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被抓回去的女人
    ,!

    “喂,小刀,苏大哥到底是什么身份昂?”远处,偷偷的打量着苏灿的崔小菲忍不住捅捅自己男人,小心翼翼的道。

    在她跟小刀确定关系这么久,她对苏灿唯一的了解就那一次酒吧的斗殴,似乎很有派头,之后从焦小娇口中听到最多的就是焦小娇对这个家伙一口一个小保安的各种怨念咒骂,她也跟小刀去过苏灿的住所,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二居室而已,听说还是他死掉的老爹给他留下的财产。

    除此之外真的一无所知,而这次来杨州之后,先是赌石场上的大展威风,让王大锤服软,之后居然能够让王德发这种只在财经杂志上见过的家伙都腆着脸讨好,再次刷新了她的感官。

    她忽然想到了那日苏灿第一次拜访他们家时,在饭桌上跟她们说的那些话,比如那一百多克拉的钻石,比如明珠的房子随便选一栋,比如专门定做一辆豪车,比如名下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一句气章家母子的气话了。

    而一旁的崔富贵,心中却要比崔小菲想的更多,崔小菲或许不认识苏灿身边的那位男子,但是他认识,那位可是市委书记身边的秘书,听说是苏省苏副省长的公子。

    苏副省长,整个苏省的人都知道,那可是华夏上上届总理的二子,真正苗红根正的红二代。

    这样一个真正的衙内,此刻却主动跟苏灿套近乎,而且苏灿同样也姓苏,这其中说明了什么?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巧合,那似乎也太过于巧合了,所以此刻的他同样眼巴巴的看着小刀,等着小刀的回答。

    而眼巴巴的看向小刀的,不仅仅崔富贵,就连一旁的李丽芬也是如此表情,就更别提那些凑在周围,还没有离远的一群人,都默契的压低了交谈的声音,支楞起了耳朵。

    面对这一幕,小刀只有苦笑的摸摸鼻尖:“其实也没有什么身份,在我眼中,他唯一的身份就是我老大。”

    “你……你少给我打马虎眼。”崔小菲对于这个答案很是不满,噘着嘴拧了小刀一把道,“我知道你们兄弟感情好,但是那跟我问的是两码事。”

    “其实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说来话长。”小刀一脸无奈的道,看着自己未来丈人丈母娘那求知欲十足的眼神,最后只有苦笑着耸耸肩膀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好伐……那我就说他的一个身份吧。”

    “佳人服饰的美女总裁是我未来的嫂子,而且老大还持着钱氏集团的股份,为钱氏集团第一大股东。”小刀收起了脸上的表情,一脸郑重的道。

    “钱氏集团?”一旁正是支愣着耳朵的章盛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瞪大的滚圆,这个名字他听过,如果说王德发的身价,已经让他望尘莫及,那么钱氏集团的庞大,更是让他渺小的如同蝼蚁,那可是一个估值近万亿的超级巨无霸企业。

    听着四周窃窃私语,再看看满脸震撼的老丈人和丈母娘,还有小嘴张的滚圆的菲菲,小刀唯有苦笑,自己还没告诉她们,自己老大还掌控着一个超级巨无霸一般的龙腾呢,要说出来,还不得吓死这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场面上的窃窃私语并没有传到苏灿的耳中,此时的苏灿只是抿着手中高脚杯中的鸡尾酒,却并没有去搭理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一旁,依靠着窗沿的苏云秋并没有因为苏灿的爱答不理而生气,甚至对方眼神根本就没有落在苏灿的身上,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等你去了燕京之后,才会发现,这样的无聊宴会会有很多,即便是你很讨厌那样的应酬,可是每次不得不强颜欢笑。”

    “在普通人眼中,我们这些人或许如同天之骄子一般高高在上,但是他们没有看到的是,我们光鲜的外表下,所有承担的传承家族的责任。”

    “那是你们,而不是我们。”苏灿终于开口了,一双眼睛也第一次落在了这个男子的身上,“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们不是同类人。”

    “不……我们是同类人。”苏云秋也是收回了视线,第一次郑重的落在苏灿的脸上,“我能感觉得出来,燕京会因为你的出现而闹翻天,大家都跳不出这个圈子的,包括你。”

    苏灿眉头微挑,而苏云秋此刻眼神已经滑开,嘴角却又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我现在真的很期待,当你北上燕京,遇到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说实话,我早就看那个家伙不爽了,回头你要有机会抽他脸的时候,千万别留情,死命的抽。”苏云秋笑的一脸邪恶的道。

    虽然对方没有指出哪个他,但是苏灿还是第一时间猜出了他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脸色也是一点点的沉了下来,他不知道这个家伙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目的,但是虽然没有见过燕京那一位,他对那位的感官可是一点儿都不好。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苏云秋直起身子来,作势要走,不过脚步又是一顿,“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苏云明那个漂亮的老娘,听说被燕京那个家伙给逮住了。”

    “还有,不管你认不认咱们之间的关系,我都会承认你的身份,我在燕京那群纨绔衙内里,或许只能算是一个小喽啰,人微言轻,但是在苏省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有几分薄面,以后到了苏省的地界上出了事儿,你给我打电话就行,我保证给你处理的妥妥当当的,这是我的名片。”苏云秋说着,将一张名片送到了苏灿的手中。

    而苏灿现在还在消化苏云明他那个老娘被抓的消息,苏云明当初说过,他将自己的那个老娘送到了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而且留下了一笔可以当她过的自在的金钱,怎么会被燕京那个家伙怎么能找到?

    是苏云明骗了自己?还是那个女人没有来得及离开国内?还是燕京那个家伙能耐已经达到在国外茫茫数百个国家里找一个人的程度?亦或是……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想过离开……

    苏灿想到这里,瞳孔却是微微一缩,而此时苏云秋已经悠然的离开,正跟一个官员模样的男子碰杯敬酒,一副熟络老友的姿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