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你在我面前没那么大面子!
    ,!

    苏灿脸色也是微微一沉,抬头瞟一眼已经开始围拢过来的那群凶恶大汉,目光再次落向了那个那群纨绔:“你们这是准备要动强咯?”

    “动强又怎么样?那翡翠本身就是我们的,我们现在只是自己动手去‘拿’回来而已。”万廷胜嘴角噙起一丝冷笑的道。

    “你放屁,这些烂石头分明是你们卖给我们的,苏灿整整花了二十万买下的。”崔小菲一脸愤慨的道,她没有想到这群人居然这么不要脸的颠倒是非!

    可是看着那群一个个胳膊纹着纹身,一看就不是好鸟的大汉围拢过来,又是忍不住紧张担忧起来,毕竟自己等人现在在对方的地盘上,明显处于劣势。

    而听着崔小菲的话,王丁却是忍不住嗤笑出声:“二十万?什么时候给我们二十万了?我们怎么不记得?”

    一群公子哥儿一阵哄笑,一个个看向苏灿三人的时候,已经如同看着砧板上待宰的羔羊一般。

    “给我上,先废了这两个男的。”王丁冷笑着一挥手道,他早就看这两个男的不顺眼了,而且此刻可是在万少面前示好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听着王丁的吩咐,先前看门的满脸横肉的汉子已经抽出一根足有一米长的六分镀锌管,拖着钢管面色冷酷的向着苏灿这边走来:“我先前告诫过三位,来到这里就要规矩一点儿,自己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怪哥几个心狠,只怪你们几个瞎了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说着,对方已经恶狠狠的扬起了手中的钢管,就要向着苏灿的脑门砸落。

    这一棍子如果落到实处,恐怕苏灿就是不死也要废了,这让围观者也是发出一阵紧张的惊呼,而苏灿眼底冷芒一闪,眼看着那钢管就要落在自己的脑袋上,他只是一伸手,那镀锌钢管就落到了他的手里。

    大汉动作也是一僵,不明白自己手中的钢管怎么就落到了对方的手中,这让他一张脸也是羞恼的通红,只是接着就化作了惊惧。

    之间眼前这个如同小白脸似的家伙,此刻居然抓着钢管的两头,而后一阵牙酸的声音中,那笔直的六分镀锌管就在他的肉眼注视下诡异的弯折,而后在两手间如同揉面团一般被拧成了麻花状。

    这一手镇住了在场原本蠢蠢欲动的所有人,要知道那可是镀锌管,别说拧成麻花,在场所有人自问自己恐怕想要把它掰弯都不可能,更别提拧麻花了,这个看着年纪轻轻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非人类!

    苏灿随手将拧成麻花似的钢管丢在地上,冷眼瞟一眼万廷胜一干人,再无丝毫先前的好脾气:“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滚,我可以过往不究!”

    “今天不留下我的翡翠,你走不了!”万廷胜脸色阴沉的道,就这样退去,他不甘心!

    “那就试试看。”苏灿再懒的跟眼前这些家伙废话,说实话,他想要走,别说这里只有这么几个人,就算是再来几倍的大手,也留不下他。

    王丁也从先前苏灿那一手绝活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接着就一脸冷笑着道:“王大力,带人给我上,只要不出人命,都算我的,我就不信这混蛋一个人可以挡住咱们这么多人的围殴。”

    依旧处在震惊之中的大汉一个激灵,回过魂来,看着地上成了一团的镀锌管,咬咬牙,接着一挥手道:“兄弟们操家伙,大家伙一起上!”

    随着王大力一声令下,身后那些同样胆战心惊的大汉一个个都是抽出了身上的钢棍砍刀匕首之类,一时间恶战一触即发,然而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掌声却格外突兀的从人群外响起,接着一个轻笑声带着戏虐的飘入人群:“今天扬州城这群衙内,还真让我大开眼界,同身为衙内,我真为你们的行为感到丢人。”

    “谁!”万廷胜面色阴郁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人群散开,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个轮椅,轮椅上,一个男子身子懒散的蜷缩其间,而身后推轮椅的是一个满脸褶皱的好似沙皮狗似的老妇人,奇怪的是妇人只有一条胳膊。

    这两个残废组合显得格外怪异,看着这一老一少,苏灿却也是忍不住露出一脸惊讶,因为这赫然不正是龙图?只是……这货怎么也到扬州来了?

    “妈的,哪里来的残废,居然敢对我们万少这么说话。”刘兵看着眼前这对老少残废,一个缺胳膊,一个断腿,不由一脸鄙夷的道。

    缩在轮椅内龙图原本戏虐的眼神瞬间一冷:“姑婆,掌嘴!”

    龙图话语刚落,万廷胜一干人甚至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见原先推着轮椅的那个老女人居然诡异的出现在了刘兵的身前,而后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中,就见刘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整个身子凌空飞起,满嘴的血水飞溅,其间似乎还夹杂着几枚森白的牙齿……

    直到这时,所有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见那个沙皮狗似的满脸褶皱的老女人却又诡异的站在了那轮椅之后,好似至始至终就没有挪动过位置一般。

    “哥们儿,你过分了!”万廷胜瞳孔惊惧的微微一缩,不过紧接着就是慢慢的羞恼,刘兵认自己为头儿,却被人当着自己的面扇了耳光,这无疑是打自己的脸!

    “哥们儿?”龙图乜着眼睛瞟一眼万廷胜,“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称兄道弟?”

    “你!”万廷胜脸色无比的难看,但又异常的忌惮那个轮椅后站着的老掉牙的老女人,而此刻哀嚎中的刘兵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声音无比的怨愤:“我要杀了你,你个残废,我一定要杀了你!”

    “姑婆,给我断他五肢!”龙图声音阴森的道,这让万廷胜等人心头都是一紧,因为眼前这个残废,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龙少,龙少息怒!”眼看着轮椅后的老女人就要再次出手,就在这时一个慌张的声音响起,万廷胜看着来者,心中却是莫名的松一口气,因为来人正是这里的主人,王丁的老子……王大锤!

    此刻,王大锤正带着一帮手下急哄哄的赶来,接着对着龙图满脸堆笑:“他一个小孩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今天看在我王大锤的面子上,别跟他一般见识。”

    “你?”龙图瞟一眼跟前叫王大锤的男子,接着冷声的道,“你在我面前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