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再次围标……
    ,!

    他王大锤在扬州也算是地头蛇,现在居然被人欺负到头上来,明目张胆的在他的拍卖会上围标,这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王大锤阴沉着脸,而后眼神瞟向门口方向的手下一眼。

    守在门口的王大力会意,身子已经退出了拍卖场,而这一幕并没有引起场上人的注意,此刻场上的人在苏灿报价之后,都陷入了寂静,即便原先有几个跃跃欲试的买家,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也是放弃了开价。

    “四百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主持拍卖的男子很快平复了心头的紧张,一脸平静的道,“我以我德旺才在行里二十几年的信誉发誓,这块石头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珍品,错过了这样的机会,大家真的会后悔的。”

    不过他的话并没有任何作用,场面上所有人依旧无动于衷,这让他也是暗自着急,要知道这块原料从缅甸买来时的名誉发誓,这块石头绝对是难得的好原料,各位老板动到他的头上来,

    四百万的起拍价或许高,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块原料如果四百万成交,那是绝对亏血本了,本来这开出四百万的起拍价就远低于原石本身的购入价,他们这么做就是想调动买家的热情,来一个开门红。

    结果开门红没有,直接开门烟了!

    苏灿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注意到不远处唐十三投过来得意的眼神,苏灿也是一脸的无奈,感情刚才这家伙说的先给自己一点儿‘利息’指的是这里。

    不过看着那个先前龙图身边的中年男子绿着一张脸,苏灿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小爽。

    围标!

    对于他而言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前几天在明珠,他和苏山,还有关山就来了一出围标,以极低的价格拿下了明珠几块热门地段,创下了明珠十几年从未有过的大冷门。

    所谓围标,官面上的解释就是串通招标投标,它是指几个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或压低投标报价进行投标,通过限制竞争,排挤其他投标人,使某个利益相关者中标,从而谋取利益的手段和行为。

    上次他在明珠政斧地皮拍卖的时候,就玩过这么一手,当时他先挑起杨渭和那个杜伟跟自己之间的矛盾,恶意抬高价格,给其他买家以人傻钱多的形象,让其他买家不敢随意出价,从而达到压低中标价格的目的。

    而这次的围标显然不同,而是唐十三直接以他的手段压住在场的人出手,吃相比自己当初在明珠那次围标可要难看多了,没人身为主人的那个中年男人一张脸都绿了?

    那个叫德旺才的拍卖师在场上唾沫都要说干了,可是依旧没有人报价,最终这块原石以四百万的起拍价被苏灿拍得,这让苏灿也算是小赚了一笔。

    第二块原石的拍卖,拍卖师显然吸取了第一块的教训,起拍价直接达到了六百万,而成色却要比第一块差不少,而且苏灿先前就观察过这块翡翠原石,这块石头如果按照六百万来计算,利润也不过只有几十万出头的样子。

    为了几十万的利润,他也就懒得出手了,而看着苏灿懒的出手,下面的买家自然就活跃了起来,这让原本面沉似水的王大锤心中也是松一口气,只是还没等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一个清冷的声音略显突兀的响起:“六百一十万,我龙图要了。”

    于是,原本有几方准备出价的买家一定到龙图二字,直接息声了,主要是龙图的名声太响亮了,明珠龙家的大少爷。

    今晚来这里参加赌石拍卖会的多是明珠三角洲附近的买家,谁敢跟龙家的掌门大少爷抢东西?

    王大锤张大了嘴巴,他不明白这位龙大少怎么又蹦跶出来掺和了?

    “王老板,我这个价买下这块原石,你应该不会介意吧?”龙图笑的人畜无害的看着王大锤道。

    王大锤心里早就吧眼前这个瘸子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一遍了,不过脸上却还要堆满笑脸:“这块原石既然龙少看上,那是它上辈子修来的福气,王某怎么会有意见?您就是想要,我王某送给你也无妨。”

    “你真的舍得送?”龙图眼睛一眯,笑的愈发的浓郁了。

    而王大锤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僵,张大的嘴巴却是说不出话来,他不过就是客气一下而已,让他拿着六百多万送人,他还真的会肉痛的睡不着觉。

    “哈哈,我跟王老板开玩笑而已,王老板不会真以为我龙图连六百万都出不起吧?”龙图戏虐的笑着,却让王大锤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干笑的陪着笑脸,而也在这时,几个身着西装,一身买家装扮的男子从外边进来,融入到了拍卖买家队伍之中。

    这一切好似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原先离开的王大力再次出现在了拍卖场的门口,对着王大锤隐晦的做出一个ok的姿势。

    王大锤心中松一口气,示意德旺才开始拍卖第三块原石……

    第三块原石产自于自壁,皮壳以黄灰为主,起拍价一百万,虽然起拍价不高,但是那石头也不过香瓜般大小,单价而言也算是天价了,不过这块原料是半赌原料。

    所谓半赌,就是原料已经开过窗,可以透过打开的窗口看到内里翡翠的成色,相比全赌原石,半赌风险要小很多,而从那块原料的几个开窗口呈现出来的翡翠色泽底水而言,一百万确实很划算了,可是苏灿先前查‘看’过这块原石,除了开窗的位置浅浅的一层绿意盎然的翡翠,内里不过就是一堆毫无价值的烂石头。

    而且苏灿先前还发现这块石头有作假的痕迹。

    任何行当都有作假,特别是古玩行当,作假做到可以让人真假难辨,赌石行当自然也有,以前他在缅甸的时候听人说过,原石作假一般有假皮类、假色类、真假混色、假象类、镶嵌贴片、掏心涂色、天窗盖帽、探孔补洞、伪造风化、挖空增透。

    而眼前这块半赌原石,分明做了镶嵌贴片。

    所谓镶嵌贴片,指的就是在无色的原石上面切口,然后贴上薄薄一层质地较好的翡翠,给人以假象,以此来掩盖内里其实是烂石头一堆的事实。

    虽然眼前这块石头作假可谓高超,但是逃不过苏灿堪称透视的眼睛,如果苏灿猜得没错,这作假之人应该就是负责这次拍卖的这个德旺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