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1章 赌债……
    ,!

    “这段时间,本少爷可是对你甚是挂念。”万廷胜邪笑着舔舔唇角,一双眼睛却是贪婪的扫视着眼前这个女孩,对方那满是怯意的眼神,更是勾起心中那股子邪火,让他也是一阵口干舌燥……

    “是……是你!”女孩一张满是慌色的脸上也是泛起一抹诧异,如果此刻苏灿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正神色慌张的女孩,不正是朱佩佩?

    朱佩佩能够感觉得到眼前那个男子满是侵略性的目光,还有四周那些明显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她忍不住满面惶恐,身子不受控制的往自己母亲身后缩……

    她发现自己居然认识眼前这个轻佻的男子,她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逛街的时候,这个家伙突然出现,开口就让自己做对方的女朋友,而且一路上胡搅蛮缠,被自己严词拒绝,之后她因为回明珠工作,也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却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家伙。

    “美女,你看今天天气晴朗,正是一起吃饭的好时机,云水人家的西餐厅牛牌不错,我请你吃饭可好?”万廷胜眼珠子一转,轻声细语的邀请道,泡妞嘛,就要像烹小鲜,慢慢的来才能品尝出其中的诸多滋味儿。

    脱裤子就上,那是瞟客干的事儿,像他这样的公子哥儿,怎么会那么粗鲁?要玩的就是情调。

    “对不起,我没时间。”朱佩佩脸色难看。

    “没时间?”万廷胜咧咧嘴,而后扭头看向一侧的刘兵,阴笑着道,“兵子,这位姓朱的先生一共欠下了咱们赌场多少赌债来着?”

    “嘿嘿,万少,这家伙这些天在云水人家,不但玩着云水人家的头牌,还赊欠赌资,我刚才跟强子了解了一下,不多不少,一共一百万五十万。”刘兵眼珠子一转,干瘪的嘴巴鼓动着道。

    而刘兵的话语,让朱佩佩身边的中年妇人脸色煞白:“昨天……昨天你们不是说只欠了一百万吗?怎么又多了五十万?”

    “喂,死老太婆,你也说了,那是昨天,昨天跟今天是一样的吗。”刘兵凶目一挑,一脸凶狠的道,接着又满脸的嬉笑,“昨天晚上,你儿子可是自己求着我们借他五十万继续赌的,我们可没有强塞给他!”

    “嗷,对了,这家伙昨晚上还点了我们会所两个头牌伺候着,包夜一晚上那可得小半万来着……恩,看在你也算是大客户,那两个小姐当是赠送了。”刘兵不忘嬉笑着道。

    朱佩佩听着对方的话,不由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跟前那个跪在地上簌簌而抖的家伙,身子却是被气的不受控制的直哆嗦。

    一百万,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已经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没有想到这个混蛋欠了这么多赌债,居然还敢借钱赌,而且居然还有心思找女人!

    朱佩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气急败坏的冲上去对着地上的家伙就是一顿抓挠:“朱成彪,你大爷的,你怎么不去死!”

    “嗷,我……我也就是想翻本而已,我……我哪知道会越输越多……哎哟,妈啊,你管管你的女儿,你女儿要打死你儿子我了……哎哟……”

    地上的男子夸张的哀嚎着,让中年妇人也是满脸心疼的拉着朱佩佩:“佩佩……佩佩,你别打了,他可是你哥!”

    “妈,你到现在还护着这个混蛋。”朱佩佩一脸悲哀的看着眼前的中年妇人,而中年妇人只是满脸泪花的护着此刻正抱着她腿痛哭的儿子:“事情已经这样了,打你哥哥有什么用,你哥哥……他……他这次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他哪次不是知道错了?这个混蛋他没救了!”

    “佩佩,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你哥哥,那个……你是上过大学的有本事的人,你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朱佩佩一双眼睛冷漠的盯着那个抱着自己老娘的大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家伙,心中却是莫名的悲哀,注意到房间里那些家伙一个个戏虐的神情,朱佩佩却是一收先前满心的惶恐,一脸冷冰冰的道,“打电话,我要报警你们这里非法聚众赌博。”

    “哟,小姑娘有骨气。”刘兵鼓着死鱼眼,一脸夸张的表情,却是引来一干公子哥儿肆无忌惮的哄笑。

    “忘了告诉你,市局的局长就是我们刘少的老子。”

    “哈哈,居然还要报警,快笑死我了……”

    “……”

    朱佩佩错愕的张大嘴巴,原本摸手机的动作也是一僵,而后心就开始一点点的下沉,她现在明白,这群家伙为什么可以如此的无法无天了,又是那令人讨厌的官二代……

    “兵子,你说欠了赌债不还,你们这边都是怎么处理的?”万廷胜笑眯眯的道,看着眼前这一家子那种无助的表情,心中却莫名的有种成就感,在这里,自己就是一切的主宰。

    “嘿嘿,赌场的规矩,欠债三十万不还,断手一只!”刘兵眼珠子一转,一脸阴笑着道,“这位朱成彪先生一共欠咱们一百五十万,一百五十除以三十,这得断几肢?哎哟,我数学不太好,一下子计算不出来。”

    “兵哥,那得断五肢!”

    “哎哟,五肢哇,朱先生,你有娃了没有?这万一还没有传下种,那可就没机会了。”刘兵戏虐的道。

    “你……你们敢!”朱佩佩怒目圆睁,“你们这样做,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刘兵嗤笑着,“在这里,我们就是王法!”

    “来人呐,先给我要这个姓朱的一条腿。”刘兵一声冷哼,就听着房门打开,两个墨镜西装男子抓着棒球棍就冲了进来……

    看着这一幕,朱成彪和中年妇人吓坏了,中年妇人如同护小鸡仔似的护着自己的儿子:“不要,不要伤我孩子,钱……钱我给……我一定给……”

    “老太婆很识相嘛,有钱那就赶紧给钱吧!”刘兵对着自己的手下微微眼神示意,而后笑眯眯的道。

    “我……我儿子还有一套房子,我……我先抵账……”中年妇人一脸惶恐的道。

    “房子?”刘兵歪着脑袋,伸出指头套着耳朵,乜着眼睛盯着朱成彪,“哟,你儿子还没跟你说?”

    朱佩佩看着对方这幅表情,一双眼睛一瞬间就落在了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哥哥脸上,却注意到对方的脸上分明带着一股子慌张躲闪,这让朱佩佩的心忍不住一点点的下沉……

    中年妇人此刻也察觉到了异常,疑惑的看着被自己护在生下的儿子,却见自己儿子一脸哭丧着道:“妈,对不起,都是儿子不好,儿子也没有想到会输的这么大,我……我连你和爸给我准备的新房也输掉了。”

    中年妇人听着儿子的话,身子就不受控制的一个踉跄,而抱着妇人大腿的朱成彪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起来:“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这次一定改,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