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找上门去……
    ,!

    离开了酒店,小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大,难道你已经知道那群小子现在在哪里了?”

    说实话,他早就看那群小子不爽了,如果不是昨晚上苏灿拦着,他当时在赌石场上,就想把那群家伙的屎给锤出来,而且今天早上,这群家伙居然敢坏了他的美容觉,他已经在搜肠刮肚的想着等一下怎么虐那群纨绔了。

    苏灿清清嗓子,向着自己的车走去:“老子我掐指一算,就能算出那群混蛋在哪里。”

    “真的假的?你这都能算得出来?”小刀大奇,瞪大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道。

    “当然是……假的。”苏灿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当我是神仙昂,这都能算出来?赶紧联系和尚,让那家伙给咱们查……”

    “噢。”小刀缩缩脖子道。

    “我记得那群小子领头的那个,人家不是称他万少嘛,扬州有几个万少,一查自然就查的出来。”苏灿冷笑着道,而后身子已经钻进了车内,虽然先前那堆警察从自己的车内搜出了毒品,但是他的车并没有被查扣。

    不过正准备开车,却见不远处一辆商务车内下来一个人,赫然是龙图。

    看着龙图一瘸一拐的向着自己这边走来,苏灿眉头微皱:“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龙图不由一脸怨念的道,“你应该问我为什么会跟到扬州来!”

    苏灿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说实话,他昨晚在赌石场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确实还挺惊讶的。

    “解药,我的解药。”龙图一脸憋闷的道,要不是为了解药,自己至于屁颠屁颠的从明珠赶到扬州来嘛,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那副疑惑的表情,很显然,对方根本就忘记了这档子事儿了,正龙图觉得悲哀,原来自己就是如此的无关轻重。

    苏灿暗汗,他还真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看着龙图那痛苦的表情,还有脸上的抓痕,很显然那毒已经发作了,这让苏灿也是忍不住满脸歉意:“真不好意思,那个……”

    “别废话,先给解药。”龙图感觉自己快崩溃了,那种好似骨头里发出来的瘙痒,让他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肉都抓下来。

    他本来先前还抱着侥幸,怀疑自己根本没有中毒,只是这个家伙骗自己而已。

    结果平日里都没事儿,可是那约定的时间一到,那种蚀骨的瘙痒就没有预兆的突然出现。

    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所以他才连夜从明珠赶到扬州,昨晚如果不是因为被林文生给缠着,他连夜就要找上门来了。

    苏灿看着龙图快要抓狂的表情,脸上的歉意就愈发的浓了……

    “怎么?”龙图看到苏灿那副表情,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咳咳,我身上没有解药……那个……小丫头又跟着钱秧秧去燕京了……”苏灿一脸尴尬,那个解药是剑侍丫头那里才有,而现在钱秧秧去了燕京,剑侍自然也在燕京了。

    “……”

    龙图一个踉跄,差点儿没晕过去,此刻不由瞪大了眼睛,尼玛,这是想玩死自己哇。

    按照自己的计算,那种恐怖的瘙痒一般隔一个小时发作一次,现在都快过半个小时了,自己就等着解药呢,你丫跟我说没解药?

    “要不……你先忍两天?”

    “忍……忍两天?”龙图差点儿没从地上跳起来,你丫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此刻不由烟着脸道,“我……我现在就去燕京,你联系那个小丫头。”

    “这样也好。”苏灿点点头,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门直接打飞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龙图没有废话,转身就走,不过没走几步,又停住了脚步:“你要找的那帮小子在云水人家!”

    ……

    云水人家的顶层设立着一个满城人都知道的赌场,虽然此刻还只是清晨,但是赌场里已经人头涌动,每一张赌桌旁都挤满了赌客,桌面上各类筹码散落满桌,赌客和庄家的声音此起彼伏,让这里热闹的如同一处农贸市场。

    此刻,在二楼的跃台处,万廷胜手中把玩着一枚筹码,一双眼睛懒散的瞟着楼下大堂内下注的那些赌客:“兵子,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万少放心,绝对没问题。”万廷胜一旁,乌青的腮帮依旧瘪着的刘兵,此刻一双眼睛闪动着阴冷的光芒,“我都安排好了,以那个姓秦的脾气,肯定会把那两个小子抓进去,如果那两个小子没背景,那么正好,回头要死要活,还不是任由咱们揉捏?”

    “要是有背景嘛……”刘兵眼珠子一转,阴笑着道,“那也没有问题,反正人不是咱们抓的,跟咱们无关,有本事儿找那个姓秦的,正好我看那个姓秦的也不爽,让他们狗咬狗去!”

    “我不是说这件事情。”万廷胜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瞟一眼刘兵,“我说的是姓朱的那个小子的事儿,你不是说他妹妹已经回来了?”

    刘兵一愣,接着一张脸上就露出了一脸暧昧之色,舔着舌头笑眯眯的道:“万少,我正准备跟你说呢,人已经带到了,我把他们安排在了小包厢,就等着你过去呢。”

    “嘿嘿,那咱们就想处理这件事情。”万廷胜得意的一抛手中的筹码,一双眼底都涌起一抹邪念,转身就向着包厢方向走去,“至于那两个小子,恩……你安排你们局里的人,先‘好生伺候’着,咱们就没必要出面了。”

    “好嘞,万少您就放心吧,保证给处理的妥妥当当的。”刘兵笑着道,接着在一旁带路,而王丁等一干狐朋狗友,此刻也是兴致十足的跟在万廷胜身后……

    ……

    苏灿在来云水人家的途中,已经从和尚传来的资料中得知了更多关于这家会所的信息,这个会所简直就是那群公子哥儿吃喝玩乐之所,而且在这个会所的顶楼,居然还设置了一个赌场。

    满城皆知的这样一个黄赌毒汇集的场所,却能够依然开门营业,而不被查封,可见这家云水人家背后靠山之强硬。

    苏灿从门口接待的门童那里打探到那群公子哥儿正聚在赌场之后,带着小刀一路径直来到云水人家的顶层……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路上,他们没有接受任何盘查,就轻松的进入了顶层的赌场,看着那些赌桌周围围拢的赌客,还有手里肆无忌惮的拿着的筹码,苏灿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澳岛的葡京赌场了。

    相比那些地下赌场的遮遮掩掩,这里已经明目张胆道肆无忌惮的程度。

    “老大,现在咱们该怎么弄?”小刀看着偌大的大堂里,各种赌法应有尽有,而且人气颇旺,已经忍不住一脸雀跃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