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砸场子!
    ,!

    “怎么办?自然是砸场子咯。”苏灿冷笑着道,而后径直走向一张其中围满人的赌桌。

    看着这一幕,小刀不由大失所望,本来还想着能不能借机狠捞一笔来着,看样子这是没机会了。

    苏灿来到赌桌前,不理会那个穿着暴露的美女庄家摇色子,一把扣住洒满筹码的赌桌,接着在美女庄家错愕的目光中狠狠的掀起。

    几百斤的实木赌桌轰然砸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五颜六色的筹码噼里啪啦的散落一地,让原先围拢在赌桌周围的一干赌客都都一呆,接着轰的一声乱成一团,所有人第一时间不是散开,而是一拥而上的哄抢着地上那些散落的筹码……

    美女荷官显然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一时间那张漂亮的脸蛋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整个人都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美女,打听个事儿呗。”小刀支着苏灿的肩膀,满目轻佻的看着眼前的美女荷官道,“那个万廷胜现在在哪里?告诉我们两呗?”

    听到小刀的话,美女荷官神色明显一慌,而几乎同时,一个骂咧咧的声音已经气急败坏的响起:“妈的,居然敢来老子的地头上闹事儿,给我往死里打……别特么的捡筹码了,特么的,都活腻歪了是吧?”

    一个骂咧咧的声音响起,接着就见一个大汉对着一群正在哄抢地上筹码的赌客一阵暴踹,而原先散落在赌场四周的那些看场子的‘保安’,已经凶狠的从四面围了过来,一个个手上已经抄起了棍棒,神色不善的盯着苏灿和小刀……

    “来的正好。”苏灿等的就是这群人,看着那个应该是领头的大汉,笑眯眯的勾勾手指道,“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吧?恩……你来告诉我你们那个‘万少’现在在哪里!”

    “艹,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你想见万少就能让你见?”大汉一脸狰狞,抓起一根棒球棍,就恶狠狠的向着对方砸去……

    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徐强的地盘上找事儿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人敢找上门来砸场子!

    啪!

    清脆入肉声中,徐强眼神一凝,棒球棍没有砸在对方的脑门上,却落入了旁边那个大汉伸出的大手中!

    徐强脸色一冷,咬着牙就想要抽回棒球棍,然而让他瞪大眼睛的是,任由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那被对方抓在手心中的棒球棍就如同立地生根了一般,居然难以挪动分毫。

    “来,使出你吃奶的劲儿。”小刀一脸戏虐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道。

    “草泥马,大家给我上,给我干死丫的。”大汉不由恼羞成怒的咆哮着道,感觉到周围看过来的目光,都让他脸上火辣辣的难受。

    而听着眼前大汉的怒骂,原本满脸戏虐的小刀眼睛一眯,脸色一冷,原本抓着球棍的手就是一松……

    于是,原本正使出吃奶劲儿抽着棒球棍的大汉就直接摔的四仰八叉,那狼狈的姿态,让徐强气的肺都要炸了,他徐强什么时候这么丢脸过。

    只是还没等他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只脚已经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那一瞬间,他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不是一只脚,而是被一座磨盘压上了一般,整个胸腔的空气都好似被挤压干净,让他一张脸慢慢的涨红,接着一点点的转青,而身子却难以挪动分毫。

    “你刚才骂什么?我没有听清!”小刀脸色森冷了下来,一边伸手抓起那胳膊粗的棒球棍,在对方的脑门上比划着,“来,你再说一遍,让我听听!”

    此刻的徐强脸上的狰狞消失了,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凶狠,取而代之的是惶恐,看着眼前那张冷漠的脸,看着那在眼前不断晃动的棒球棍,徐强努力的嘶哑着嗓子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就跟我说,姓万的那个小子现在在哪里!”苏灿眉头微皱,“小刀,给他三秒钟,如果不说出姓万的在哪里,就先断他一条胳膊。”

    “好嘞,老大。”小刀对着苏灿做了一个ok的手势,而后狞笑着看着脚底下的家伙,“三秒钟昂,我数三声哦!”

    “三!”

    “咔擦!”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徐强惊恐的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胳膊呈现诡异的弯曲,森白的骨刺从衣袖内钻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他痛苦的挣扎着身子,可是却难以摆脱胸膛上那只脚……

    苏灿看着这一幕,不由皱起眉头:“你还没喊一和二呢。”

    “哎哟,老大,你看我这记性,我怎么忘记了。”小刀一脸歉意的看着此刻脚底下,一张脸都扭曲变形了的家伙,笑的人畜无害的道。

    可是看着这张笑脸,原本围拢的一干‘保安’却是如同看着一个魔鬼一般,他们现在都分不清了,到底谁才是出来混的混混?跟这个家伙的狠劲儿比起来,他们简直都是良民了。

    “要不,我重新开始数一下?”小刀一脸商量的口气,却让原本差点儿昏厥过去的徐强再次瞪大了眼睛,接着惊恐的摇着脑袋,“我……我说,我说……”

    他知道今天自己栽了,眼前这个家伙不像是平日里那些惹事的赌客,这是真正的狠人!

    小刀一听,不由大失所望,不过还是直起了身子,不忘暗自唾弃一番:“孬种!”

    徐强脸色煞白的抓着诡异弯折的手臂,身子因为痛苦而痉挛着,而一旁的苏灿只是摇摇头,对于这个家伙却没有什么同情,如果先前不是嘴那么贱,侮辱小刀的母亲,也不至于挨这么一下。

    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不是他们的拳头硬,恐怕此刻断手断脚的就是他们两个了!

    ……

    这是一间装饰豪华的小包厢,包厢中间的长条赌桌上,还散落着一些小额筹码。

    在铺着高档手工地毯的地面上,一个獐头鼠目的年轻人正脸色煞白的跪在地上,年轻人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此时因为恐惧,一张脸上布满冷汗,一双眼睛满是慌乱的瞟着房间里那些穿着贵气的年轻公子哥儿……

    而在年轻人的一边,正站着一个面目惶恐无助的中年妇人……

    当然,此刻的万廷胜目光注意的不是这个老女人,而是老女人身边那个如花似玉的小女人。

    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万廷胜眼底的邪火就忍不住升腾,恨不得立马将对方压在桌上上,狠狠的蹂虐一番……

    强忍着这种邪念,万廷胜把玩着手中的筹码,笑眯眯的道:“美女,好久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