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街头偶遇
    ,!

    苏灿没有见过唐十三口中那所谓的灵石,但是他知道,即便是这块被唐十三‘霸占’的极品翡翠,其中所蕴含的那股气息都足以惊人,而这样居然都只能算是一块伪灵石,那真正的灵石该蕴含何等能量?

    不可否认,这一刻的苏灿真的心动了,先前在赌石场上,他身体对翡翠蕴含的那股气息本能的渴望告诉他,这种东西对他很重要。

    所以,此刻对唐十三提出来的合作,苏灿真的没有拒绝的理由,最后深思熟虑一番,苏灿还是点点头:“好,我尽力而为。”

    “就等的你的这句话。”唐十三大喜,一巴掌拍在苏灿肩膀上,差点儿没把他拍趴地上,“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苏灿暗汗,这家伙也太急性子了吧,说风就是雨,自己只是答应了对方,可没说立马就要去挖矿!

    苏灿犹豫了一下,才沉吟着开口道:“现在恐怕还不行,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会明珠之后,咱们再从长计议。”

    唐十三脸上虽然多了一丝失落,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的焦急,微微的点点头道:“那咱们一言为定,我在明珠等你,现在有了这块伪灵石,我还需要将那个淘气的丫头找回来,就不在这边耽搁时间了,咱们回头在明珠碰面后再合计!”

    见苏灿点头后,果然对方就没有再多一句废话,径直对着身后烟暗处的街道招招手,就见一辆足有十几米长的超豪华的房车缓缓的驶来,而后停稳在唐十三身边。

    苏灿愕然的看着唐十三上了这辆奔驰定做款的房车,而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也是忍不住翻白眼,像他们这些号称修炼的高人,不应该都是高来高去的世外高人嘛?

    就算是不能踩着一把剑飞来飞去,怎么着也可以像琉璃师徒那样,‘飘来飘去’,才有高人的气场嘛……

    结果这家伙一招手,好嘛,定制级‘法宝’——房车闪亮登场,嗖的一下就把人给带走了,这跟高人的气质明显不符好伐?

    苏灿暗暗吐槽,不过接着才回过神来,这货拿了自己的翡翠原石,就这么走了?就算不表示表示,怎么也要邀请自己上房车,把自己给送回酒店吧?

    这人还真不讲究!

    苏灿摇摇头,看着已经冷清的扬州街头,只能靠着两条腿回酒店。

    一路上,苏灿并没有遇到先前含恨离开的那群公子哥,一切风平浪静,只是当他拐过了一道街,酒店就远远在望的时候,却听着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飘入耳中……

    苏灿原本往酒店走的脚步就是一顿,带着狐疑的目光看向声音飘来的方向,却让那里一个中年妇人正满脸哀戚的拉着一个年轻女人,而那个年轻女人,居然是朱佩佩。

    苏灿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碰到朱佩佩,不过想起这丫头好似跟自己说过,她的老家就是在这扬州城。

    不过看着那两女拉扯的姿态,特别是看到朱佩佩那近乎绝望的表情,苏灿没有也是微微的皱起……

    “你放开我!”

    朱佩佩涨红着脸,看着拉扯着自己衣袖,死死不松开的女人,看着女人那张无比苍老的脸庞,还有鬓角斑白的发丝,她却不知道此刻自己心中该死心疼,还是悲愤……

    “闺女,闺女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你哥哥他可怎么办呐……”

    “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存的钱已经全部都给哥哥还债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弄?我才刚刚开始工作,哪里还有钱……”朱佩佩气急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道,“这些年,我已经给了他多少钱了?我勤工助学,我一天兼三份职,我替他还过多少次赌债了?”

    “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闺女,这次你哥哥被放回来后,妈妈一定好好教育教育他。”

    “这次他又欠了多少?”朱佩佩仰起头,努力的让自己的眼泪不要落下来,抿着嘴道。

    “一……一百万!”

    “一百万?你当我是印钞票的吗?”朱佩佩差点儿没有跳起来。

    “你……你那个老板不是很有钱吗?要不……你再跟他借一点儿?我闺女长的这么漂亮,你老板一定会借给你的……”

    “我长的漂亮?跟老板借钱?”朱佩佩表情僵硬,如同看陌生人一样的看着自己的妈妈,“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做我们老板的女人吗?做小三?做三陪?让我去卖身?”

    “这个……”

    “你恐怕打错算盘了,我老板是个女的。”

    “看……看你这孩子说的,妈妈就是让你跟你老板借钱。”妇人一脸讪然的道,“你可以给他打工,慢慢的还他钱嘛,咱们家不赖账……”

    “我没有那个本事,我也开不了那个口。”

    “闺女,你真的不能不管你哥哥,这次他要是还不上钱,真的会被断手断脚的……”妇人急的好似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咱们家,就你哥哥一个男丁了,现在就只有你有出息,在大城市里工作,你要不管你哥,他就真的要完蛋了。”

    看着眼前自己妈妈那紧张的神情,朱佩佩心中莫名的悲哀,或许在她的心目中,儿子才是自己的孩子,女儿只是别人家的媳妇吧?

    “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我就是把我自己卖了,也没有那么多钱!”朱佩佩此刻反而冷静了下来,语气平静的道,“你不是给你儿子在扬州买了一套房吗?你去把房子卖了,救你自己的儿子去,我真的爱莫能助。”

    “那怎么行。”原本几乎整个身子都蹲在地上的妇人跳起脚来,“那是给你哥哥准备的婚房,要是卖了,以后你哥哥还怎么娶的上老婆?现在女方嫁过来,谁家不得有房有车?”

    “……”朱佩佩再次哑然,在她的心中,只有她那个废物儿子,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儿子!

    朱佩佩冷漠的甩开了妇人的衣袖:“那就让你儿子被人家断手断脚算了,最起码那样瘫在床上了,不会再出去烂赌。”

    “你……你这个白眼狼,我……我简直白养了你了。”妇人看着自己女儿真的一毛不拔,气急的跳起来,扬起手就准备动手。

    看着这一幕,不远处一直没有出声的苏灿终于还是开声了:“朱佩佩?”

    苏灿的声音让原本高高举起手来的妇人动作也是一顿,朱佩佩脸上的表情先是一僵,当她注意到不远处酒店门口走来的苏灿时,脸上分明多了一丝难以置信,接着似想到了什么,脸上神情又化作了慌张……

    本書源自看書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