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万廷胜的不甘……
    ,!

    当苏灿送朱佩佩回家后,返回酒店时,小刀也已经回来。

    而从小刀的口中得知,那个赌石场的老板果真乖乖的将拍卖会上剩下的几块原石原封不动的送到了崔小菲家中,并且还多送了几块原石做赔礼,对着小刀和崔小菲更是说尽了好话。

    对于这一切,苏灿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这本就在预料之中,那个家伙在扬州这一亩三分地上,或许算是一条地头蛇,但是在唐十三那样的人物眼中,不过就是一个随手可以捏死的小虾米而已。

    这个世道,从来就是如此,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的都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垫脚石,死在了半路上!

    苏灿没有再去想今晚赌石场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不管是那些公子哥儿也好,还是那赌石堂口的老板也罢,不过都是一群小蚂蚱而已,自己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倒是从和尚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让他振奋。

    那个杨振华最终还是被纪委请去喝茶了,整整一天都没有再露面……

    很显然,自己让和尚捅上去的资料经过发酵,终于还是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能量,而这次上面的人没有想着捂盘子,而是决定杀鸡儆猴了。

    苏灿打开了手机网络,翻看着网络媒体,上面也不过就是简短的一句杨振华接受组织调查一笔盖过,并没有掀起什么风波。

    很显然这类新闻让国人已经麻木了,或许在他们眼中,杨振华不过又是一个被政客倾轧的牺牲品,作为废物再利用粉饰世道清明给世人看而已。

    贪腐?

    别开玩笑了,现在有几个不贪的?一个村干部都可以成为村霸的存在,还有什么是清廉的。

    而至于杨振华被撸事件背后的势力如何在私下里狗咬狗一嘴毛的,苏灿不在乎,他只在乎的是结果。

    虽然这个结果也不是很尽如人意!

    因为自己没有引出幕后那个神秘的组织,不过如果杨振华真的跟那个组织有关,自己解决了杨振华,想来也算是敲断那个组织一条臂膀,足以让那个组织肉痛一阵了。

    苏灿心情不错,就琢磨着是不是去杀钱秧秧两把,好好庆祝一下。

    可惜等他登陆游戏的时候,发现往日不管何时都在线的钱秧秧,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不在线,倒是那个灰蒙蒙的头像依旧在不断跳动。

    那是钱秧秧留言的信息,信息中告诉他,因为已经国庆,而自己却来到了扬州,她等不及自己所以直接带着她爸爸前往燕京求医了。

    苏灿一愣,才想起还有这么一码事儿,而自己居然忘记了!

    看着留言时间,居然是昨天晚上,而从对方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来对方对于自己无故爽约表达了不爽之情,苏灿就忍不住拍脑门,飞快的拨打钱秧秧的电话,准备先给对方解释一下,只是让他皱眉的是一连几个电话,对方都没接……

    苏灿苦笑着摇摇头,看样子这次这丫头是真的生气了,自己这两天还是赶紧处理完小刀这边的事情,然后赶去燕京跟人家钱大小姐道歉,以求得原谅要紧。

    ……

    “王丁,你爸那边怎么说?”昏暗的会所包厢里,万廷胜发泄般的咆哮着,湿漉的头发下,一双眼睛却是凶狠如狼一般的盯着一旁偷咽口水的王丁道。

    今天晚上那两个小子的羞辱,让他无比的憋屈愤怒,想他万廷胜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

    他真恨不得把那两个小子剁成肉酱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还没有出手,居然就接到了王大锤的电话。

    意思很明确,就是让他们收手,而且很显然对方为了防止自己不听劝告,还把电话打到了自己老子的案头上。

    当他接到老子的电话,让他滚回去的时候,他才猜测到事情似乎有些脱离自己掌控了,可是让他就这样算了,他万廷胜又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我爸说,那两个小子和那姓崔的丫头不足为虑,想要报仇有的是机会,特别是那个姓崔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爸现在不敢轻举妄动,是因为有人在保那两个小子,虽然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扬州,但是我爸的麻烦还没有解决掉,现在不敢轻举妄动。”王丁小心翼翼的道,“至于那块翡翠,我爸说咱们是别想了,那快翡翠被那个要保那两个小子的人给夺走了。”

    万廷胜一听,又是忍不住肉疼,怎么又蹦跶出一个家伙,而且还夺走了自己的翡翠!

    那可是价值几千万的宝贝,那本来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才对。

    该死,那两个家伙简直该死!

    万廷胜面目阴郁,双目凶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注意到这一幕,此刻脸上包的如同木乃伊归来似的刘兵,不由凑了上去:“万少,咱们……咱们就这么算了?”

    今晚,他才是最倒霉的,平白无故被人扇了耳光,半片牙都快被扇没了,好歹也是一个帅小伙,硬是被甩成了瘪嘴老太,说话都开始漏风。

    龙家的少爷,他事后知道了对方的恐怖身份,自然是没有胆子提报仇二字,但是那两个小子就是两码事了,没有了龙家大少和那个神秘人,那两个小子还不是随他们揉捏?

    “你没听到吗?人家那两个小子现在有人保他,王大锤都不敢动,你敢动?”万廷胜冷着一张脸,不爽的道,刚开始是姓龙的那个残废掺和,之后又蹦跶出一个家伙要保他,那两个家伙是走了狗屎运了?

    “那个……万少,王叔不敢动,那是因为他动烟的,上不了台面!”刘兵眼珠子一转,阴鸷鸷的道,“咱们要是光明正大的用阳谋……即便是保他的人,也没话说吧?”

    万廷胜一听,眼睛也是一亮,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

    打打杀杀,那是野蛮人才用的行径,他们可是文化人,只要一点儿小手段,就可以把他们送进去吃牢饭,到时候再那里面,还不是任由他们揉捏?

    而注意到万廷胜神情的变化,刘兵心中也是一喜,接着却是转移话题道:“还有,万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让我盯着的那个小美人儿,今儿晚上已经回扬州了。”

    “真的?”万廷胜脸上的阴鸷终于被一抹贪念所取代,一双眼睛之中也闪过一丝邪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