蔓玥的姐夫了,刚才她之所以打断他,是她不想知道,或许有些事情,自己装作傻一点,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注意到办公室外徐进中投过来的目光,钱秧秧脸上的落寞就化作了刁蛮:“看什么看,没告诉你姓苏的跟狗不能入内吗,你怎么当保镖的,这个月绩效工资没了。”

    “¥%#……”

    徐进中瞪大了眼睛,这都行?

    接着就有种想哭的冲动,忒特么的欺负人了吧,又是那个该死的姓苏的,老子跟你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