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你爸很吊?
    ,!

    万廷胜眼皮连跳,一双眼睛漠然的瞟一眼刘兵,这货不是说这两个家伙肯定被那个姓秦的逮进局里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兵也是一脸的狐疑,他心中也不明白,那个号称嫉恶如仇,连自己老子的面子都不卖的秦武生,在查到对方车里有那么多毒品,为什么不把对方给抓进局子里?

    不过看着那个女人抱着对方又哭又闹,让他又满心的不爽:“小子,你快给老子放开那个女人,知不知道她是我们万少的女朋友!”

    “女朋友?”听着这个家伙的话,苏灿眼睛就是一挑,一双眼睛冷漠的瞟着对方,“谁是他女朋友?朱佩佩有答应?”

    从先前和尚传来的信息,苏灿可是久仰这个家伙的大名了,刘兵,市局局长的儿子,这个家伙正是仗着自己家里老子在公安部门的权利,坏事做尽,这云水人家里,没少干逼良为娼的事情,而这个赌场不知道多少人家破人亡,比那个姓万的还不是个东西。

    看着这如同看死人一般漠然的眼神,刘兵心头也是莫名的一颤,不过注意到那破败的大门外,自己的一群手下已经拿着棍棒围了上来,加上自己身边还有两个‘高手’级别的手下,胆气又是足了起来,腰杆也是挺直了不少,一脸阴狠的道:“当然是朱佩佩的家人答应了!”

    刘兵一指身边的朱成彪:“你……告诉那个家伙,你妹妹是不是我们万少的女朋友?”

    “是,当然是!”朱成彪眼珠子一转,接着满脸谄媚的道,而后目光转向朱佩佩和苏灿的时候,脸色就是一沉,“小子,你哪儿来的,还不快放在我妹妹。”

    “还有你这个丫头片子。”朱成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我们老朱家的门风都要让你丢尽了,你还不给我过来?信不信我今天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玩样儿!”

    面对朱成彪的怒骂,中年妇人身子只是微微一顿,接着并没有开口,只是那双眼睛看向苏灿的时候,多了一丝不满,这个小子她见过,不就是自己女儿的那个同事嘛,为了自己的女儿,居然从明珠跟到扬州,也算是有心人,可是这人怎么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一个小小的保安,也想攀他们朱家?

    他们老朱家在落魄,往上推个三四百年,那也是根正苗红的皇亲国戚!

    苏灿只是漠然的看着这对母子的表情变化,心中却是微微的叹一口气,原本搂着朱佩佩腰身的手却是更紧了一分,她只是一个刚刚离开学校的小丫头而已,却遇到如此无情的家人,她心中该如何的悲观绝望?

    万廷胜看着自己看中的女人却依偎在对方怀里,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要知道这女人自己可是连手都没有碰过,岂容他人染指?

    “你现在听到了?她是我万廷胜的女人,在我没有生气之前,你放开她,然后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灿眼睛微微一眯,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是咧嘴笑的灿烂,“先前你们居然敢弄毒品到我的车上来阴我,现在居然又威胁我,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听着苏灿的话,万廷胜脸色微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们两个给我上,给我把这两个来闹事的家伙往死里打!”一旁刘兵眼珠子一转,冷笑着道,虽然对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他现在也没有摸清底,但是这两个家伙现在来到自己的地头上,借用周董的一句歌词,在我地盘着,你就得听我的……

    他可不认为自己运气会背到真正的踢到石板,而且,自己可是在替万少办事,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也有高个的顶着!

    原先威吓朱成彪的两个昂扬大汉听着刘兵的吩咐,不由狞笑着活动着脖子,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嘣声,而后就气势十足的冲向苏灿。

    看着这一幕,刘兵嘴角也是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虽然昨晚在赌石场上,他见这个家伙可以将六分镀锌管拧成麻花,但是自己这两个手下也不是盖的。

    这可是自己花了一百万请来的退役特种兵保镖,真正的兵王级别的存在,他可是亲眼见过这个家伙的‘真功夫’,随便一拳头可以断寸厚的大理石板,随便脑袋一砸,可以断十几条红砖。

    不过他很快就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因为眼前这两个自己眼中的‘高手’刚刚冲上去,那足有两百斤的身板就比冲上去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而后狠狠的砸向了一侧的墙壁……

    他还来不及心疼自己那幅请中央美院老教授画的八大美女图被砸烂,就见两个‘高手’从墙壁上‘滑’到了地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直接没有了反应。

    看着苏灿不屑的收回腿,刘兵忍不住咽咽口水。

    尼玛,这是佛山无影脚?

    这两货不是军队中的高手嘛,怎么连人家一脚丫子都接不住?

    尼玛,叫着两货晚上悠着点,肯定又在女人肚皮上浪费了一晚上……

    刘兵一阵腹诽,可是接着脸上就被慌张取代,因为那个一脚丫子就踹晕了自己两个‘兵王’的家伙,已经一步步的向着这边走来。

    这让他心头也是一个哆嗦,身子不受控制的就往后缩,深怕这家伙也给自己一脚丫子,而先前叫嚣着的朱成彪也是一脸的惊惧,身子直接一缩,就躲到了中年妇人身后。

    如此一来,就显现出了唯一站着没有动的万廷胜,这让他脸色也是一片阴沉,他也想缩,可是对方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你最好别对我动手,不然……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万廷胜努力的想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一张脸却如同抽筋了一般,不住的抽搐,“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你爸很吊?”苏灿笑着摸摸鼻子,而后一抬脚踹在对方的肚皮上!

    万廷胜脸上的威胁就化作了错愕,而后身子狼狈的飞退,砸在了身后的那张豪华的欧式沙发上,连带着沙发狠狠的向着后面的墙壁砸去……

    原本躲在沙发后面的一群公子哥儿一瞅着沙发的恐怖力道,一个个躲的比猴子还快,哪里敢助他们的‘万少’一臂之力?

    于是载着他们尊敬的‘万少’的沙发就狠狠的砸在墙壁上。

    真皮的沙发四分五裂,而万廷胜倒在一堆破棉烂絮之中,一张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一双眼睛之中已经被浓浓的惊惧所吞噬:

    “这家伙居然敢动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