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狠人遇上狠人……
    ,!

    “今天别说我不给你林会长的面子。”王大锤阴冷的道,“你不掺和,那么以后我还尊称你一声林会长,咱们以后还能把酒言欢,否则的话,咱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林文生无奈的摇摇头,这个王大锤到了此刻还没有明白过来形势吗?他真以为自己在扬州这个地界上作威作福就可以小视所有人了吗?

    林文生看着那个漠然站在人群中不语的年轻人,别人不认识这位,他可是认识,因为那日明珠地块拍卖的时候,他就在场。

    这位可是敢在明珠市政斧土地拍卖会上,公然敢围标的主。

    而且,今晚在来这里之前,他听到了明珠一位朋友透漏的小道消息,明珠一把手被请去喝茶了,整整一天没有出现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好像是案底被抖到燕京去了,虽然现在新闻还没有播出来,但是扒九不离十是出不来了,他猜测就是这位年轻人的手段。

    你一个王大锤算什么?人家能把国家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都给撸下马,捏死你还不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算了算了,自己今晚过来,算是枉做好人了,这个王大锤自己找死也怨不得别人。

    正应了现在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不做死就不会死。

    本来林文生今晚上并没有来参加这个赌石,想他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是曾经白手起家,经过最艰苦的岁月翻身的人,他们更懂得珍惜自己的财富,这种赌石,对他们而言那就是玩物丧志。

    他今天之所以来,是因为自己儿子先前在这里看到了事情整个的经过,而他儿子当初是作为自己的助理参加那次的拍卖会,所以也认识这位年轻人,才暗地里只会了自己。

    自己才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一来是想跟这个年轻人拉拉关系,二来自然也是想拉王大锤一把,以免这个家伙自误。

    可是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领自己的情。

    场面上的气氛剑拔弩张,王大锤看着林文生不再言语,心中愈发嚣张,正准备喝令自己手下先把那个中年男子和那三个年轻人拿下,而就在这时,那个始终似笑非笑的中年男子终于开声了:“不错,是我围你的标了,有本事你来咬我昂!”

    王大锤郁闷的就想要吐血,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比自己还不要脸,在自己的地盘上砸自己的场子,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

    王大锤阴沉着一张脸:“阁下,我王大锤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根本不认识你,也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没有为什么,就是看你不爽。”唐十三无所谓的掏掏耳朵,而后扭头看向一旁的苏灿三人,“苏兄弟,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我看咱们走吧。”

    “走?你们走得了吗?”王大锤阴森森的道。

    “笑话,我唐十三想要走,这天下谁能拦得住?”唐十三冷笑一声,傲然的道。

    唐十三?

    王大锤绞尽了脑汁,记忆中并没有这么一号人,而且一听这么低俗的名字,显然也不是什么大有来头的人,王大锤心定了不少,他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处,龙图身后的那个老太婆,在听到唐十三自报名字的那一刹那,眼神中透出的毫不掩饰的忌惮。

    因为在江湖上,唐十三的名头太响亮了,号称唐门百年奇才,一手暗器天下无双,而使毒手段更是防不胜防,即便是身为苗疆蛊毒传人的她,对上唐十三的无影之毒,也不敢保证全身而退。

    接着,姑婆暗黄的瞳孔又是深深的一缩,因为就在这一刻,不见唐十三动作,那展台上原先被揭穿真面目的那块原石,居然诡异的发出嗤嗤腐蚀声,而后在所有人惊惧的目光中,化作了一滩诡异的粘液……

    这突然的变故,让王大锤也是一个激灵,而此时的唐十三脸上的笑容已经收起:“我说过,我既然收了苏兄弟的翡翠,就会保他平安,现在我带他们走,你还有什么意见?”

    王大锤脸色难看的看着展台上的那摊粘液,此刻就连金属打造的展台都被腐蚀穿了,他不知道对方使了什么手段,但是这东西如果落在自己身上,王大锤不由不寒而栗……

    王大锤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没有了原先的勇气,钱固然吸引人,但是命更重要。

    再多的钱,没有命去花,又有什么用?

    “苏兄弟,走吧。”唐十三看着王大锤不敢轻举妄动,傲然的对着苏灿道。

    苏灿苦笑:“这个……拍卖会还没结束,我还想看看剩下的石头。”

    “那有什么好看的?”唐十三皱皱眉头,接着不耐烦的瞪一眼王大锤,“回头把这剩下的原石,都打包送到苏兄弟家里。”

    “你认为可能吗?”王大锤差点儿没吐血,你丫的当老子白痴吧,欺负到老子头上,还指望老子把原石双手奉上?

    门儿都没有,别说门儿,窗户也没有。

    “你会的。”唐十三突然意味深长的一笑道,接着转身就走。

    跟在唐十三身后的苏灿却是咧咧嘴,好似没有注意到王大锤脸上表情的扭曲,笑眯眯的道:“记得哦,回头把这些原石都送到我住的地方……恩,就先送崔家吧,崔富贵家!”

    “对了,还有我先前拍下的原石,一并送来。”苏灿此刻颇有几分狐假虎威的道。

    而唐十三径直向着门外走去,所过之处人群退散,那些围拢的打手虽然手中拿着砍刀,却没有一个人有举起刀来的勇气。

    没看到那金属的展台,现在被那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给腐蚀的只剩一半了,而花岗岩的地板更是千穿百孔,那些孔洞中还依旧在嗤嗤冒烟。

    直到唐十三带着苏灿三人消失在王大锤的视线中,他最终还是没敢狠下心来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而随着唐十三几个人的离开,原本围拢在展台四周的一群买家,呼啦一声,就散去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小半犹豫了一下,也是跟着一并散开……

    今晚发生了这种事儿,这个赌石堂口的名声也臭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个堂口就要在赌石界消失了。

    王大锤愈发的脸色难看,他知道今晚的拍卖会搞砸了,这口饭恐怕也吃不成了。

    而这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被人欺负到头上,他却怯弱的无力反击,这让他无比的憋屈。

    他想要发泄,只是这一切都被一个刺耳的手机铃声打断。

    王大锤脸色阴郁的接起了电话,而当他听着电话里焦急的声音,一张脸却又瞬间的化作苍白,白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

    因为电话中秘书告诉自己,就在几分钟前,他旗下的几个产业遭遇了对手强烈的狙击,而原本合作好好的几个项目,遭遇了合作伙伴莫名其妙的撤资,甚至连几家银行都发函催促还贷……尼玛,现在都晚上快十一点了,那群吃公家饭的混蛋,什么时候开始如此敬业的加班了?

    这一切都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窝蜂的爆发开来,让王大锤感觉自己一瞬间都山穷水尽了。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先前那个什么唐十三的离开前那意味深长的笑,还有那一句:‘你会的’!

    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家伙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