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电梯口的偶遇
    ,!

    这个宴会,当时自己和小刀去崔家做客的时候,就听崔富贵提起过,正是因为崔富贵说要带小刀去宴会上长长世面,他和小刀才滞留在了扬州,之后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对于这个晚宴,苏灿并不感兴趣,不过既然是万中河亲自邀请自己,苏灿也不好做的过于不近人情,最后还是应承了下来。

    宴会就在晚上八点,因为是市里组织的一出招商晚宴,所以虽然还没有到八点,杨州大酒店外已经豪车云集,其中不乏各政斧主要部门的公务车。

    苏灿并没有跟小刀一起,此刻的小刀自然是以崔家未来女婿的身份,被崔富贵带去见世面了,顺便巴结讨好未来丈人和丈母娘,所以苏灿一个人就显得过于孤单,最后干脆将朱佩佩带在了身边,也带朱佩佩去‘见见世面’。

    相比那些从豪车上下来的一干男女,一个个鲜衣怒马不同,苏灿只是一身随意的休闲装,甚至脚上都是一双人字拖,身边的朱佩佩虽然化了淡淡的妆容,但是身上也只是穿了一件淘宝淘来的碎花连衣裙而已,不过虽然没有其他女宾那种华美的晚礼服,却也多了一丝青春活力。

    两人停好车之后,就向着酒店大堂走去,在进入大堂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因为衣着随意而被门童阻拦,反而在出示了万中河送给自己的邀请函之后,守在门口的门童明显脸色一变,接着就是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甚至亲自将他和朱佩佩送到了酒店的专用电梯前。

    很显然,这恐怕是那个万中河提前吩咐下的,苏灿也没有拒绝对方释放的好意。

    不过相比苏灿一路上的随意,一旁的朱佩佩却显得有些紧张,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高级别的晚宴,看着身边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名媛贵妇,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穿的这么随意,她觉得这样会让苏灿没面子。

    朱佩佩本能的有些自卑的低着头,希望周围那些同样在等电梯的男女宾客能够无视自己,可是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她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不引人注意了,耳边却还是传来一个夸张的声音:“哟,佩佩,这不是朱佩佩童鞋嘛,好巧呀。”

    朱佩佩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一袭洁白的婚纱,显然是在办婚礼,只是那面容,一时间她却没有丝毫的印象。

    “嗨,朱佩佩同学还真的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晓丽呀。”女人瘪瘪嘴,有几分不满的道。

    “晓丽?”朱佩佩鼓着大眼睛,她想起来了,这是自己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只是除了名字相同,这眼前的相貌实在是跟记忆中那个晓丽一点儿都不一样,最起码眼睛就不一样,记忆中的小眼睛变成了眼前这大而有神的大眼睛,而且还是双眼皮的……

    “你今晚怎么也在这里?”晓丽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朱佩佩,一变啧啧有声,“我们的美女校花,还是这么漂亮,你这衣服看起来很不错嘛,几百块钱买的?回头我让我们家任维也给我去买一件!”

    “哎哟,忘记跟你说了,今晚上是我和任维的结婚晚宴,既然碰见了,等一下可一定要去喝一杯哦,不需要你给礼钱。”晓丽咯咯笑着拉出身边的男子,满脸得意的道。

    朱佩佩才注意到这女人身后的男子,男人长的很帅气,可以说有点儿小白脸的潜质,此刻脸上带着一抹尴尬的笑容:“佩佩,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

    “恩,好巧。”朱佩佩点点头,却有些不想说话。

    “哎哟,我忘记了,当初佩佩你还追求过我们家任维的吧?结果被我们家任维给拒绝了,咯咯……现在想想,当初的高中生活,还真值得回味。”晓丽笑的一脸得意,朱佩佩却是没有多说。

    其实当初根本不是他拒绝了自己,而是他一味的死缠烂打的追求自己,被自己拒绝了而已,结果恼羞成怒的他在全学校放话,说什么自己给他写情书,被他拒绝了之类。

    当然,当初的事情,朱佩佩已经不想再提了,那时她们大家都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

    任维脸上的尴尬更浓,不过注意到朱佩佩身边的苏灿时,眼底还是闪过一丝妒色:“佩佩,这位是你男朋友?”

    晓丽也是将目光投向了朱佩佩身边的苏灿,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比自己的男人还‘小白脸’,那脸蛋长的比鹿晗还帅,这让她心头就忍不住涌起一股妒火,不过扫一眼苏灿那一身地摊货的装束,脸上又隐隐带上了一种优越感:“佩佩,你男朋友长的挺帅的嘛,帅哥,在哪高就?”

    苏灿勾勾嘴,看着朱佩佩一脸无奈的表情,自然也明白了这‘老同学’之间的关系,不过跟这些人炫耀,岂不是降低了自己的层次而已?

    “高就不敢当,目前就是一个小保安而已。”苏灿如是的道。

    晓丽一听,脸上的优越感就愈发的浓了几分:“小保安也不错嘛,现在保安只需要看看大门,工作多稳定了,不像我们家任维,开个小公司,虽然说每年能赚个几百万,但是天天要出去应酬那些官员呀,富商呀,官二代之类,真的累。”

    听着晓丽的吹嘘,一旁的任维也是一脸的傲然,瞟一眼苏灿,接着又满脸灿烂的看着朱佩佩:“佩佩,我和晓丽的婚宴在十二楼举行,等一下你们可一定要去喝一杯。”

    “好的,我一定去。”朱佩佩点点头,正好此时电梯也下来了,朱佩佩松一口气,不等电梯完全打开,就拉着苏灿往里钻。

    看着朱佩佩居然想‘逃’,晓丽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体现自己‘优越感’的机会,正准备钻进电梯,继续彰显一下自己的优越感,却被一旁的门童挡住了去路:“不好意思,这是专属直达电梯,闲杂人等先走另外两部电梯。”

    晓丽脸上就是一僵,看着缓慢的关闭的电梯门,晓丽歪着头疑惑的看着门童:“那两个人怎么就能进?”

    “他们是受邀贵宾。”门童冷漠的道,一双眼睛看向眼前这对男女的时候,眼底却忍不住露出一丝鄙夷,如果自己要是告诉他们,刚才那两人可是市委书记亲自邀请的贵客,还不得吓死这两个装x的家伙。

    任维脸色微微一变,带着一丝询问的道:“他们这是要去几楼?”

    “十八楼。”门童说完,径直向着大门口走去,他的职责已经完成了,自然不会再站着这里。

    “太过分了,什么个东西,不过就是一个看大门的,居然不让我上电梯,什么受邀的贵宾,我们还在这里办婚宴了,我们就不是贵宾?我们出了五六万,连坐电梯都被人歧视?不行,老公,咱们去投诉!”晓丽不满的尖声道,却发现自己的老公神色有异。

    “你给我闭嘴吧。”任维脸色难看,“咱们就做别的电梯就是了,刚才没听那个门童说了嘛,他们去的是十八楼。”

    “十八楼又怎么了!”

    “十八楼今晚举办的晚宴,举办方是市委,邀请的是市里的名流。”

    晓丽原本还气急败坏的表情就是一僵,接着一脸难以置信:“你是说朱佩佩她参加的是那个晚宴?怎么可能,她家里不过就是一个平头百姓而已。”

    “谁知道。”任维有些莫名的烦躁,径直转身向着一侧的电梯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