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老同学聚一聚?
    ,!

    在华夏这样的国度,自古以来就有子承父业的习俗,商人的孩子还是商人,泥腿子的孩子还是泥腿子,不要说什么知识改变命运,能改变的又有几个?

    苏云秋或许如他所说,在燕京那座四九城中,跟那群大衙内相比,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喽啰,但是即便是小喽啰,也改变不了他是苏家第三代的这个身份,从一出生开始,在从政这条路上,起点就要比其他人高的多,资源也要多得多。

    而他们从小也会接受这方面的训练,对官场的人情往来熟门熟路,对官场的各种规则也信手拈来,而不像一个从底层往上爬的普通人,往往一路碰的头破血流,还要担忧着某天成为某些人的替罪羔羊。

    就如他们,当初被上面的人指使出去,去夺取那个龟壳,最后却被当成了弃子,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公平只是相对的,真正的公平来自于你自己手中相匹配的权利而已。

    苏灿忽然觉得手中的酒水也开始寡淡无味起来。

    作为苏灿女伴参加今晚宴会的朱佩佩,此时眼神偷偷的打量着苏灿的时候,更多的却是好奇,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每天不务正业,嬉皮笑脸的公司小保安而已,却没有想到他跟公司那个美艳的霸道女总裁走到了一起。

    从公司那一次的绑架案,让她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苏灿,之后借钱给自己,再到这次佳人服饰的扭转乾坤,以及杨州云水人家发生的一幕幕,一次次都在刷新自己对他的认知。

    他好像就似一个谜团一般,当她抽丝剥茧,以为已经能够看到真相,可是他依旧如迷一般,真实而陌生。

    刺耳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打断了她心中复杂的思绪,也让她微微愣神,从小坤包中抽出手机,看着上面略显陌生的号码,朱佩佩眉头却是皱的愈发的明显了,当她接通了电话,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声音,脸上明显多了一丝为难……

    “怎么了?”朱佩佩表情的变幻并没有逃脱苏灿的眼神,当他注意到朱佩佩这丫头脸上的为难之色时,还以为又是那对阴魂不散的母子,不由脸现关心之色的道。

    朱佩佩一脸苦笑:“是我同学,跟我说以前那帮同学们现在都在先前那个晓丽的婚礼现场,大家正好趁这个机会聚一聚……”

    苏灿一听就明白了对方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老同学许久未见,而要聚一聚这么简单。

    苏灿想了一下,反正呆在这里也百无聊赖,干脆去逛逛,然后回酒店,好好的睡一觉,明天也该死回明珠的时候了。

    苏灿站起身来:“既然你那些老同学,想要聚一聚,那咱们就去捧捧场吧。”

    “这……这不好吧,这里晚宴还没有结束。”朱佩佩一脸紧张的道,说实话,她对那些老同学所谓的聚会并没有什么兴趣,毕竟是高中时候,离现在已经五年了,再深的感情,五年的时间也足以淡薄了。

    “没关系,我去打声招呼。”苏灿说完,过去跟小刀他们招呼过后,想想又跟苏云秋知会了一声,让他代自己向万中河转达一下,之后就带着朱佩佩离开了晚宴。

    虽然是市政斧主持的晚宴,但毕竟不是严格的各种官面大会,也不会有各种点名记过处分之类,所以宴会场的气氛还是很宽松,时不时有宾客进进出出,因此苏灿和朱佩佩的离开,并没有吸引过多人的注意……

    朱佩佩那个同学的婚宴在十二楼举行,只是当他们两人没想到的是,那位先前拽拽的同学,并没有包下整个楼层,而在十二层,居然同时举行婚宴的就有好几家,以至于苏灿和朱佩佩到的时候,错入了别人的婚礼现场,直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佩佩,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朱佩佩和苏灿顺着话语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大胖妞满脸惊喜的挥着手。

    看着这个女人,朱佩佩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丝自然,脚步快了几分:“妞妞,你也在?”

    “喂喂喂,佩佩,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小名,人家现在的名字叫丽莎!”胖妞一脸不满的道,不过眼底却带着一抹笑意,“倒是你,还是这么漂亮,真的羡煞我等,咳咳……对了,你还没有介绍你身边这位男士呢?”

    叫丽莎的胖妞一双眼睛瞟着苏灿,满眼冒光的神态,让苏灿也是有些吃不消,他感觉自己在这个女人眼中,怎么就像是一块小鲜肉,人家那满口的獠牙,随时都能将自己活吞了。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苏灿。”朱佩佩小声的介绍道。

    丽莎一听,眼睛就是一亮:“还只是好朋友?还没有升级为男朋友?不过他看起来很下饭的样子。”

    “帅哥,容我自我介绍一下,小女子丽莎,是朱佩佩最好的闺蜜了,想念二八,尚未婚配……”

    苏灿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僵硬了,忽然觉得自己陪着朱佩佩来参加这个晚宴,似乎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二八?这是二十八吧?

    面对这一幕,朱佩佩一脸无奈,而注意到这位丽莎童鞋赤果果的看向自己的眼神,苏灿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略显刻薄而熟悉的声音飘入耳中:“胖妞,别在这里摆出一副纪渴的模样,想男人,去夜店少爷,只要出得起价格,活儿肯定不赖嘛?”

    “晓丽,老娘想不想男人,关你屁事。”丽莎满脸横肉一抖,脸现不爽的道,“还有……你怎么知道那些少爷们活儿不赖的?难道你们家任维那方面不让你满意?”

    “你!”已经传了一身红色嫁衣的晓丽脸色一僵,跟在身边的任维神色也多了一丝不满,而原先聚集在一张大圆桌上的一干‘老同学’一个个却是神色各异,不过幸灾乐祸看好戏者居多。

    晓丽脸色难看,不过接着眼珠子一转,就落向了朱佩佩和苏灿,阴阳怪气的道:

    “某些人呐,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那张满是油脂的大肥脸,也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知不知道人家佩佩和她身边这位先前去的是什么地方?”

    “是十八楼,我舅舅今晚就在十八楼,我可是听我舅舅说了,今晚十八楼举行的晚宴可是市政斧的一干官员亲自操办的,能够参加那晚宴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说是吧?佩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