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倒打一耙……
    ,!

    “你说他是假的,你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如果拿不出证据,哼,我德旺才的声誉也不是谁都可以破坏的。”德旺才脸色难看了下来,声音尖锐的道,即便明知道这块半赌毛料本身就是假的,但是他相信自己作假的技术,绝对真假难辨,让人拿不出丝毫的证据来。

    而且这事关他们赌石堂口的声誉,想想今晚这些买家多是大买家,如果知道扬州这边的赌石堂口居然公然作假,有谁以后还敢来这里买石料?

    崔小菲此刻已经不知道该用何言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自己男朋友这位老大,简直就是惹事精,先前在外边就已经惹了那么大的麻烦了,没想到来到这里又捅出这样的篓子。

    她心中也无比怨念,这石头你管他真假呢,为毛非要跟他们过不去,不知道那位王大锤是扬州的狠人么?听说当初扬州几个商人得罪了这位王大锤,结果之后不是下水沟被找到,就是公园行李箱里被找到,而且找到的时候都已经是一堆碎肉了。

    “今天,你如果拿不出证据来,那么就别怪我王大锤心烟手辣了。”王大锤狰狞的道,正愁拿不到借口整治这个家伙,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而随着王大锤的话语飘落,原本守在门口位置的王大力一干人已经凶狠的围了上来,一时间,拍卖场上剑拔弩张,而有了先前的前车之鉴,这次大家从怀里摸出来的是清一色的砍刀,他们不信这个可以把镀锌管拧成麻花的家伙,还能把自己手中的砍刀也揉成麻花不成。

    不过面对这幽深的一片砍刀,苏灿脸上却没有丝毫的胆怯,瞟一眼满脸愤怒装的那个王大锤,脸上泛起一丝冷笑来,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伸手在那不算大的翡翠原石上只是轻轻一抹,而后就在无数双震惊的目光中,那开窗出来纯净清澈的翡翠就这样被‘撕’了起来。

    那纯净的翡翠不过只有几毫米的厚度,而下面一层原石只有一片雪花般的白色,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绿色?

    一时间,周围参加今晚赌石的嘉宾都哗然,果然这块半赌原料是作假的!

    这无疑是在戏弄在场的参拍者,让他们不由愤怒的看向了今晚主持这出原石拍卖的王大锤。

    他们需要一个解释!

    别人或许会忌惮扬州地头蛇一般的王大锤,但是在场能参加今晚拍卖会的,又有几个是真正的普通商人?这种明显砸钱似的赌石游戏,玩得起的哪个不是富甲一方的存在?

    王大锤脸色难看了下来,看着周围那些人愤怒的目光,他知道自己即便是在如何解释也于事无补了,恐怕过了今晚,自己这个赌石堂口的名声也要在行内烂透了,以后还能不能开的下去都是问题。

    这个圈子很大,但是同样很小,想要把这个行当做大,需要付出千万分心血,可是想要整垮,只要一个细小的失误就可以做到。

    王大锤心里更是恨透了眼前这个混蛋,如果不是对方揭穿,他也不用这么狼狈!

    他却全然没有想过,先前是他自己开口让对方找证据的,甚至还想着将人家留下来。

    王大锤怨毒的盯着苏灿:“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

    “对,这块原石是我们亲自从缅甸购买回来的,我们发誓绝对没有做过假,肯定是你动了什么手脚,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德旺才也是瞬间从先前的震怒、慌张中清醒过来,立马指着苏灿愤怒的斥责着,同时不忘栽赃的道,“说!你把我们那块极品翡翠变哪去了,怎么换回来一块烂石头。”

    “我们这块原石,从缅甸购买回来的时候,可是花了五百多万,现在你把它变成了一块烂石头,你说吧,怎么解决。”王大锤一脸狰狞的道!

    “那你想怎么处理呢?”苏灿忍不住笑了,他没有想到事实摆在眼前,这两个家伙居然还抵死不承认,顺便还想讹诈自己!

    果然俗话说的没错,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当然,有了那么一个不要脸的儿子,自然也有这么一个不差上下的老子。

    围拢的一干买家见到这一幕,都是心中不齿,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这样的无耻之极。

    王大锤冷笑着,视线落向了一旁的德旺才:“德子,刚才拍卖这块原石已经是什么价了?”

    德旺才眼珠子一转,立马就明白了王大锤的心思,不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刚才已经报价九百五十万了。”

    “也就是说因为你,我们损失了九百五十万。”王大锤盯着苏灿,冷声的道,“四舍五入算整,你出一千万,把这块毛料买下,那么今晚的事情过往不究!”

    一群人还是被王大锤的无耻新了三观,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原石肯定是被作假了,可是作假了被揭穿不认,反而倒打一耙,干起了敲诈勒索的勾当,这吃相就太难看了一点。

    “如果我不买呢?”苏灿并没有多少的愤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王大锤道,全然不在意那些从四面围拢过来的满面凶狠的大汉。

    “不买?”王大锤脸上的狞笑愈发的明显起来,“那今晚你们三个就别想走出这里的大门!”

    “还有!”王大锤瞟一眼人群中先前跟这个年轻人接近过的那个中年男子,“德子,无相干的人清场,今天我要好好的跟这些敢围我王大锤的标的家伙算算账。”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今天这些人居然敢合起伙来围标,那是不给他王大锤面子,而且他儿子口中那块价值五六千万的翡翠,他刚才看的明明白白,已经在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了,既然这样,那就来一个鱼死网破。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放下的狠话却没有让那些买家慌张,一个个也并没有要挪动位置的意思,而一双双眼睛看向自己这边的时候,王大锤分明从那些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怜悯。

    对,他没有看错,确实是怜悯!

    这让他恼羞成怒,而就在这时,外边一个六七十岁出头的老人慌慌张张的进入房间,沉声的开口道:

    “王大锤,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

    王大锤凶目一吊,看着急匆匆进来之人居然是扬州商会的会长,可以说是扬州商界的执牛耳者。

    王大锤脸上的凶光还是收敛了一些:“林会长,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敢围我的标,敢砸我王大锤的场子,你让我到此为止,我王大锤以后如何在扬州商界立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