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猖獗
    ,!

    房间里所有人都噤声了,一双双眼睛满是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以前他们只在电视里见过这种恐怖的游戏,哪里亲眼见过?

    “六分之一的概率,我只开一枪,不管你有没有中弹,咱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苏灿满是戏虐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道。

    万廷胜恐惧的连连摇头,紧张的舌头都打结了,他不想玩这种该死的游戏,这一点儿都不好玩。

    此刻他真的后悔,自己没事儿把这手枪拿出来干什么?

    先前如果自己就忍着挨一顿胖揍,顶多也就是断胳膊断腿,最起码小命还在,现在自己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玩完。

    万廷胜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对方摸在手枪扳机上的手指,他分明看到对方的手指在一点点的收紧,这让他绝望了,眼看着手枪的撞击锤就要砸落,那黝烟的枪口很有可能就要飞射出一粒子弹。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压抑的包厢外,突然响起一阵骚动,接着一声暴怒的声音传来:“住手,都给我住手!”

    话语飘落,就见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冲进了房间,领头的是一个大腹便便,中年已经谢顶的男人,硬是将满是阳刚之气的警服穿出了庸俗的气质,此刻正满脸怒容。

    而看着这个中年男警察,原本缩在人群中的刘兵却是如同找到了组织一般,脸上一垮,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嚎出声来:“爸……你……你可算是来了,你要是再来晚一点儿,你可就看不到你儿子我了。”

    “你给我闭嘴。”刘尚文眉头一挑,不用说也知道,肯定又是自己这个儿子惹出来的事儿,只要这家伙不去惹别人,在这个城里,有谁敢主动招惹他?

    不过当他目光落向万廷胜这边时,特别是注意到万廷胜眉心被人指着一把手枪,瞳孔却是一缩,一双眼睛已经阴冷的落在握枪的男子脸上,“年轻人,不要乱来,不然出了事儿,对你也没有好处。”

    “你这算是威胁我?”苏灿歪着脑袋,乜着眼瞟着眼前这个中年人道。

    “不是威胁,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刘尚文面无表情的道,而后瞟一眼万廷胜,一脸义正言辞的道,“你看这样怎么样?我来当你的人质,你把他放开。”

    听着刘尚文的话语,处在绝望中的万廷胜眼底却是满满的感激,刘叔果然是好人,心中已经暗下决心这件事后,自己一定要跟自己老子好好说道说道,给刘叔加加担子。

    苏灿忍不住咧嘴笑了,无视周围几个警察已经将手摸向了腰间的枪套,一双眼睛落向了那个中年谢顶的男警身上:“你又是哪位?”

    “哼!”刘尚文面色微寒,接着一副正气凛然的道,“我是市局局长刘尚文,不知道这个身份可够?”

    “你?”苏灿瞟一眼这个刘尚文,却是微微的摇摇头道,“你还不配。”

    先前那个刘兵叫这个家伙老子,他就对这个家伙没有任何的好感,一个当儿子的能够在这里作威作福,又开会馆,又开赌场,都可以开的光明正大,而且先前用来栽赃自己的毒品,很可能也是这家伙弄出来的。

    一个黄赌毒均沾的家伙,却能在这里作威作福,如果说当老子的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打死他苏灿都不信。

    “你放肆!”刘尚文脸色一沉,一脸的怒容,一双眼睛之中却满是阴冷,而后威胁的语气道,“简直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持枪行凶,如此恶徒,就算是当场击毙,也不为过吧?”

    随着他话落,身边几个民警很是配合的拉开了手枪的保险栓,好似随时就有可能开枪,这让原本躲在苏灿怀中的朱佩佩也是满脸的惶恐和担心,但是面对这一幕,苏灿依旧只是瘪瘪嘴:“难道我放下枪,你就会放我走?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别开玩笑了。”

    “放下武器,这里所有人都带回局子里,我们一定会严查,我们警方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错怪一个好人。”刘尚文一脸保证的道。

    “既然这样,那你可以先将这个姓万的家伙拿下了,因为这把枪就是这个家伙的,我之所以拿着枪,完全是因为对方想要杀我,我被迫反制而已。”苏灿一脸玩味儿的道,“对了,在咱们国家,私藏枪械是什么罪来着?”

    刘尚文脸色微变,接着眼神一沉:“枪是不是他的,我们之后自然会查,我们警方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也不会听你一人的片面之词。”

    “对,枪不是我的,我可是守法公民,怎么可能私藏枪械。”万廷胜眼珠子一转,此刻看着警方五六把枪对准了这个家伙,心中也是鼓起了勇气,伸长脖子喊屈的道。

    “就是,我可以为万少作证,这枪就是眼前这个家伙从自己身上摸出来的……”

    “对对对,这家伙之所以对我们万少下手,那是因为这家伙要抢走我们万少的女朋友,你看……万少的女朋友现在就被这家伙搂在怀里……”

    “你……你们胡说,我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女朋友。”朱佩佩满脸焦急的否认道。

    “姓朱的,你告诉警察同志,你妹妹是不是我们万少的女朋友?”刘兵此刻也是一脸狞笑着道,现在自己老子带着人来了,自己可就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这小子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还不是任由他们宰割?

    想到先前这家伙弄得他们如此狼狈,刘兵已经开始心里发狠,琢磨着回头怎么把这个激活往死里折腾。

    而在一群人的注目之下,朱成彪眼珠子滴溜一转,接着就满是谄媚讨好的笑着:“对对对,我可以作证,我妹妹确实跟万少是男女朋友关系,这家伙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简直无法无天,警察同志,您可要将这个家伙绳之以法。”

    朱佩佩满脸绝望:“哥哥,你到了现在,还不能说真话吗?难道我这个妹妹,还抵不上他们给你的一百万和两个小姐?”

    “你胡说什么。”朱成彪涨红着一张脸,“我可是实话实说。”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刘尚文一双眼睛已经阴冷的落向了苏灿这边。

    “看来你也是认为他们说的是真的咯?”苏灿笑的,笑的愈发的戏虐。

    刘尚文听着眼前这个家伙的笑,心中莫名的不爽:“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告诉你,最好乖乖的缴械投降,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那我想问一下,你们警方面对云水人家明目张胆的赌场,还有那些此刻还拿着砍刀的打手,以及这些为非作歹的公子哥,你们又在做什么?喔,忘记了,这云水人家有你儿子的股份,你这个当老子的自然要给人家当保护伞!”苏灿满脸戏虐的道。

    “你放肆。”刘尚文脸色一变,接着一双眼睛之中却是涌起一抹戏虐,终于撕下了自己那张伪正义的脸,“不过你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

    “给我把这两个家伙拿下。”刘尚文不待苏灿开口,就恶狠狠的一挥手,“如果对方刚反抗,我授权你们开枪的权利!”

    苏灿忍不住的直乐,这家伙终于要撕破脸皮了吗?

    看着那些警察打开保险栓,满脸戏虐的神情,这些人分明已经蛇鼠一窝,而且猖獗道了无法无天的程度。

    苏灿心凉,而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最后化作了彻骨的寒意,面对满脸讥讽的刘尚文,苏灿一把摸出了先前在那个秦武生面前展露过的龙隐令牌,冷声的道:“我看今天谁敢开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