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各怀心思……
    ,!

    秦武生没有时间去疑惑对方是怎么挣脱精钢铸造的手铐的,应为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手中的那块令牌上。

    那块令牌的样式很古怪,有点儿像他们警服的臂章,金属的材质,四边却镂刻着各种繁杂的花纹,而最吸引人的是令牌的中央位置,一条五爪盘龙若隐若现……

    秦武生见过这种令牌,不过他见过的令牌中央那条五爪盘龙是银色的,即便是如此,那个拿着令牌的家伙都可以让市局一干领导紧张的恨不得把人家当祖宗给供着,当时他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事后一次酒宴,自己的顶头上司喝多了,才透漏出对方的身份,听说是顶了‘天’的存在,好似那个组织叫龙隐。

    眼前这条五爪盘龙却是紫金色,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是秦武生不觉得有谁会在这个上面作假,自古国人向来以紫为贵,古代更是用紫气东来形容帝王,眼前这紫色盘龙,显然要比当初自己见过的那银龙等级更高。

    冷汗不由顺着额头滑落,秦武生的拳头却再难往前进一分,他虽然有些一根筋,因此而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不是说他傻,既然明知道眼前这人得罪不起,他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看来你认识这个令牌。”苏灿将眼前这个男警的表情看在眼中,心里也是松一口气,没想到蔓玥给自己的这个牌子还挺好使,出了明珠的地界,在扬州这种小城都能够镇得住场子。

    “对不起,两位同志,这次是我们行动鲁莽了。”秦武生收回了拳头,一脸歉意的道,心中却是暗恨不已,不用说也知道,他们这次是被人当枪使了,某些人想要他的手,把眼前这两个年轻人拿下。

    “行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苏灿一边收起龙隐的牌子,一边开口道,“至于接下来我们要处理的事情,就跟你们警方无关了。”

    他也看出来,眼前这个家伙是被人当枪使了,这些警察应该不是那些公子哥儿的走狗,最起码眼前这个满脸正气的中年男子不是!

    既然这样,冤有头债有主,那些个公子哥儿居然想要一箭双雕,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来,自己自然也要好好跟他们算算账。

    听着苏灿的话,秦武生眼睛一亮,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口中要处理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他自然乐得做壁上观,他们这些大神要打架,那就由着他们去吧,他们掺和不起,也不想掺和!

    他也早就看那群公子哥儿不爽了,要不是仗着家里老子的关系,那些人有一个抓一个,绝对不会抓错。

    “小刀,咱们走。”苏灿转身就向着酒店外走去,小刀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t恤,对着满房间的警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冷冷一哼,而后跟着苏灿离开……

    “头儿,怎么就放他们走了?他们车上可是搜出了毒品!”看着苏灿和小刀离开,秦武生旁边,先前被小刀拎到房间里的年轻警察一脸焦急的道,“而且,现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他们还是犯罪嫌疑人,不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还有,那个牌子是什么东西,这又不是电影里那些锦衣卫,随便挂个令牌装13……”

    “那你想怎么着?”秦武生从门口方向收回视线,一双眼睛漠然的瞟着身边满脸急色的手下道。

    “当然是抓回去严审。”年轻警察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头儿,你这样私自放他们走,到时候局里其他组的人知道了,又该说你闲话了。”

    “笑话,我秦武生还害怕别人说我闲话?”秦武生冷笑着道,接着一双虎目冰冷的盯着对方,“小龙,这件事情,看来你很关心嘛?”

    “那个……”叫小龙的警员脸色微微一变,接着一脸干笑着道,“我这不是替头儿您着想嘛。”

    “哼,我可是听说,这段时间,你跟刘局家的那个纨绔走的很近!”秦武生眼睛危险的眯起,“而且,这次线人的消息,也是你传回来的,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秦武生话语刚落,房间里所有警员的眼睛就齐刷刷的落在小龙的身上。

    小龙脸色先是一慌,接着一脸不忿的道:“头儿,你怎么能怀疑我,咱们可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是吗?”秦武生不置可否,“给我把他武器卸了,还有,收缴手机,防止他通风报信。”

    “头儿,你……你不能这样。”小龙紧张的护着腰间,那里有他的手机,可是平日里的兄弟,此刻却没有丝毫的客气,随着秦武生的话落,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就把小龙身上的各种武器和通讯设备收缴了个干净。

    “头儿,你不能这样……如果刘少知道了你们见死不救,你这个队长也做不成了。”小龙挣扎着,涨红着脸道。

    “刘少?”秦武生脸上的横肉微微一抽,“好嘛,果然我身边养了一头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看这一口一个刘少,叫的亲热的跟个狗奴才似的。”

    “你……”小龙脸色微僵,特别是注意到自己以前称兄道弟的哥们儿,此刻看向自己那唾弃的神情,一张脸愈发的扭曲,不过接着又满脸蛊惑的道,“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头儿,你这次帮了刘少,刘少自然会感激不尽,会把你当成自己人的,以您的资历,只要刘少跟他老子说说好话,一个副局长还不是手到擒来?”

    “呸!谁跟那些纨绔是自己人,自己骨头贱,还想着别人都跟你一样。”

    “你……你不要执迷不悟,要不然刘少事后知道了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你秦武生,还有你们这些小警察,就等着被穿小鞋吧。”

    “你那个龙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给我穿小鞋?”秦武生咧咧嘴,一张脸上却是满满的冷笑。

    龙隐,当初那个银色令牌,都能让姓刘的恭敬的把人家当祖宗供着,眼前这个紫色令牌,他姓刘的能扛得住?

    秦武生知道,那些公子哥儿,今天是真正的栽了。

    或许他们的老子会看自己不爽,觉得自己不提前知会他们。

    不过那又怎么样?这些年,他穿的小鞋,都快把老子四十三码的大脚丫子穿成裹脚老太婆了,那些纨绔子弟背后的老子要是看自己不爽,那就尽管给自己穿小鞋吧。

    似想到了什么,秦武生抬起头来:“为了以防万一,大家都不准离开这间房子,恩……所有人的通讯设备一律上缴,今天这件事儿,咱们缉毒大队不掺和。”

    “大神打架,咱们这些小鬼还是乖乖的,别玩小聪明,小心把自己玩死了。”秦武生冷声着道,一双眼睛不忘瞟一眼脸色难堪的那个小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