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俄罗斯轮盘
    ,!

    苏灿的动作吓傻了一旁的一群公子哥儿,连一旁那对极品母女此刻看向苏灿的时候,也是满面惶恐,在她们眼中,这个万少可是头号纨绔的存在,随随便便就可以断他手脚,可是此刻却被人一脚踹下了高高在上的神坛。

    原本围在包厢外的一干打手,也被这一幕吓傻了,但是却没有胆量冲进房间‘护驾’,先前徐强被眼前这两个狠人断手就是前车之鉴。

    人群中,刘兵身子往后缩,想要装作没看到,毕竟这家伙连万少都敢踹,还会给自己面子?

    可是看到万廷胜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了,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他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刘兵满脸挣扎,最后还是强忍着心头的紧张,伸长脖子,色厉内荏的道:“你……你放开万少,不然……不然你就死定了。”

    刘兵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威胁充满了无力,只能用眼神死命的对着门口那些手下使眼色,见那群家伙畏畏缩缩的却不敢上前,心中却是暗恨不已,这群没用的废物,自己打不过,难道就不知道打电话报警吗?

    万廷胜此刻只感觉自己胸口的肋骨都好似断了,那种痛苦让他脸色铁青,当然,这种痛苦都还只是其次,真正令他疯狂的是那一脚所带来的羞辱!

    想他长这么大,即便是自己父母,都没有对自己动过手,却被眼前这个混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踹的如此狼狈,这让他丢尽了公子哥儿的脸面,以后还怎么在大家面前摆‘万少’的派头?

    万廷胜一张脸扭曲,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的盯着眼前这个搂着自己女人的混蛋,声音嘶哑的对着门口那群手下咆哮着:“给我杀了他,给我砍死这个混蛋,死了算我的。”

    万廷胜此刻已经不去想对方是什么身份了,他只想让眼前这个家伙死,只有这样,才能洗刷自己身上的屈辱。

    门口围观的一群‘保安’面面相视,一个个都是面现难色,可是看着地上气急败坏的万廷胜,最后他们还是咬咬牙,抓着手上的棍棒砍刀,小心翼翼的向着包厢内围拢。

    注意到这一幕,苏灿只是嘴角一勾,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而万廷胜此刻却是眼底闪过一丝疯狂,趁着对方视线不在自己身上,一只手已经飞快的摸向自己身后,下一刻,一把左轮手枪已经出现在手中,凶狠的对准了眼前这个混蛋:“你去死吧!”

    “小心。”缩在苏灿怀里的朱佩佩吓的花容失色,本能的身子就挡在了苏灿的身前……

    想象中的枪响没有发生,朱佩佩只感觉眼前一闪,那黝烟的左轮手枪就诡异的消失了,接着就落在了苏灿的手中。

    这突然的变故让原本满面疯狂的万廷胜也是傻眼了,特别是看着自己的手枪居然落在了对方的手里,更是吓的浑身一个哆嗦,一双眼睛满是恐惧的盯着对方手中的左轮手枪。

    苏灿笑眯眯的把玩着手中的左轮手枪,这种手枪属于小型枪械,而且这把手枪一共六个弹仓,1981年的里根总统遇刺,凶手用的就是这种小巧的可以藏在手心中的左轮枪。

    苏灿一甩手,左轮归仓,枪口在万廷胜惊惧的目光中抵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万廷胜一个哆嗦,裆间一热,一股黄流就顺着裆部溢出,一双眼睛满是惊惧的盯着自己额头上的手枪,再无先前的疯狂:“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告诉你,你……你别乱来,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爸?恩,告诉我你爸的名字,吓唬吓唬我。”

    “我……我爸是市委书记。”万廷胜哆嗦着道,“你……你如果现在收手,我可以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的话……我……我爸随便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把牢底坐穿。”

    “市委书记昂?好大的官儿。”苏灿很是厌弃的看着对方裆部一滩黄色液体溢开,眼睛却是微微眯起,而后在房间里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缓缓的打开了保险栓,“你说我敢不敢开枪?要不赌一把?”

    这一幕,直接让强撑着的万廷胜崩溃了,再无先前‘万少’的派头,眼泪不受控制的扑扑往下落:“不……不要开枪,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你,我不该找你麻烦,你……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一马,怎么样?你想要什么,尽管拿,你……你不是认识这个女人吗,女人我也不要了,你只管拿去……”

    他真的害怕了,他不敢去赌眼前这个家伙敢不敢开枪,赌他不敢开,对自己没有好处,赌他敢开,对自己更没好处了,他可不想自己的脑袋上被打一个血窟窿。

    “你想要玩别人的时候,就想把别人往死里玩,现在玩不过了,就想算了?”苏灿脸上的笑意一收,“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我……我可以补偿,我补偿你。”万廷胜满是哀求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再无试一试好的尊严面子可言,“五十……不,一百万……一百万怎么样?”

    苏灿看一眼眼前这个家伙,而后一甩手,弹仓弹出,在万廷胜的目光中,金灿灿的子弹一枚……一枚的弹出弹仓。

    看着这一幕,原本惶恐的他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损失了一百万,最起码现在小命保住了,至于报复……那是以后的事情!

    只是他刚刚松一口气,眼前这个家伙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再次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惶恐比先前更甚!

    “你们这里不正是开赌场的嘛,不知道‘万少’你玩过一种游戏没有。”苏灿看一眼弹仓,而后一弹指,弹仓急速的转动着归仓,而后枪口再次对准了眼前这个家伙,“俄罗斯轮盘!”

    万廷胜脸色变得煞白一片,这种游戏他听说过,这是有名的死亡游戏,就是说左轮手枪的弹仓里只留一枚子弹,然后对着自己开枪,比如自己这把左轮手枪是六弹仓的,里面留一枚子弹,自己这一枪中弹的概率在六分之一。

    虽然只有六分之一,但是那种靠运气决定生命的游戏,比先前面对满弹仓子弹的手枪,更令人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