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别怕,有我在!
    ,!

    而且,眼前这个年轻人,看着有权有势,能够当自己老朱家的姑爷,那是佩佩高攀了人家了。

    朱佩佩此刻的心已经一片冰凉,一双眼睛冷漠的看着自己母亲和自己那个哥哥的那副市侩贪婪的嘴脸,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此刻该用何语言来表达自己那种绝望的心情了。

    “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答应,你们休想。”朱佩佩一字一顿的道。

    而后,她就看到自己的母亲表情一僵,而自己的哥哥似乎也从先前的美梦中清醒过来,而后就恼羞成怒的吼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还反了你了,这事儿由不得你。”

    “我自己的终身大事,由不得我自己,难道由得你?”朱佩佩冷笑着看着眼前的哥哥,此刻如同再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那当然。”朱成彪一脸理应如此的表情,“咱们华夏自古以来,就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妈可是答应了。”

    “其实,你哥哥说的也……也没错,而且……我长大了,始终是要嫁人的,这位小伙子妈觉得跟你很般配。”虽然她此刻也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最终还是站在了自己的儿子这边,只能一脸歉意的看着朱佩佩。

    朱佩佩并没有愤怒,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愤怒了:“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我是属于我自己的,我不属于你们所有人,你们如果觉得人家好,你们自己去嫁给人家。”

    “你……你放肆。”朱成彪气急败坏,上前一巴掌就扇在朱佩佩的脸上,不由得他不急,那可是一百万现金,有这么多钱,他完全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而且,如果自己妹妹以后嫁给了这样的大少爷,哪怕就是不嫁给人家,给人家当个三奶四奶啥的,自己也能跟着沾光,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好事从自己的眼前溜走?

    朱佩佩没有躲,舔着嘴角溢出的血水,一双眼睛如同坚冰一样寒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哥哥’。

    看着那仇恨的目光,朱成彪本能的眼神躲闪,可是最后还是禁不住对金钱的渴望,一脸狠意的道:“长兄为父,这件事情我就这么决定了,没有商量的余地,不然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佩佩,你就听你哥哥一次吧,他……他也是为了你好。”中年妇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在一旁劝着道。

    朱佩佩笑了,只是这笑容满是悲哀,为了自己好?恐怕是为了钱,为了睡一个月的小姐而已吧?

    朱佩佩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先是自己的男朋友劈腿了,之后又有这样的家人,为了钱和权,可以直接把自己的闺女当成肉论斤给卖了!

    朱佩佩看看自己的母亲,看着岁月过早的在她那张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看着自己那个哥哥,此刻贪婪的神色,心却是一点点的硬了起来,最后她的目光落向了那个好整以暇,以为一切都已经胜券在握的年轻人身上,只是冷冷的笑着:“你想要得到我,我告诉你,休想!”

    朱佩佩一脸决然,而后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义无反顾的冲向不远处的窗户,那里玻璃窗大开,这让中年妇人也是一脸的惶恐,这里可是七楼,掉下去还有命吗?

    轰!

    沉闷的破裂声在这一刻突兀的响起,在所有人还震惊于朱佩佩刚烈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包厢门突兀的爆碎而开,而后两个男子扯着一个脸色煞白的男人踏步进入包厢里,正是苏灿和小刀。

    苏灿只是一眼,就注意到了朱佩佩冲向窗户的背影,脸色也是一变,没有时间理会那些处在错愕之中的公子哥儿,身子一闪,已经挡在了窗前……

    朱佩佩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看着那大开的窗户越来越近,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她不怕死,但是她害怕自己死的太难看,听说跳楼死的,有些人脑袋都碎了,就跟西瓜落在地上一样,剩下的就是一堆烂皮和红渣。

    可是她没有选择,有这样的家人,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想象中冲出窗户,拥抱虚空的感觉并没有出现,她只感觉自己一脑袋扎进了一个宽大柔软的胸膛,朱佩佩不由绝望,难道……自己就是想死都这么难吗?

    朱佩佩悲愤的睁开眼睛,接着却是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目,看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旁,朱佩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可是当她确认站在自己跟前的是活生生的苏灿时,眼泪却是再也不受控制的噗噗滑落!

    苏灿看着那如同风雨中娇弱的花朵般的朱佩佩,心中莫名的涌起一抹怜惜,特别是注意到房间中那个脸色煞白的中年妇人,还有她旁边那个獐头鼠目的年轻男子时,心中也猜出了这件事情的一个大概。

    犹豫了一下,苏灿最终还是伸手轻轻的将小丫头揽入了怀中,轻声的道:“别怕,什么事儿有我。”

    朱佩佩心头筑起的坚冰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她一把抱着眼前的男子,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紧紧的抱着,而后嚎啕大哭,哭的歇斯底里,撕心裂肺……将自己先前所受的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

    苏灿心疼,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相比这个小丫头的父母,相比木槿那个后妈,他忽然觉得自己那个‘妈’却要比她们好千百倍,自己比她们更幸福。

    不过紧接着,他心中更多的就是一股怒意,这些混蛋,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居然敢干出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来,如果自己先前晚来一步,这样一条鲜活年轻的生命恐怕就要在这里终结了。

    此刻,万廷胜也第一时间从先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虽然他震惊于这个女人的刚烈,居然宁死不屈,可是看着这个女人居然抱着一个男人大哭,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对头,心中就一股莫名的妒火在翻腾,一双眼睛满是怨恨的盯着对方:“是你!”

    “万少,救救我,快救救我,特么的,这个混蛋打断了我的胳膊。”徐强哀嚎的道,众人才注意到此刻被小刀拎着的徐强,一只胳膊耷拉着,森白的骨头从破烂的衣袖钻出,那恐怖的一幕,让在场所有公子哥儿都是脸色煞白一片……

    这……是一个真正的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